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拟真在线免费阅读 陈思明雷宇小说最新章节

超拟真在线免费阅读 陈思明雷宇小说最新章节

小说角色名是陈思明雷宇的名称为《超拟真》,是作者雷宇倾心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轰!一辆雷达干扰车被数十挺机枪扫射得千疮百孔之后,终于忍受不住严重的损伤,整台车体化作一团烈焰,炙热的白光伴随着毁灭性爆炸,带起碎片往四方激射。掩护起来的士兵即使隔着障碍物,仍能感受到那惊人的威力,虽然二十多人依旧面无表情,同时如往常般默不作声,不过任谁都知道──胜券已然在握。这台对手的重要单位被毁,已经为敌人敲起了丧钟。

《超拟真》 第二章 神秘游戏 免费试读

回到家中已经半夜了,雷宇瞄了眼开着小灯的客厅,应该是母亲特意为他留下。虽然出门时已经报备过,但方才父母房里传来关灯的声音,想必双亲也为自己的晚归而担心吧!

下午与小罗分手之后,四处晃晃散心,最后跑到电影院去看午夜场,弄到现在才回家。心中不禁涌出歉意。都二十多岁了还像小孩子般让父母操心,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

打开房间的灯,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心爱的天蓝色。

日光灯管的照射下,蓝色的床单有如一个清凉的小池子,在这炎热的天气下让人看了就很想躺下去。不过一向夜猫一族的雷宇,就算白天的竞赛激烈,但现在还是无法有睡意,自己这坏习惯也该改改了。

踏着浅蓝色的拼装地板垫,雷宇来到书桌前坐下,打开了桌上的个人电脑。这是他长久以来的习惯,只要一有空闲就是待在电脑萤幕前。

不管是上网、聊天、看文章、玩游戏,一开机就是十几个小时,为此已经不知道被老妈念了多少回,只是雷宇依然故我,尤其这一年来,除了比赛之外都没事情做,平均一天接近十八个小时在萤幕前。

其实,那陈思明败的不冤枉。

叽……叽……。

反正睡也睡不着,雷宇打开了光碟机将奖品光碟放进去,准备小小试玩一下打发时间。

‘咦!怎么都没动静?游戏不是都会自动执行吗?’

等了好一会儿发觉什么蚊子都没跑出来,依旧是一个美女微笑的桌面,雷宇自言自语道。握着滑鼠东摸摸、西弄弄了半天,随意一瞥光碟的包装……。

红黑相间的几何图形为底色,看似摩登的造型却只有寥寥几行字在背面──超拟真RPG──基本需求:烧录机2X、128/64K频宽网路;建议配备:烧录机2X、128/64K频宽网路。版权所有,非经同意不得复制。

‘妈的,要用烧录机玩的游戏,真没见过。’‘妈的’在现在的年轻人口中已成为寻常语助词,不具任何粗鄙的含意。

算了,再宝贝这台烧录机也没用,虽是好久以前买的,价格非常贵,也是自己唯一买过的奢侈品,但现在都进步到不知道几倍了,要是弄坏掉,换台新的也不用多少钱。

认命的将光碟机中的游戏取出放入烧录机,雷宇一边碎碎念一边注意着萤幕变化。

果不其然,系统桌面在烧录机中的游戏执行时,跳到了另一个黑暗画面。在一般情况来说,通常开头动画也是游戏中最精彩的部分,至于内容的话通常不与其成正比,这定理可是花了自己不少学费才领悟到的,不过这……。

萤幕上由小到大出现三个分别为红、蓝、黄的圆球,一开始以几乎微不可察的速度缓慢旋转,三颗圆球以萤幕为中心,环绕的频率越来越快,所有的动作就这样单调地运行着,让萤幕前的雷宇不耐烦起来。

专心注视着画面,雷宇却若有所思。

像这种奇怪的情形并不多见,没有游戏开头动画会这样做,只是直觉却告诉他这游戏应该是与众不同的,不只是游戏配备需求前所未见,更另雷宇好奇,乃是眼前乍看之下无趣的动画。

代表自然界三原色的球体,开始是不规则的出现,所在的位置似乎另有深意,加上后来做出诡异的似圆非圆运动,五彩缤纷的色彩在无限的组合和高速的旋绕之下,几乎有脱离萤幕向己扑来的错觉。

终于,所有颜色几乎都融合在一起,雷宇的耐性也快要耗尽时,一阵耀眼的白光突然在眼前爆开,强烈的光线也一时让他睁目如盲。

‘他#$$娘亲%#$%……。’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雷宇不住破口大骂,掩住疼痛不已的双眼,隐约觉得到自己似乎被抽离了某物,一种无法解释的异状笼罩着全身。

不久之后,约几分钟的时间,眼睛疼痛也逐渐缓和下来,身体奇异的感觉也不知何时消逝,正担心一双招子废了的雷宇也松了一口气。

‘呼!去他的,等下不把光碟折成两半我名字倒过来写……咦?’痛楚渐消后,雷宇缓缓睁开眼睛,却发现了一件可以令所有人胆颤心惊的事。

‘停电了吗?不对啊!怎么会这么暗?’

