道门奇婿小说在线阅读无弹窗 陆千沉秦萱萱章节目录

道门奇婿小说在线阅读无弹窗 陆千沉秦萱萱章节目录

高质量小说《道门奇婿》由著名作者五行缺觉著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陆千沉秦萱萱,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沉寂许久的道门,再一次出现!而道门盟主,居然是江城秦家赘婿,这里面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口吐人言的白狐,夜半啼哭的子归鸟……道门长存,万般皆然!

《道门奇婿》 第1章 谋害 免费试读

“请陆先生出手相助!”

古朴长街,青石铺就,地面沟壑纵横。

唐心怡双眸盼许,只听见一声冷冷回话:“唐家祖上,残暴无道,该有一劫,此乃天数,我救不得!”

陆千沉不看一眼。

尽管,这请求之人乃是唐家大小姐!

江城谁为首?

盛唐犹在,何人敢争先!

而这盛唐所指,就是如今唐家。

说完,陆千沉提着两笼包子,大步离开。

……

秦家。

地处江城东湖湖畔,独栋别墅,价值千金。

“奶奶,大事不好了!”

秦老太太看着匆忙跑进来的秦云阳,不由眉头紧皱,有些不满。

秦云阳见此,立刻拿出手机,放出一段视频。

视频之中,陆千沉与唐心怡交谈几句,先一步走入小巷,唐心怡跟随其后。

再出来时,陆千沉满面春风。

而唐心怡则是踉踉跄跄,失魂落魄。

“奶奶,这是我刚拍到的,姐夫他怕是出轨了……”

这时,陆千沉已经回到秦家。

三年前,为了结秦家祖上大恩,陆千沉委身入赘,成了东湖一带人人耻笑的秦家赘婿。

耻笑的同时,又是带着一些羡慕。

毕竟,秦家秦萱萱,乃是东湖的绝色。

“奶奶,这是长恩街那家老字号的韭菜包子!”

陆千沉将手中一袋包子递了过去。

老太太直接夺过,而后劈头盖脸朝着陆千沉砸了过去,同时辱骂道:“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还敢回来。从今往后,不准再踏入我秦家半步!”

陆千沉不解。

瞥见秦云阳脸上讥笑后,他心中了然,其中有蹊跷。

“奶奶,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秦老太太再次将手机砸了过来,见被陆千沉单手抓住,顿时气急败坏:“你这个窝囊废,还敢躲,有妈生没爹养的玩意,滚出去!”

陆千沉眼神微沉,默不作声。

扫了一眼手机,顿时看出,这就是刚才唐心怡找他的那一幕。

“被人***?然后阴谋陷害么?”

此刻,他心中怒火升腾。

与此同时,秦云阳叫嚣出声:“哼,陆千沉你这头白眼狼,吃秦家的,喝秦家的,现在还在外面包养其他人!”

“你对得起秦家,对得起我姐吗?”

老太太也是受此一激,又是污言秽语,满口喷出。

“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让你一辈子说不了话!”

陆千沉瞪了秦云阳一眼,而后又朝着老太太说道:“视频中那人是唐心怡,她请我帮忙!”

老太太毕竟是秦萱萱奶奶,陆千沉也是给了面子。

“呵呵,你这个只会混吃混喝的窝囊废,还会有人找你帮忙?”

老太太显然不信,再次骂道:“还唐心怡!人家唐心怡是唐家大小姐,你就是路边的一坨狗屎,唐心怡会找你帮忙!”

“我呸!”

老太太没有给陆千沉继续说话的机会,一通电话下去,喊来了秦家族人。

秦家在东湖一带,不算太强盛,除了秦萱萱所在的嫡系所在,只有两支旁系。

而秦萱萱便是陆千沉的妻子,秦家唯一的嫡系,也是现在整个秦家的掌管者,也是东湖绝色之一。

哒哒哒……

秦萱萱双腿修长,踢着高跟,走了进来。

穿着一身精致瘦身西装,面润如玉,双唇好似盛开桃花,只是神情有些冷漠。

只是简单地扫了一眼视频,就不再理会,直接说道:“离婚吧,我已经让律师安排了!”

“你了解我的!”

