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琰顾申小说在线阅读 李云琰顾申最新章节目录

李云琰顾申小说在线阅读 李云琰顾申最新章节目录

抖音热推的李云琰顾申为主人公的小说它来了,整本小说并非单一枯燥的情节,而是险象环生环环相扣,妙趣横生,一个接着一个紧密联系,彼此穿插,却又互相照应。

《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 第十章 乘虚而入 免费试读

“夫人这是怎么了?如此动气,对你保养身子也没有好处。”

门外,李奎的声音沉沉响起,沈氏含着一汪眼泪转身,泫然欲泣地看向走进的李奎。

葛氏嘴角勾起一点薄薄的笑意,语带嘲讽,“老爷竟然还有心情来看我,实在是难得。我哪敢跟沈姨娘动气?不日沈家举家升迁回盛京,届时恐怕我这大太太的位置都要让给沈姨娘了!”

李奎的脸色随着葛氏的话越来越黑,李云琰见状适时开口,笑吟吟地道:“父亲,母亲病中多思,又长时间未与您说话谈心,脾气躁点也是情理中事,您可千万别生气。”

说罢,李云琰笑着看向葛氏,微微一歪头,“母亲,您方才不是还说,颇为思念父亲吗?怎么现下倒是不好意思说了?”

葛氏下意识地就想反驳,但是看到李云琰暗含提醒的目光,将一腔怨愤压了下去,语气也缓和了不少,“老爷,我病得久了,五内郁结无法疏解,您别见怪。”

沈氏咬了咬牙,见几人像是都忘记自己了一般,带着哭腔开口,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老爷,太太要让瑾儿今日就搬到大小姐那里去。可怜瑾儿的心疾未愈,现在就逼着她去大小姐屋子里,妾身唯恐大小姐她,她······”

只见沈氏眼中满是惶恐地看了一眼李云琰,活像是李云琰欺压她一般,声音微颤着继续道:“照顾不好瑾儿。”

李云琰无辜地看着沈氏,察觉到李奎在看她,目光颇为疑惑,李云琰黑白分明的眸子露出一点迟疑:“沈姨娘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云瑾是我的妹妹,我自然是要好好待云瑾的。”

“而且······”李云琰拉长了语调,颇为不解似的开口问道:“俗话都说,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难道是沈姨娘做了什么天妒人怨的事,生怕我知道以后泄愤在妹妹身上?”

李奎的眉眼之间闪过一点不耐烦,冷声低喝道:“好了!”

沈氏的哭泣声小了一些,李云琰云淡风轻神色未变,李奎冷冷地道:“既然大太太让瑾儿提前去,就去吧。有云琰事事提点也好。”

说着,李奎顿了顿,“过段时日老太太要从信阳老家回府,届时都不可失了分寸!”

掷地有声地说完,李奎拂袖而去。

沈氏的表情僵了,心中的不平和愤懑简直要堆满整个胸腔,李云瑾咬着唇瓣拽了拽沈氏的袖子,沈氏回头,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目光。

李云琰看戏似地看着她俩,悠哉道:“妹妹赶快回去收拾收拾,如若不然,我派几个伶俐的丫头去帮忙。”

李云琰不由分说的侧身看向春分,笑道:“乞巧在院子里跪了那许久了,让她将功折罪,去帮三小姐搬东西。”

提到乞巧,沈氏的眼皮子忍不住微微跳了一下。

安排好了这一切,葛氏让人把帘子又放下来,语调厌烦,摆了摆手,“出去。”

“太太,如果非要让云瑾去到流光馆,还希望大小姐能照顾好云瑾,千万别让她有什么意外。毕竟,云瑾的心疾这些年来一直都未曾痊愈。”沈氏用帕子沾了沾眼角的泪花,袅娜的行了个礼,带着李云瑾出去了。

李云琰看着两人的背影,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

葛氏靠在床边,以帕子掩口,猛烈地咳嗽了几声,李云琰忙上前为葛氏顺气,轻拍着她的后背。

“琰儿,方才你父亲说,老太太不日会回府,我要提醒你一句,千万千万,要拿捏住你祖母的心,不要让那对***母女乘虚而入!”

李云琰方才听李奎说起李老太太,心中已然在思索。

上辈子她从未见过这个嫡亲的祖母,大抵她也是不愿见自己的,不为别的,只为嫡长的位置是个女孩儿,而非男孩。

李老太太在信阳老家一直待着,怎么突然要回来?

听了葛氏的叮嘱,李云琰认真地点点头,“我记住了,母亲。您好好养身体,这些事情,有女儿在,您不用操心。”

侍候着葛氏喝完了第二碗药,等葛氏睡下了,李云琰才从嘉和居出来。

一出来,就见耿二在门口等着,面上带着小心翼翼地笑。

“耿大管事。”李云琰白玉样的面孔在阳光下越发耀眼,干净得毫无瑕疵,那双看似人畜无害的单纯眼眸无端得带着让人噤声的力量,“您还在这儿呢?”

耿二从昨夜起不敢再低看这位往日里骄纵无知的大小姐,微微弓着身子,跟在李云琰的身后,喉结无意识的动了一下,“大小姐才拿了掌家钥匙,小的自然是要跟着您,看看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候命。”

李云琰笑得眯起眼,打趣道:“耿大管事八面玲珑做事周全有度,您如此跟着我,不怕昔日的主子恼了你,给你好果子吃?”

耿二的汗毛登时都倒竖起来,李云琰虽然是笑着说的,但那话语实在骇人,他忙不迭干笑两声道:“哪里的话,小的自然是为着李府的正主做事,何来别的主子呢?”

李云琰见他如此乖觉,收了那多少有点阴阳怪气的笑意,目不斜视地看着嘉和居前面的假山石,漫不经心地道:“如此,便是最好了。我有件事,你替我去办,记着,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耿二会心,附耳过来,李云琰垂手,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待耿二走了,李云琰才搭上春分的手往前走去,春分欲言又止,眼中尽是迷惑和一点淡淡的委屈。

李云琰瞥了她一眼,“怎么了?嘟着个脸。”

“姑娘,您和耿管事说了什么呀?”

李云琰轻笑:“好丫头,别着急,等过几日三小姐来了,到时候好戏自然会上演的。”

沈氏不是要自己照顾好李云瑾的心疾吗?

恐怕到时候不管她怎么照顾,李云瑾搬去了流光馆,都是要发病的······

她古怪地笑了一下,“回去吧,还得给三妹妹收拾屋子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