再次确认自己的眼睛真的是张开的状态,却发现眼前依旧是一片黑,就算真的全国大停电,也不该连手上的冷光电子表也跟着停。

真的不能怪他,第一次遇见这种事,雷宇不禁往最坏的地方想去。

‘老妈、老爸救命啊!你们儿子被电脑弄瞎了,快带我去看医生啊!’

一边大叫,一边慌乱地四处摸索着触手可及的电脑、书桌、椅子,却发现毫无半点感觉。

‘奇怪,我是在哪里?’一阵发泄之后,雷宇开始冷静下来,发现事情的不对劲。

在自己印象中,刚刚眼睛痛的时候虽什么也看不见,可也没乱跑,就算离开座位移动了几步,也不应该走出自己的房间。但现在所处的地方却不同于自己熟悉的家。既使目不视物可自己还有触觉,两只手挥了半天依旧空空如也,印象中家里好像没这么大的空间。

试过各种方法之后,雷宇丧气地坐在不知材质的地板上,失去视力之后又不知为什么跑到这不知名的地方,很替自己担心。

就在雷宇仔细体会着‘睁目如盲’与‘伸手不见五指’二句话的真意时,前方突然冒出的东西着实让他目瞪口呆。

一张椅子凭空出现在黑暗之中,已经足以考验他脆弱的心脏了,不过也松了一口气,因为证明自己不是瞎掉,只是处在无光线的黑暗之中。

但让他更感到不解的是,在没有任何光源下,眼睛是如何看见这张椅子的,难不成椅子会发光?更重要的是,椅子通常的功用除了身为七武器之首,以及拿高处的东西垫脚之外,就是──坐人。

‘吓!你……你……你是谁?’

瞬间在椅子上出现的人影,着实让他受了不小惊吓,在震惊之余还能挤的出话,已经算他有本事,也不应计较是否流畅了。

一位娇俏可爱的人影首先映入他的眼帘,平凡端正的五官比起许多当红的影歌女星来说,眼前这位女孩而实在称不上另雷宇惊艳,但却有令人觉得亲切的感觉。

在一身类似制服的连身套装衬托下,雷宇心中只浮现了几个名词──柜台小姐、服务生、秘书。

‘这位先生您好,欢迎使用本公司的产品。在此本人代表敝公司向您表达十二万分的谢意,希望在使用本软体时能替您带来满意的服务。’

谜一般的‘柜台小姐’用着和外表配合的天衣无缝的甜美嗓音,公式化地说道:‘我先自我介绍,您可以称呼我“谜小姐”或者是MissMe或任何称呼,反正这儿只有你我二人而已。喔!请您放心,我只是个介绍人罢了,绝对没有恶意的。’

在发现雷宇的表情一点儿也不放心时,这位自称‘谜小姐’的古怪少女也收起了笑容正色道:‘咳嗯!本人负责解答疑问以及讲解游戏使用说明,如果您有任何问题不妨提出来讨论,我会尽我所能解答。’

说完后又是那张一千零一号笑脸,似乎等着雷宇发问。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雷宇稍稍整理了心中杂乱的思绪,好不容易挤出话来。

‘Me……谜小姐。’除了这个雷宇也想不出其他更贴切的称呼。

‘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什么地方?还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口气问完所有问题,雷宇严肃着表情等着回应,不过心里倒是紧张的要命,谁知道这家伙是何方神圣?

