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一品女状师》(司修离谢茵茵)小说精彩章节手机内免费试读

完整版《一品女状师》(司修离谢茵茵)小说精彩章节手机内免费试读

高质量小说《一品女状师》是来自时音著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司修离谢茵茵,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谢茵茵有个恶名在外的当状师的老爹,连累她也被十里乡邻唾弃。等到老爹终于恶有恶报,在公堂上被对手气到中风病倒,家里的担子全落在谢茵茵身上。父债女还,谢茵茵为了筹钱救父,收钱上公堂帮人打官司。她不像亲爹谢方樽那样唯利是图,只认真还原案情真相,为真正被冤的百姓***。只是,她千方百计找的那位神医圣手刚见面竟然被她当成尸体给埋了……

《一品女状师》 第十三章 一分钱一分货 免费试读

有人问道:“什么意思?”

谢茵茵瞧了那人一眼,淡淡说道:“若是只写个状子,去县衙走个过场,自然就便宜,十文钱一张。”

等闲人去县衙上告,状纸就像通行令,必须有状纸,才能递入衙门,进入后面的审案流程。

旁观的人狐疑道:“谁去县衙里只是要求一个过场?”

打官司有人不想赢的吗?

谢茵茵慢慢道:“想赢自然有另外的价钱。”她谢茵茵做生意,一分钱一分货。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忽然就有人指着谢茵茵顿时叫嚷起来。

“你是不是那个谢茵茵!?”

一句话让周围人顿时紧盯谢茵茵的脸,如恍然大悟。“天哪,真的是谢茵茵!”

谢茵茵现在在宛平县可谓是出名的很。

谢茵茵一点慌乱都没有,还似笑非笑看了那人一眼,恶名也是名,就看怎样利用。

果然谢茵茵摊位前,已经挤得水泄不通。旁边的摊主眼珠都快出来了,何止是羡慕嫉妒恨。

一堆人对着谢茵茵指指点点,“这谢方樽的女儿真是脸皮厚,都这样了还敢出来大街上?”

“谢方樽是个坏肚皮,他女儿自然也不是好东西。”

“蒙着脸也是怕我们认出来吧,呵呵。”

谢茵茵还真不是怕她们认出,真怕就不会这样出门了。之前去县衙辩护,自然不能遮脸蒙面,可她也不是存心喜欢抛头露面的人,今日出来,就遮个面巾,大梁民风并不迂腐,街上常有女子遮面出门,谢茵茵这样也不算什么奇怪。

谢茵茵趁着人声最高的时候,施施然地开口说道:“新县令蔡大人上任,公正廉明,以往有冤屈的,不敢伸张的,现在正是机会。要是等到蔡大人不任宛平县的县令了,到时候想得个公正结果,也不可能了。”

似乎平淡地这番话,不出意外地看到围观者里,已经有人面现犹豫之色。

谢茵茵自小在宛平县土生土长,很懂人心。宛平县的水并不简单。

自她记事起,宛平县有三任县令,每个来时两袖空空,不到三年离开,都是“满载而归”,不仅顺利升官,而且捞足了油水。油水都是从老百姓身上刮得。

百姓遇到不公,到县衙报案,被打出来是轻的,县老爷想升官,就需要政绩,这些主动撞到县衙的百姓,如何巧施手段,把百姓报的案子包装成县太爷辣手破奇案,这就很讲究了。

谢茵茵不才,正好是“帮凶”的女儿。

那些沦为牺牲品的老百姓,命好的,在县太爷达到目的,升官之后被放了,命不好的……至今还在大狱里关着呢。

“哼,就算要伸冤,也不会找你谢方樽的女儿帮忙!”

“就是就是!”

“她在这里摆摊,无非就是为了骗钱罢了,哪里会真的替人申冤?”

“没错……”

看着这伙人义愤填膺的样子,谢茵茵暗自好笑,就算她爹十恶不赦,可是这里面的大多数人,都压根没打过官司,跟他们谢家更是从无交集,只不过是跟风黑罢了。

谢茵茵面不改色说道:“找我帮忙有什么不好,至少比最后输了官司,人财两空要好多了。”

正猛烈抨击谢茵茵的百姓忽然一窒。

“谁出得起钱,我自然就会替谁过堂,天下的状师,有谁不是这样吗?”

打开门做生意,明码标价,无关善恶,只关金钱。

“你们口中的好状师,可会免费给你们上堂辩论吗?”

几乎无人再吭声。

有人似乎是硬着脖子道:“谁说没有,胥、胥状师就是为大家伸张正义!”

谢茵茵看着他:“就算他替全天下人伸张正义,帮不到你,又有什么用?”

远水解不了近渴,这样的道理人人都懂。

人群再次静默了。

有一对穿着粗布的兄弟,不断地使眼色交流,谢茵茵也注意他们很久了,看样子若不是周围人多,这两人必定已经率先耐不住了。

“你有你爹的本事吗?”有人阴沉沉问了这一句。

谢方樽虽然招人恨极了,可是他打官司的本事,实在也让人不得不服。除了胥云听那一次,谢方樽从未败过。如果谢茵茵有这样的本领,请她出堂辩护,又有什么不行?

谢茵茵都不用看那人是谁,就悠悠道:“我有没有我爹的本事,各位不知道吗?”

旁观者都是目瞪口呆,好嘛,这谢方樽的女儿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耀,明明是臭名在外,居然还好似炫耀得意一般?但不得不说县衙一场官司,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亲眼见,那诡辩奇才,着实不输谢方樽。

谢茵茵心里清楚,人都是现实的,人群里越来越多试探的视线就是证明。

状师只是一把刀,刀本无好坏善恶,只要你用得起。

谢方樽打过那么多官司,难道就没有为好人平过冤吗?当然有,只是这些人怎么会承认呢,说到底谢方樽只认钱,不认人。

只是许多平头百姓既无钱又无势,只能把一腔愤恨,发泄在状师身上。

见今日的目的已然达到,谢茵茵见好就收,她麻利的收拾起了摊位上的纸笔。

“谢茵茵,你这干什么……”果然那对兄弟沉不住气了。

谢茵茵没有抬眼皮,嘴角却一勾,放长线钓大鱼,她可从来都不心急。

“今日收摊了,若有需要打官司写状纸的,你们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谢茵茵当真是毫不恋战,立刻转身就走。主要是,她从刚才起,就感到似乎有人在盯着她,可是却不是眼前这些百姓。

这目光让她不舒服又找不到来处,只能三十六计先走为妙。

“等一下!”身后人群忍不住了,起码有三个人以上在喊,这些人喊完也是一脸尴尬,但也顾不得那多了,“你,你什么时候再出摊?”

谢茵茵终于回身,盈盈一笑:“那可说不准,看心情吧。”

问话的人傻眼了,谢茵茵已经飞快地转过街角,人不见了。

人群里面,几张脸孔懊恼悔恨,有人低头窃窃私语商量着什么:“只能找个人在这里守着,看那丫头什么时候会出现。”

……

盯着谢茵茵的眼睛,来自街道另一边酒楼,二楼一个雅间中。

司修离早已把一切尽收眼底,最后看谢茵茵落荒而走,他薄唇终于不由勾出一缕笑:“果然好厉害的丫头。”

任何人摊上一个人人喊打的老爹,只怕都会过的很艰难。可谢茵茵不仅不受扰乱,还扭转劣势,成了自己扬名的手段。

黑衣人阴测测说道:“公子何不让属下去跟?”

司修离摇着扇子,淡笑摇头:“她已经发现了,就不必再跟了。”若引起了这丫头的警觉,反而得不偿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