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为黑店的工会小说小七喜儿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名为黑店的工会小说小七喜儿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经典美文《名为黑店的工会》是来自作者高尔G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小七喜儿,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王历五二八年五月二日晚上八点,今天是我的毕业典礼,在魔界学院的毕业典礼上,所有的毕业生与在校师生齐聚在学院的礼堂。这里,是魔界中第一座同时也是最为巨大一座的学院,礼堂里头塞满了五万多名在学学生、教师三千,毕业生五千名,就连半空之中也是塞满了各式各样会非或使用漂浮术的学生。

《名为黑店的工会》 第17章 森林的野兽 免费试读

啾…啾啾…

清晨十分,太阳缓缓从地平线升起,居住于地表的万物开始苏醒,小鸟们也在树上开始吱叫着。

我在帐篷里睡着,一直到洒进森林的阳光也开始透进帐篷为止,我深深懒腰,经过昨晚一天的折腾,昨夜我睡的特别的沉,彷彿好久没有睡的如此安稳过。

我看着帐篷内的屋顶沉默了一阵子,接着因为想到什么般猛然起身!

我竟然一觉到天亮!说好的轮流守夜呢?!是我睡的太沉她叫不起我吗?!糟糕…

我带着充满歉意的表情爬出帐篷,一想到娜娜昨晚一整夜都在外面,我的胃就不禁紧张的发疼,身为一个卡莱尔…身为一个男生竟然让女孩子就这么一整晚在头吹风…呜…

我望了望营地四周,发现娜娜正在昨晚的地方,低头不知道在埋头苦干些什么,手脚不曾停过。

‘那个…娜娜…’

‘………’娜娜没有回应,依旧在忙她的。

‘昨天晚上…真对不起!’我低头道着歉。

‘………’娜娜还是没有理我,手脚也没停下来的继续忙着。

‘娜娜?’担心她正对我生闷气而不理我,我悄悄的走进她的身边,此时娜娜突然转过头,当我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时,双腿便不争气的跪在了她的面前。

娜娜瞪大着眼睛,瞳孔微缩、闽着嘴,火热的眼神就好像要把人烧穿一样,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散发着阵阵压力,令我不禁就臣服于她的威压之下。

只见娜娜走了过来,她那股气势令我不敢乱动,完了、完了…又要被乎巴掌了!

我闭起眼睛等待着死亡降临,只是一秒钟、两秒钟过去,我的脸或身体依旧没有感到任何疼痛,睁开眼睛才发现娜娜又转身走了回去,手中多了一把螺丝起子,原来她只是来拿工具…

我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就这样孤单的看着娜娜在忙东忙西,昨晚坏掉的飞行器她似乎已经修好了,现在的正将它组装在她的背包上,或许她是想先修完东西后再解决我。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娜娜将最一颗螺丝锁上之后,按了一下背带上的一个红色按钮,喷射器上的机衣迅速展开,按第二下后用来储存魔力的动力炉开始发出了绿色的光芒。

动力炉是近代魔界发展的炼金技术,是一种复杂又昂贵的装置,将魔力储存在这个特殊改造的动力炉中,使用时可以将魔力转换成电力使用。

‘完成啰!’就在反覆试验了几次之后娜娜突然大喊了一声,吓的我身体不禁缩了一下。

‘哎呀?小七你怎么跪在这里?’娜娜转头看到我跪在地上,露出了疑惑的眼神问着,刚刚杀气腾腾的样子彷彿就像是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咦?你、你不是在生气吗?’我有些惊讶的问,难不成刚刚她完全没发现到我的存在?

‘欸?人家刚刚看起很凶吗?抱歉抱歉!那是人家太专注做事情了,家里的人都说人家专心起来的样子很恐怖,而且人家在作事的时候几乎都注意不到周遭的情况。’

娜娜搔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天啊!那我刚刚在这边跪半个小时不就…

‘没、没事…我只是突然想跪着而已…’我低头说着。

‘欸?小七真奇怪…’娜娜歪着头,然后又笑着。

‘那么小七既然起来了,就交给你守夜啰!’接着再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娜娜便整个倒在了地上。

‘喂!喂!娜娜你怎么了?!别吓我呀!’

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娜娜身边去,翻开她的身体才发现…她睡着了!而且还是睡到口水都流出来的那种!

‘呼嗯…’娜娜打着呼,脸上露出了十分幸福的笑容,她的疲惫似乎在完成修理工作后才一口气爆发,因此看起来就像是昏倒一样。

这也太扯了吧?!

‘喂!娜娜,不要随便躺在这里呀,你可以到我帐篷理睡呀。’我摇摇娜娜,发现她根本就摇不醒,我叹了口气,开始拖着她的上半身往帐篷移动。

如我料想的一样,原形本来就比我大上好几倍她实在很难拖动,不管是变身还是没变身,最基本的体重是不会改变的,因此我们就算变成飞鸟或鱼的幻化还是只能当陆地行走的动物。

‘真的好重…’我从后头抓着娜娜的衣服拖动着,我不敢抱住她,因为刚刚试着这样做时发现会不小心碰到她那两颗雄伟的东西…她虽然看起来傻归傻,身材却还是能让看的人流鼻血的那种。

结果没想到当我拉着娜娜的衣服拖动时却发生了更惨的事情,因为施力点错误的关系,在感觉到手中抓的衣服突然滑开,我低头一看,两道鼻血不禁从我的鼻子里喷出来。

‘哇啊!’我连忙松手捂着自己的鼻子,娜娜也因此又摔回了地上,更糟的是,因为刚刚的关系,她的那对柔软小白兔整个从内衣里滑出来露在外面。

‘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请原谅我!’我跪下来磕着头认错。

‘呼嗯…’娜娜依旧是没醒来,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尾巴舒服的在地上轻轻甩动着。

我赶紧看看四周,好险这附近还是没有其他人,要是给附近的人或娜娜醒来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呈现在我面前,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啊!