‘我目前可以说的,就是您现在所处的位置大致上是……呃,类似游戏中的系统选单,您有绝对的选择权要开始或是离开游戏。其余的我必须等您同意进行游戏才可以说明。’

接着竖起一根纤纤手指,跟雷宇同样严肃道:‘又或选择离开游戏,我将没有义务、也不会回答任何问题,您亦立即离开此空间,烧录机中的光碟片也随着您的离开而同时销毁,请慎重选择。’

接着举起雪白细致的双手,左右手心分别写着‘开始游戏’、‘退出游戏’。

一头雾水地听了半天,雷宇终于明白了这回事,想不到科技现今如此发达,能够做到如此境界。要不是不确定眼前人是真是假,早就上前摸摸捏捏这古怪的女人,想必是孤陋寡闻太久了。

当下也不加思索,兴冲冲地比划着谜小姐写着‘开始游戏’的左手,做出了很久以后作梦都会吓醒的决定。

‘很好,您现在正式启动了本游戏的机制。’谜小姐一脸兴奋地说道。

‘本游戏设定背景是处在一个虚拟世界当中,其真实性一定超乎想像,您稍后将亲身体验。’

接着仔细介绍道:‘这是一款角色扮演游戏,您将扮演自己和虚拟世界的人、事、物互动,所以不免有生老病死或喜怒哀乐的情况出现。切记,无论在游戏中做了什么事,只要达到了游戏本身的要求,也就是所谓的“破关”,自然就可以从虚拟的游戏世界回到真实世界,这是您现在回家唯一的方法也是唯一的条件。’

雷宇心想不对,要是无法破关的话,岂不是一辈子回不去?又或是很久才结束,回去胡子也一大把,这更说不过去。

想到这儿,不禁谨慎地问道:‘那……如果玩“很久”怎么办?’

彷彿知道雷宇的心事,谜小姐甜甜地笑道:‘别担心!在游戏中只是您的意识而已,这是我们老板以数位技术配合生化科技的结晶喔!利用人类脑电波所能加速到的极限,配合电脑处理器的效能产生同步化……。’

彷彿知道自己说太多,谜小姐把话题转回来,脸色一整道:‘总之游戏中的时间和真实时间的比例大约是五十二万比一,也就是说即使玩了六十年的游戏,您也只是坐在电脑前面一小时而已,除了稍微疲倦之外是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的。’

雷宇听了也放下心来,点点头道:‘嗯!那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的,我等不及要开始了。’

‘别心急,还有一些我要稍做说明的。在游戏中为求玩家方便,所有地理条件都按照真实世界,但其世界的历史却与我们熟悉的不同。例如游戏的起始点-圣石岛,在真实世界中她就是台湾岛,可是因为其历史事件、人文关系,所以名称不同、人口不同、环境也不尽相同,这样说明您可接受吗?’

‘嗯,这倒新奇!还有呢?’

‘在来就是做个心理测验后,游戏就开始了。您准备好了吗?’

听了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之后,雷宇呼了口气,舒缓着坐在地上发麻的双腿。

‘准备好了又如何?还心理测验咧,快问吧!’

只见谜小姐一脸诡异的表情,接着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雨伞和一把菜刀,一派心理医师的架势问道:‘当您有急事必须出门时,天空正飘着毛毛细雨,请问这时您会选择带哪样东西出门?雨伞、菜刀?’

遇到这种无厘头的问题,雷宇不禁起了童心,刻意指了指那把怎么看都很像菜刀的菜刀,然后双手抱胸等着谜小姐的反应。

谁知毫不觉得讶异的谜小姐,依旧维持着相同表情继续问道:‘嗯!接着当您拿着菜刀出门时,看到一只非常巨大的秋田犬正在欺负一只小黑狗,您会用菜刀对付哪一只?’

‘……黑狗。’冬天比较补。

‘好了,经过以上的测验证明,您是个离经叛道、崇尚力量的人,在此赋予您“狂心”特技,开始您的第二人生。’

‘狂心是啥阿?这算哪门子测验?’雷宇不明所以道。

‘狂心是指一种状态,令玩家在战斗时可以发挥超乎自己实力的力量。例如一般情况下只有十级的能力,但进入战斗状态时却有着八十级的能力,且不会有任何副作用。这样您明白了吗?’

明白才有鬼!不过雷宇这时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到无法忽视的问题,于是用着非常正式的口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说战斗?’

‘没错啊!角色扮演游戏怎么会没有战斗,当然会有才正常。’谜小姐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

是很正常没错,但……。

‘那如果打输了呢?’

‘你说呢?’

‘……死了可以复活吧?’

‘当然可以啊!不然怎能体会出游戏的乐趣呢?’

就在雷宇还没发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时,谜小姐又笑嘻嘻地又加了一句话:‘但只有一次。’

无视雷宇忐忑不安的表情,谜小姐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而且就算你可以达成游戏所有的任务,完成了破关所需的条件,然而却是处于死亡后又复活的状态下,那依然回不了真实世界,除非得到某样道具……。’

虽然解释得如此清楚,但这不是雷宇所关心的,只见他追问道:‘等等……那如果死了第二次呢?’

