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妃逆袭:上房揭瓦要休夫小说免费看 云曦齐嵘大结局在线阅读

懒妃逆袭:上房揭瓦要休夫小说免费看 云曦齐嵘大结局在线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云曦齐嵘的名称叫《懒妃逆袭:上房揭瓦要休夫》,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元夕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丞相嫡女,皇后属意的太子妃。本欲无争,做个米虫,却遭继母毒害、惨死街头!炼狱重生,她决心扳倒继母,吃喝不愁。谁知陡生变数,一个男人搅乱她所有计划···他是臭名昭著的献王。凭借卑劣手段,让她成了他的妾。人人都以为,他是报复她当年‘抛弃’,而故意羞辱,他却在毫无节制的‘宠妾之路’上,疾驰狂奔···某日,某人造反成功,她却成了蛊惑明君的“妖后”?云曦心塞。就因他每天早朝炫妻,她才会被那些塞爆狗粮的大臣们,口诛笔伐。殊不知,她才是真正为鎏国操碎了心的人!!

《懒妃逆袭:上房揭瓦要休夫》 第20章 祖母罚的对 免费试读

“我的烤鸡,我的烧饼,我的酱猪蹄啊!”

望着自从被关进祠堂起,便巴在窗口,一脸幽怨的云曦,玉竹欲哭无泪。

“小姐,什么时候了您还惦记着吃的?”

都火烧眉毛了,小姐怎么跟没事人一样?

要知道现在是深秋,晚上的祠堂可是很冷的,小姐本来就身子骨弱,就算能熬过三天,也得大病一场!

玉竹这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却见云曦已经铺好软垫,解开包袱,悠然自得的吃了起来。

“玉竹,要不要吃桂花糕?”

云曦伸手,往玉竹手中塞了一块糕点。

“虽然没有酱猪蹄好吃,但眼下也只能将就了。”

“小姐!”

这下玉竹是真的哭了,云曦却安抚似的拍拍她的肩。

“没事没事,晚上有我陪你,不用害怕。”

“…”玉竹眼泪瞬间止住,她是在担心这个嘛?!

云曦拍拍手上的碎屑,又从包袱中扒出辣味牛肉干,用牙用力撕下一块,满意的咀嚼着。

“我想通了,祖母不是常说我愚昧无知,尽知道闯祸么?那我索性破罐子破摔,让她惊个彻底!”

因为母亲是商女,出生书香门女,又一向自视清高的祖母,总是瞧不起她们母女,连带的,就连她这个孙女,也被祖母视为耻辱。

幼年丧母,她本也渴望祖母的关爱,但每次努力换来的,总是祖母冷冰冰的态度和嫌弃的目光。

久而久之,她也便不稀罕了。

即使看云霓、云祁被祖母视为掌中宝,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也不会心痛一下。

“那就算您赌气,也不必作践自己啊!”

回忆起小姐小时候,为得到祖母垂爱,故意躲在老夫人的院中不走,最后感染风寒。

结果,却只是被院里的丫鬟送出来,老夫人却至终都未露面。

事后,还命钱妈妈狠狠训斥她一顿,让小姐今后再也不要到老夫人的院子去…

自古都说隔辈亲,从苏家老祖宗身上便可见一斑。

至于云家老夫人,用铁石心肠都是好听的!

云曦闻言,摇了摇手中的牛肉干,双眸晶亮:

“不是赌气,是要赌钱!你忘了咱们还欠皇后一万两黄金?”

不下点本,又怎么割老太太韭菜?

玉竹瞠目,这才恍然想起,盯着云曦的目光充满惊奇。

为什么她越来越看不懂小姐了?

夜晚很快来临,云曦在祠堂里点满了蜡烛,室内黄澄澄的,两人裹紧被子依偎在一起,仿佛也没有想象中的寒冷。

“小姐您说,为什么皇帝总要让老爷一个宰相去宫里当值巡逻啊?不是有锦衣卫吗?”

云曦打个哈欠,头抵在玉竹温暖的肩上。

“还有什么?自然是因为我爹传闻是文曲星下凡,八字重呗!”

提起这个,云曦感觉既好笑,又讽刺。

当今皇帝能狠下心弑父夺位,却害怕区区鬼魂?

甚至让堂堂一品丞相,带领锦衣卫去宫中为他守夜驱鬼,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玉竹还要再问,却被云曦打断:

“好了睡啦!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说着,云曦合上眼,不多时,便响起均匀的呼吸声。

等云晟接到小安子禀报,匆匆赶回府已经是第二日清晨。

巨大的开门声让玉竹瞬间惊醒,待看清眼前人,顿时一个激灵:

“老老老爷…”

而云晟却直接越过她,一脸焦急的走向云曦。

“曦儿,曦儿!”

以为云曦昏迷,云晟当即肝肠寸断,对着门外怒吼:

“来人!快去请太医!!”

说着,一把抱起睡得昏沉的云曦,一路往门外狂奔。

“爹?”

被一声怒吼惊醒,云曦揉了揉眼睛,却意外发现她爹红了眼眶,呆呆问了一句:

“您没睡好吗?”

见女儿受苦,还不忘关心自己,云晟更是心疼不已。

“曦儿,你别说话。爹已经叫了太医,马上就来帮你诊治。”

“诊治?”云曦迷糊。

她没病啊?只是昨晚吃得胃里有些胀,现在还有些困而已。

只是不等她解释,云晟已经将她抱回院子,甚至让人请来了老太太,脸上是藏不住的愤怒。

云曦刚吃了太医开的山楂丸,窝在被子里休息,便听她父亲压着声音怒叱道:

“孽障!给我跪下!”

“你明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却还故意蒙骗你祖母,让你姐姐跪了一夜的祠堂!你知不知道,差点害你姐姐丢了性命!”

丢了性命?还不至于吧爹。

云曦汗颜,她爹是不是把她当成搪瓷娃娃了?

才这样想着,云霓便开口了:

“爹,您总是偏心姐姐,只是跪个祠堂而已,怎么会死?”

云霓不服,拽着老夫人的衣袖抱怨:

“祖母,您看我爹,我母亲才刚醒来,也不见我爹去探望一下。他却尽知道教训咱们,都是那个闯祸精害的!”

被云霓一说,老夫人也顿时沉了脸色:

“就算云霓说了谎,但蒋絮受伤,也确实是因为云曦,我罚她一下,还有错了吗!”

“母亲,您…”

云晟皱眉,话还未说完,却见云曦已经病恹恹的被玉竹搀着走了出来。

“祖母罚的对,云曦确实有错。”

“你怎么不好好休息?”云晟心疼的扶女儿坐下。

云曦却一脸委屈,眼眶浮出了泪。

“爹,祖母,我真的错了。那日,姨娘送我的丫鬟偷窃被抓,皇后知我身边缺人,便直言要赐我一名宫女。我推迟不得,便想着不能让丞相府欠了皇后人情。当即允诺,捐出一万两,资助皇后修建寺庙。现在想来,我实在后悔,家中有弟弟妹妹要养,不该出那么多钱的…”

“什么?一万两!”

老夫人往椅背上一倒,捂住胸口,双眼瞠目得老大。

云曦挤出两滴泪花,后悔的点点头。

“嗯,还是黄金。”

众人倒抽一口气。

这下不止老太太,就连云晟,以及在场的其他人皆一脸震惊的望着云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