陆千沉说道。

秦萱萱突然有些难以开口,但还是回道:“你也了解我的!”

这三年来,她已经习惯了陆千沉。

但是,整个秦家都压在她身上,她不得不这么做。

陆千沉继续待在秦家,还会不断被刁难,就算陆千沉能够忍受。

但是,她无法接受。

而且陆千沉说过,要去寻找他的父母。

所以,这一次,秦萱萱放手了。

陆千沉沉默了。

良久,他抽出一张泛黄的古纸,上面用毛笔写着十二个字——秦家之恩,后代男丁,以婿为报!

这是他入赘秦家的原因。

这也是他爷爷的遗嘱。

“老何,点火!”

在秦家众人的注视中,老何走了过来,擦着火柴,将陆千沉手中的古纸点燃。

古纸燃烧的同时,陆千沉在离婚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古纸燃成灰烬,被陆千沉踩在脚下。

他转头,朝着秦萱萱说道:“等你处理完秦家这些渣滓,我带你去海边,看最美的桃花,还有彩虹!”

“秦小姐,后会有期!”

“老何,走了!”

……

“这个陆千沉,他什么意思!他就是一个废物,一个……”

被戳到痛脚,秦云阳以及其他秦家二代三代,纷纷破口大骂。

“够了,给我住口!”

秦萱萱怒喝一声,而陆千沉,早已走远。

“少爷,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萱萱小姐呢,她还是很喜欢你的。”

老何不解问道。

身为道门护道之人,老何历经岁月,虽然没有陆千沉那种推衍天机的大本事,但对于人心,还是能够猜测一二。

陆千沉摇摇头:“她不想我背负赘婿骂名,我又怎么忍心,让她卷入道门争斗呢?”

“现在我只是天师境界,远远不够!”

陆千沉又是一叹。

“少爷,您已经踏入了那天师境界?”

老何顿时惊喜,笑成了一朵大菊花。

道门之中,天师可是巅峰,再之上,那可是真正的仙人了。

只是,陆千沉要背负的太多。

天师境界,

“少爷,我们接下来去哪?”

“风朝东,朝东走,去长恩街!”

……

长恩街,江城著名古街。

“小兄弟,过来一下!”

街道银杏树下,孙二狗正在焦急等待,被人叫住。

他回头一看,顿时一惊,身后那人就是他拿钱***之人。

莫不成暴露了?

他转身想逃,双腿却不听使唤。

“是谁叫你办事的?”

陆千沉温和说道,可那股气势,却是令孙二狗心惊胆战。

他连忙辩解:“没有,没有,我没有……我只是想来这里吃包子而已。”

“吃包子?”

陆千沉笑了笑,朝着身后的老字号包子店老板喊道:“老板,来一百笼包子,我这兄弟胃口大!”

老板啧啧称奇,扫了几眼孙二狗,也是顺道,先上了十笼。

“来,吃!”

孙二狗颤颤栗栗,吃了一笼,已是十分饱胀。

但是令他恐惧的是,此时他双手也不听使唤,不断抓起包子,往嘴里塞。

“呜……”

吃下第二笼,孙二狗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爆开。

他眼泪不断留下,满是惊恐,拼命挣扎,口中含糊:“我……说……,是……周……河……”

“周河?”

“下次记得早点说,少受点罪!”

仿佛是九天仙籁传来,孙二狗顿时清醒。

再一看,周围人无比怪异地看着他,他所站立地方,一滩亮黄色水迹。

而他则是抱着银杏树狂啃。

“看什么看,没看过尿尿吗!”

孙二狗骂骂咧咧几声,驱散心中恐惧,而后立即逃开,脸色再次变得惨白,止不住的心悸。

而陆千沉、老何二人,已是来到了慈宁街商业中心。

“少爷,周家到了!”

老何推开两道玻璃门,将陆千沉迎了进去。

刚要进去,两名保安围了上来,呵斥道:“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陆千沉没有为难二人,温声开口,如沐春风道:“我来找周河!”

保安松了一口气。

“麻烦稍等下,我去通知一下周先生!”

说着,一名保安走入这栋豪华的商业大楼。

不一会儿,周河下来,看见陆千沉二人,顿时双目赤红一片,咬牙切齿念道:“陆——千——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