‘那就真的死啦!’

‘就真的死了?’雷宇不安地问道:‘那我要怎么回来?’

‘死人回来做什么?’

‘你不是说在游戏中只是我的意识吗?那我本人还不是好好的……。’雷宇心中不妥的感觉更加强烈,渐渐说不下去。

‘你的意识死了跟你本人死了有什么差别?没了意识你认为还可以活下去吗?’

‘喂!这可不公平。你一开始就没跟我说玩这游戏会死人啊!要是知道会这样的话我也不会答应要玩了。’雷宇一脸慌张地辩驳道。

雷宇当然明白没有意识是怎么一回事儿,不就是植物人吗?

‘就像你讲的,要是我一开始就说的话谁会想玩啊?’

只见谜小姐装出一脸‘你的问题很好笑耶!’的表情,接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往雷宇走近,右手放在发觉自己动弹不得的雷宇额头上,掌心漫出一阵柔和的光芒。

不知哪儿来有如催眠的轻柔音乐,阵阵冲击着脑海。虽然理智清楚地告诉自己,这样睡下去就完蛋了,但却控制不了渐渐沈重的眼皮。

‘现在游戏即将开始啰!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您的游戏起点是圣石岛,在正中央有一块名为“真理”的石碑,上面会显示必须达成的任务。希望您好好享受这第二人生……。’

额头不知被什么力量压制住,雷宇不仅感到全身乏力,而且满腹怒气和怨言到了口中又说不出,整个人昏昏沈沈的声音有如耳语。

‘你……之前有没有人玩过这鬼东西?’本来是想问死亡率有多少的,但总不敢面对现实。

有如催眠般的温柔语调从上方传了下来,似乎是明白雷宇的心意。

‘请放心,事实绝对比您想的还糟。到现在一共有七十三个人进去过,却没有半个人出来,只有四个人撑过第一年,您“放心”的去吧!’

接着伴着微弱的惨叫声,雷宇昏迷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这莫名的空间,而谜小姐娇俏的倩影依旧维持着相同的动作,脸上浅笑的表情似乎可以持续到天长地久……。

昏迷之中,雷宇梦到了父母、朋友、小罗的壮硕身形和充满友情的笑容。当然还有怪里怪气的谜小姐和一切荒谬的事,各种影像重叠纷沓而来,无法形容的诡异。

似乎睡了一世纪之久,雷宇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由家中温暖的被窝醒了过来,自言自语道:‘呵!这场梦可做的真久,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清楚,等下来回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数字,签张乐透来赚钱吧!’

正感到瞌睡虫还没喂饱,再接再厉想躺下去时,脸上似乎是某种光线照射而产生的炽热感却使他觉得不对劲儿。

‘不会吧!这里是哪里?’

由半梦半醒直到完全吓醒的某位仁兄,正低头望着自己正半躺着的青草地,情不自禁地大叫起来。

长着一片及膝绿草的草原,在蔚蓝过份的天空上太阳照射,以及柔和微风的吹拂下,有如一汪金黄色的湖面余波荡漾,而自己正身处其中,幸福的被包围着。不过初到贵宝地的雷宇可没心情欣赏眼前这如诗如画的美景。

在一阵煞风景的拍面、甩脸、弹老二的自我刺激,和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在四周回响之后,雷宇发现了一个令人心惊的事实。

‘我居然不是在作梦!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心中一震,无助地四处张望,发现远方有一不明物体,一动也不动地矗立在前方一个青绿色的小丘上,雷宇马上迈着急步往目标走去。

其实在到达之前,雷宇还抱着自己随时会醒转的希望,一厢情愿地认定前方那东西是给自己提示乐透号码的,自己还是在睡梦中。直到他呆立在那‘远方的物体’前,才暮然想起不久前隐约听到的一句话……。

‘游戏中的起始处名为圣石岛,其中心处有一名为“真理”的石碑,上面会显示你必须达成的任务……。’

眼前一块三人高、两公尺余宽的石碑,怵目惊心地竖立在这小丘的正中央,其最上方刻着真理二古隶书字。但更使他心寒的却是当他站在这石碑前,原本空白的正中央浮现了几行大字──任务一:完成佣兵评议会三项S级工作………,………欢迎光临本游戏,雷宇先生。

只见雷宇惨叫了一声,再度昏迷了过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