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奇婿小说全文 陆千沉秦萱萱无删减在线阅读

道门奇婿小说全文 陆千沉秦萱萱无删减在线阅读

有不少朋友在找一本叫《道门奇婿》的小说,是作者五行缺觉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沉寂许久的道门,再一次出现!而道门盟主,居然是江城秦家赘婿,这里面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口吐人言的白狐,夜半啼哭的子归鸟……道门长存,万般皆然!

《道门奇婿》 第2章 老何,掌嘴 免费试读

听见周河如此吼叫,陆千沉有些皱眉。

“老何,掌嘴!”

老何听到,点点头,直接走过去。

啪啪!

响声清脆,两名保安都还没反应过来,周河两侧脸颊便是肿了起来。

而老何再次回到了陆千沉身后。

受此侮辱,周河气炸,指着陆千沉,朝两名保安怒吼道:“你们两个混账玩意,愣着干什么,给我打死他!”

两名保安立即上前,却被老何拦下。

“你们两个,着什么急呀!年轻人的矛盾,就让年轻人自己解决!”

此时,陆千沉走到周河面前,又掏出一张清单:“三年前,秦家大火,是你找人放的吧?两年前,秦老太太中毒,是你做的吧?一年前……”

“还有刚刚,找人***诬陷我,也是你吧?”

听见这一桩桩事实,周河心中震惊无比,脸色煞白:“你怎么知道?”

随后,他又猖狂说道:“是我做的又如何,像你这样的废物,根本不配跟秦萱萱在一起,她是我的!”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陆千沉直接踹出一脚,瞬间,周河倒飞而出。

砸在墙壁上,墙壁瞬间裂开。

但是此时,周河却是前所未有得清醒,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骨头的断裂。

以及他,彻底被废了,成了阉人!

叮咚!

这时,手机震动。

陆千沉点开,顿时一笑,看到秦萱萱发来的短信:“对不起,但是秦家是爸爸托付给我的,我不能放弃,你要保重!”

“还有,找个会照顾你的女孩!”

一笑过后,便是无止境心疼。

或许,是该让道门这个名字,再次踏足尘世了。

陆千沉心中,默默有了决定。

……

东湖湖庄。

周河的父亲周勇辉面色恭敬,哀嚎道:“胡爷,你一定要帮帮我啊!我只有阿河一个儿子,他现在被人打成这样,我怎么活下去呀,到时候给您的份子钱……”

“你威胁我?”

胡爷微眯双眼,如同一只肥老虎。

“没有,没有!”

周勇辉连连否认,冷汗涔涔,陡然听到胡爷放话:“周河的事,我会办妥当,区区一个赘婿,敢动我的人!”

“就是江城唐家,胡爷我也丝毫不惧!”

“你们两个,去把那赘婿给我找来,要是他不来,打断腿,直接拖来!”

胡爷直接指了两名小弟说道。

不过半小时,外面就传来了动静。

那两名小弟直接被老何拖着进来,扔在胡爷面前,鼻青脸肿,伤得不轻。

只是等胡爷看清老何后,脸色那叫一个白,甚至连站都站不起,只能瘫坐在椅子上。

关东三虎,何云虎!

他怎么会在这?

还是眼前这年轻人的跟班。

胡爷脑子,顿时混沌一片,晕晕沉沉。

而陆千沉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客气问道:“胡爷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没事!”

胡爷结结巴巴说道,眼神示意,叫退其他小弟。

等到其他小弟退了之后,胡爷这才起身,歪歪扭扭走几步,直接跪下:“陆爷,刚才人多,我现在给您跪下了!”

砰砰砰!

连响三声,地板磕碎!

陆千沉摇摇头,顿感无趣,直接离去。

同时,留下一句话:“周家的事,我要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让江城的人都知道,敢动秦萱萱,只有一个字,死!”

“是!”

胡爷再磕一头,连忙应下。

陆千沉二人走后,胡爷才起身,面沉如水道:“把周勇辉找到,打断腿,废了他!同时,把周家黑料挖出来,直接捅给江城管理会!”

手下小弟听了,纷纷照做。

胡爷生气,后果很严重!

……

胡爷如何处理,陆千沉不知。

他一出东湖湖庄,就是被一个女人拦住。

红色的连衣裙如同盛开的玫瑰,两截雪白手腕交叉,精致的脸好似琉璃。

尤其是一双狭长而又带有点点湛蓝的双眼,勾人心魄,让人直呼这等尤物,纵然是天上,也难得一见。

唐家大小姐,唐心怡!

陆千沉停了下来,有些不满地看着唐心怡:“有什么事么?”

“陆先生,我想——”

“我不想!”

陆千沉再次拒绝。

道门中人,若是冒然插手凡俗事务,必有灾祸。

而这降临的灾祸,还会在寻常人身上应验。

若非如此,他早就暗中出手,替秦萱萱一路扫除障碍了。

唐心怡依旧不依不饶,接着说道:“我父亲或许知道当年陆家覆灭的真相,或许对陆先生您有所帮助。”

“哦?”

陆千沉似笑非笑。

若是知道,为何之前不说?

“阿福!”

唐心怡唤了一声管家。

管家阿福走上前,打开手中提的密码箱,恭敬说道:“陆少爷,这是昨日整理旧物时发现的,请您过目!”

密码箱中,是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人,陆千沉很熟悉,是自己的爷爷陆鸣风。

而照片上,还有另外两个人。

一个是小孩,另外一个,是一名中年男子,脸颊左侧有一颗黑痣。

唐心怡再次上前,解释道:“照片上的小孩,是我父亲年轻时候。那名中年男子,是我三爷爷唐威。”

陆千沉若有所思。

照片并非作假,那其中缘由,就大为有趣了。

而且,三年前,他入赘秦家,也只是秉承爷爷遗嘱而已。

至于父母,在他出生之后,下落不详,了无音讯。

唯有消息传来,被天雷劈中,尸骨无存。

不过,他知道,事情绝非那般简单,在自己爷爷遗留下的日记之中,父母是去了兵戈谷,但是具体是在哪,他却一直没查到。

就连三教九流中人,也不知晓。

难不成这是虚构的?

在这一瞬间,陆千沉想了很多,双目游离,但看起来就像是一直紧盯着唐心怡。

唐心怡不由面色微红。

“明天,鸿途酒店见!”

陆千沉收回心绪,叫上老何,离开了东湖湖庄。

原地,管家阿福出声,打断了唐心怡幻想:“小姐,陆少爷走了,明日在鸿途酒店见面。”

“我知道了!”

唐心怡点点头,吩咐道:“你安排下去,宴请江城众人!尤其是秦家,一定要让众人悉数到场,陆先生不在乎流言蜚语,但是教训那些小丑,却是我们应该做的!”

“明白!”

阿福应诺。

唐家乃是江城翘首,秦家之事,自然逃不过唐家视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