我红着脸,思索着眼前的问题看要怎么办,喔,不对!我赶紧把视线移向别处,要不然我的鼻血可能会停不下来。

最后,我下了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心,我灭却着心头火,心里一直催眠着自己不要想太多,伸出手来帮娜娜把那一对东西塞回去。

好软…真的好软…软到塞到一半我必须去处理一下下半身那不听话的东西,自我催眠根本就没有用!

我经历了这辈子最漫长的五分钟,终于将娜娜的衣服整理好并让她的头躺在昨晚营火搬过来坐的木头上,途中娜娜一次也没有因为我动她而醒来过,令人不禁怀疑她是不是故意装睡,不过这种时候我还真感谢她起不来的情况。

为了怕再发生刚刚事情,我不敢再想要把娜娜拖近帐篷,从帐篷里拿出了毛毯来到娜娜旁为她盖上。

我看着娜娜熟睡的脸庞发呆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她熟睡的样子有些可爱,有其是那半开的小嘴,可爱的令人真的想要亲一口。

就当我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山蚊子缓缓飞到娜娜的脸上,在娜娜的鼻尖上环绕着,就在我还来不及伸手为她赶走那只蚊子时,娜娜应该是感觉到有东西弄的她的脸痒痒的,反射性的一挥手。

碰!蚊子飞走了,而娜娜挥手时打到自己躺的那根木头,木头上留下了五根十分清楚的爪痕,同时也把我的幻想给吓醒了,差点忘了娜娜的力量很大,大到可能会无意间把我打死。

为了避免自己在胡思乱想,在娜娜醒来前我决定先去准备一下等等要出发的事情,我先施了个驱虫魔法在娜娜的周围,希望她好好睡觉,在起身离去的前一刻我却注意到娜娜的露出来的那只手掌。

手指头有好多伤痕,新旧不一的伤痕弄的娜娜的手十分粗糙,我看看一旁她做的飞行器,一个女孩子不管手再怎么灵巧做这些事难免都会弄伤手,有些心疼的我拿出平时用来保养自己的护手乳为娜娜抹上,并用医疗用的小绷带细心为她包扎着。

处理好之后,我决定在去森林里收集些柴火,准备用昨晚剩下的山猪肉做些肉干当早餐。

我并不担心独自把娜娜留在营地会怎么样,最危险的黑夜已经过去了,而且我相信没有什么野生动物打的过娜娜…

正当我独自一个人在森林收集柴火的时候,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早晨森林的雾气还有些浓,我小心翼翼的顺着腥味一探究竟,或许是别的参加者碰上了什么麻烦。

果然,在我顺着味道寻找时来到了一处空地,正看见有两个人站在那里,他们的周围有好几只躺下或还活着的野狼,我就觉得怎么早上会这么安静,原来是因为森林里的狼群都被他们吸引过去的缘故。

待我仔细看清楚他们的样子后我惊讶的认出其中一个人是当时在会场上用暴力胁迫其他人当上队长的那个煞气青年,令一个则是一位女孩子,从她的打扮以及手上拿着一根水晶法帐就知道她是一位魔法师,正躲在少年的背后样子看来很紧张。

他一动也不动的站在狼群中央,墨绿色的浏海下眼神依然淅沥的警戒着,看看那些死去的野狼身上的刀伤,估计应该是那名少年所为,但他的手上却没有拿任何东西!

野狼的毛皮是白色的,身形几乎与白雾环绕的森林融为一体,在浓雾之中盯着眼前的猎物准备伺机而动。

看到他们被狼群包围,我下意识的像腰间探去,糟糕!为了让娜娜安全点,我把我的刀放在了她的旁边,现在的我除了树枝什么都没有!

‘吼呼!’就当我想着该怎么办时,狼群的首领似乎发出了命令,这一瞬间同时有三只野狼朝少年冲去。

‘………’见到野狼冲了过来,少年不慌不忙的摆起架势,出拳揍向那群野狼,只可惜他的拳似乎没有砸中那群野狼,他出的两拳从狼的身旁擦过,就连第三只野狼冲过来时他的踢腿也只是轻轻擦过,有惊无险的闪开了野狼的攻击。

就在我以为那个少年是不是深度近视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野狼落到地面的瞬间,被少年擦过的部位竟然裂了开来,就像是被锋利的刀刃划过般整只狼被切成了两半。

我揉揉自己的眼睛,那一瞬间我根本没看见手无寸铁的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只见他在宰杀了三只狼之后直接往狼群的首领冲去,面对他抛下同伴直接往这里来所有的野狼都楞了楞,接着朝少年扑过去。

跟刚刚一样还没来得及看到他怎么出手,一只狼就被切成了好几段,狼的尸块与鲜血喷的到处都是,在这白色的浓雾之中增添了一股诡异的红色。

其他侥幸逃过死结的狼纷纷逃走,站在他身后的那个法师女孩才吱吱唔唔念出她第一个咒语。

‘火球术!’法师女孩招唤了一颗小小的火球,但飞向的目标却是那名少年,少年躲也不躲,伸出两只手朝火球一拍,晓小的火球瞪时散去。

‘你这个笨蛋在丢哪里呀!都打完了才放法术有屁用呀!’少年走向魔法师女孩,伸出手狠狠的给了女孩脑袋一记暴栗。

‘呜哇!好痛、好痛…对、对不起…’法师女孩道歉着,就当我以为危机解除跟着松一口气时,少年突然对着我的方向大吼。

‘谁躲在那里?!给我出来!’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