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在线免费阅读 白安寒慕烨霖无删减小说

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在线免费阅读 白安寒慕烨霖无删减小说

独家新书《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由知名作者一如既往所编写的古代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白安寒慕烨霖,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提供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白安寒慕烨霖小说全文阅读。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小说讲述了白安寒响声中携带些讥讽,被白瑞德听出去,眉梢再度牢牢地皱着。“爹它是为了更好地您好,你知不知道那太子殿下……”白瑞德说到这,便沒有再次说下来,一甩袖子,选择离开,“日后倘若再与太子殿下有一定的往来,都需要向我报告。”

《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 第2章 重生 免费试读

“姐姐,姐姐,快醒醒。”

身子一直在被人摇着,温柔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白安寒猛然睁开双眼,入眼就是狭小的马车车厢和白巧柔那张纯情又无辜的脸,却不是成***人的模样,而是少女时候。

“姐姐,你缘何这般看我?”白巧柔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看见白安寒用这样的眼神瞧着自己,心底蓦然一惊。

难不成今天她的安排,被白安寒这个***发现了不成?

白安寒的脑袋有一瞬间的发蒙,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只摸到了一手的冷汗,此时的她,脸上还没有那些狰狞可怖的刀疤。

“现在是什么时候?”白安寒冷冽问道。

白巧柔以为她是睡糊涂了,忙道:“姐姐,今日是我们去玉兰寺拜菩萨的日子呀,这快到了,你莫不是睡一觉起来,糊涂了?”

一边说着,白巧柔一边偷偷的打量着她的神情,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破绽。

她今日,定要白安寒这个***坠入泥潭!

白安寒怔愣一瞬,下一刻差点红了眼眶。

她微微垂眸,敛去了情绪。

她记得去玉兰寺一共有三次,这是哪次?

“柔儿,我身体不舒服,要不我们别去了。”她柔声细语的说着。

见她恢复,白巧柔松了一口气,一听到她说不去,立马急了,自己精心布置这么久,绝不能半途而废。

“姐姐,这可不行,祖母身体不好,请人做法的法师特意说要我们两人来玉兰寺拜菩萨。”

白巧柔话音刚落,白安寒眼底深处是若九尺寒冰的冷意。

就是这次,她名誉尽损被绑匪玷污。

“姐姐,你方才可真是吓死我了,那眼神,就像是要吃了我一般呢。”白巧柔故作嗔怪的说道。

白安寒将她的模样看在眼里,心中冷笑一声。

她何止是想要吃了她?简直是扒皮抽骨,啖肉饮血,也不能解恨!

可开口,白安寒却是温柔至极的模样:“傻柔儿,你怎么这么想?”

她话音才落,马车就剧烈的震荡了一下。

驾车的车夫惨叫一声,外头一阵吵闹,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猛地打开马车的门。

瞧见马车里的白安寒,他眼睛明显一亮,冲着外头淫笑道,“兄弟们,咱们今日可是有福了!”

白安寒心中一凛,下意识的紧了紧袖口里,母亲留给自己的银针。

自母亲去世之后,只留给她一套银针,和一本医书。

前世的她,早就大成。

“你们是什么人?”白巧柔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白安寒这边扑了过来,作势要保护她。

白安寒留了个心眼,也跟着装作没坐稳,往旁边倒去。

白巧柔整个人没了支点,直直的朝着络腮胡劫匪倒了过去。

“柔儿!”白安寒还不忘假惺惺的叫上一声。

“啊!”

白巧柔尖叫一声,那络腮胡明显一愣,甚至下意识的扶了白巧柔一把。

白安寒眼中冷芒一闪,她没做声。

白巧柔自知事情不对,朝着络腮胡使了个眼色,络腮胡瞬间会意,抓住了她的手。

只是在拉扯时,动作显然带上了几分小心翼翼。

白巧柔一边挣扎一边尖叫,眼角的余光还频频朝着白安寒扫去。

只可惜白安寒从始至终,都只是面露焦急的坐在一边,丝毫没有要上来帮她的意思。

络腮胡发现不对劲。

懵了一瞬,他当机立断,满脸淫笑,假意扯着白巧柔的衣服:“这个小娘子也生的好看,不若先让哥几个爽爽吧!”

“救命啊!不要!”白巧柔哭的梨花带雨,尖声挣扎。

白安寒倒也是沉得住气,就这么坐在一边,冷眼看着络腮胡将近扯了半柱香的时间,甚至连白巧柔的披风都没扯下来。

前世,为了救白巧柔,她冲上前去让绑匪玷污,而白巧柔从始至终都在旁边看着,想到这儿,她心中冷笑。

“姐姐,救救我!”

见白安寒似乎真的不准备上来帮自己,白巧柔终于沉不住气了,主动呼救。

白安寒却故作为难,咬了咬唇道,“柔儿,姐姐不过一个弱女子,也是自身难保呢。”

这副模样气坏了白巧柔,可她现在是一个温柔的好妹妹形象,自然是不能流露出不满的情绪,她只好继续哭。

络腮胡觉得不对。

这完全没有按照白巧柔和他们说的那样发展。

可他到底不敢真的对白巧柔做什么,只好再淫笑着对白安寒说:“可真是姐妹情深呐,这样吧,你要是愿意替你妹妹受过,我就放过你妹妹,怎么样?”

她都冷眼旁观到了这种地步,真是不知怎的看出来,自己和白巧柔姐妹情深的。

见白安寒不说话,白巧柔顿时心急的叫了一声:“姐姐,求求你,救救我!”

往日里她这般和白安寒说话,白安寒从不会拒绝她。

她以为这一次也一样。

可白安寒没有。

她只是满面平静的看着络腮胡,道,“劫匪哪里有这么好心,不过是想看着我们姐妹苦苦挣扎,卑微求饶罢了。”

络腮胡:“……”

因为白安寒的“不配合”,气氛有一瞬间诡异的沉默。

络腮胡到底是见过各种状况的人,他一把将白巧柔推到了白安寒身上,恶狠狠的说道,“既然你们俩不配合,那我就叫上兄弟们,直接一起来吧!”

白安寒在白巧柔倒过来的时候,往旁边躲了一下,让她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马车上,痛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她没管白巧柔,全身心都警惕了起来,捏着银针的手,更是被冷汗浸湿。

无论如何,这辈子,她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白巧柔倒在一边,眼神里满是怨毒。

白安寒这个***!

她哭的凄惨,埋怨白安寒:“姐姐,你缘何不保护我?”

白安寒极为隐晦的嫌恶的看了一眼她,冷冷的斥责道,“你这是什么样子?我白家的女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临危不乱!给我打起精神来!”

剩下的三个劫匪从外头进来,俱是满脸猥琐淫笑。

白巧柔见白安寒油盐不进,不肯为她挡刀,就只好装作慌乱,一把拽住了她的衣服,狠狠的扯了一把!

白安寒正在全神贯注的盯着几个劫匪的动态,也没有注意到她,现在猛然胸前一凉,露出了水蓝色的肚兜。

她倏地回头,就对上了白巧柔还来不及收回去的怨毒眼神。

白巧柔慌乱了一下,迅速低头道歉:“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安寒没有理会她,因为络腮胡已经率先扑上来了。

她顾不得去拉衣服,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了一阵马蹄声,马车应声而破,一柄长剑刺穿了络腮胡的胸膛。

白安寒微微一愣,心中有些疑惑。

慕宏康这一次怎的来的这样快?

只是络腮胡倒下去之后,露出的却是一张苍白绝色的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