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安寒慕烨霖免费阅读目录 白安寒慕烨霖小说全文

白安寒慕烨霖免费阅读目录 白安寒慕烨霖小说全文

白安寒慕烨霖是著名作者一如既往经典小说中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一如既往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那么白安寒慕烨霖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提供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白安寒慕烨霖小说全文阅读。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小说讲述了白安寒响声中携带些讥讽,被白瑞德听出去,眉梢再度牢牢地皱着。“爹它是为了更好地您好,你知不知道那太子殿下……”白瑞德说到这,便沒有再次说下来,一甩袖子,选择离开,“日后倘若再与太子殿下有一定的往来,都需要向我报告。”

《重生后太子带我兴风作浪》 第5章 打断她的腿 免费试读

猛然听见这话,白安寒不是个傻子,自然能明白他的意思。

沉默了一瞬,白安寒道,“太子殿下莫要拿我开玩笑。”

重活一世,这事情怎么转变的这样快?她好像也看不透这男人的想法了。

加上前世有了慕宏康的前车之鉴,让白安寒对这种要求,没来由的抗拒。

“孤从不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慕烨霖嘴角始终挂着迷人的弧度,不得不说,光是论样貌,慕烨霖当真是甩了慕宏康八条街。

毕竟他的生母瑶贵妃,是名动天下的美人。

白安寒在男人绝色的容颜里,艰涩的摇了摇头,试探性开口道,“太子殿下,方才我在为你诊治的时候,知晓你体内的毒素似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这些年太子殿下应该也不好受,若是太子殿下信不过我,我可以拿出诚意,先为太子殿下拔出一部分浅显的毒素。”

“孤不需要。”慕烨霖浅浅摇头,道,“孤只想要一个太子妃,况且,这人放在身边,才最安心不是吗?”

只有放在自己触眼可及的地方,才可安心,才好护着。

后面的话慕烨霖自然是没有说出口。

白安寒却沉默了下去。

她以为慕烨霖是不相信自己,才这么说。

“我会让太子殿下看见我的诚意的,只是太子妃一事,恕我不能答应。”白安寒淡淡的说道,复而又去看向慕烨霖,问道,“我能冒昧的问一句,太子殿下为什么出现在那里?”

“孤只是出门溜达,碰巧遇见了你,顺手救了罢。”慕烨霖懒懒的回道,言语之间再敷衍不过。

白安寒有些无言。

出门溜达溜达到了那种偏远之地,还这么巧就遇见了碰到劫匪的她?

这话哄三岁孩子差不多。

只是慕烨霖不愿意说,她也就不再追问了。

“既如此,再次谢过太子殿下,现在天色已晚,我就先回去了。”

瞧着白安寒规避的态度,慕烨霖也不紧紧相逼,只淡淡的点了点头,让人送她回去。

白安寒出去之后,慕烨霖的黑眸逐渐低沉了下去,弥漫起点点偏执的爱意。

……

马车上,白安寒靠在车壁上,沉思不已。

怎么事情会变成了这样?明明前世自己与慕烨霖,可以说毫无交集,怎么现在好端端的,他让自己做他的太子妃?

一直到马车已经到了丞相府,白安寒还是没有想明白,索性也就不想了。

下了马车,她谢过东宫的人,转身进去了。

才进大厅,她就瞧见自己的好父亲怒气冲冲,还有一个娇媚的女子在一旁不断柔声安慰。

“老爷,你莫要着急,妾身相信,大小姐不是那样的人,外头的那些风言风语,定是讹传!大小姐怎么会是那等子水性杨花的人?被劫匪玷污?”

“等这个逆女回来,我定要打断她的腿!丢进了我丞相府的脸面!”白瑞德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

这话听得门外的白安寒冷笑连连。

她进门环顾了一圈,没有瞧见白巧柔回来,这月娘的消息还真是快,就知道她被劫匪玷污了?

月娘就是她母亲去世之后,白瑞德抬进来的姨娘,前世临死之前,她也知道了这正是白巧柔的亲生母亲。

前世的她满身伤痕的回来,还被白瑞德打断了腿。

想想可真是愚蠢又凄惨。

白安寒深吸一口气,抬脚进去。

看着她完好无损,衣冠整齐的进来,月娘惊愕了一瞬,但很快就变了脸色,装作十分着急的说道:“大小姐可算是回来了,你没事吧?”

看着她虚假的关心,白安寒一丝面子没给她留,道,“姨娘这话,是希望我出事?”

一句话噎的月娘无话可说,只得支支吾吾的道:“我没有……”

“有没有是另说,只是姨娘这消息也忒灵通了些,我却是遇见了劫匪,怎么到了姨娘口中与父亲说,就成了我水性杨花,被劫匪玷污了呢?”白安寒冷冷的说道。

白瑞德见她无事,没有像是月娘说的那般,也松了一口气。

毕竟丞相府嫡女落得这样轻贱,他面上也无光。

白瑞德素来爱面子。

只下一秒,白瑞德又变了脸色,质问道:“柔儿呢?你们遭遇劫匪,她怎的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白安寒心中嘲讽,他居然丝毫不关心自己遭遇了什么,而去关心白巧柔的安危,可真是她的好父亲呐。

她故作惊讶,道,“怎么?太子殿下没有将妹妹送回来?”

“太子殿下?”白瑞德眉心紧皱,这件事怎么又牵扯到了太子殿下?

白安寒在心里冷笑了两声,脸上表情却没有变化:“我与妹妹去玉兰寺上香,回来的路上,遭遇了劫匪,幸得太子殿下路过相救,只是女儿太过害怕,太子殿下便就让女儿先上马车,后面的事情女儿就不得而知了,怎么太子殿下未曾将妹妹送回来吗?”

闻言,白瑞德也沉默了下来。

半晌,他才问道:“那你是如何回来的?”

“自然是太子殿下送我回来的。”白安寒道。

背靠大树好乘凉。

先前在树林里,慕烨霖和白巧柔的话,她是听见了的。

既然是慕烨霖不让白巧柔上马车,白瑞德必然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慕烨霖喜怒无常,当今皇帝又极为偏爱于他,白瑞德自然是不敢得罪。

果然,白瑞德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瞪了白安寒一眼,道,“柔儿是你妹妹,你忘了你母亲的话了吗?让你好好照顾她,现在你倒好,自己回来了,把柔儿弄丢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白安寒的眼中迅速划过一丝恨意。

白瑞德真是好大的脸!

要不是她已经知晓了真相,恐怕还要傻傻的被蒙在鼓里,掏心掏肺的养那个野种!

“父亲这话着实不妥,是太子殿下让我先上马车的,殿下的话我怎敢不尊?父亲这话要是传出去了,还以为是不满太子殿下呢!”

不管怎么说,白安寒直接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让白瑞德气的发抖,却又反驳不了。

月娘在一旁看着,心底也不着急。

劫匪是白巧柔安排的,她不会出什么事情。

只是白安寒这***的态度,有些让人摸不透。

她正在思考着,白安寒突然将视线投向了她,冷声道,“姨娘,我与妹妹出事,你非但不让父亲派人去寻,怎么偏偏在这里嚼我的舌根?还说我被人玷污?这话要是落在旁人耳中,岂不是让人耻笑我丞相府?更何况妹妹和我一同遇袭,我被人玷污,妹妹又岂能幸免?姨娘你是何居心?”

说到这里,白安寒眯了眯眼睛,故意道:“莫不是姨娘自己没有孩子,就动了除去我与妹妹的心思?”

不就是歪曲事实么?可不光白巧柔和月娘会!

白安寒也是算准了,白瑞德此时因为娘亲对自己不喜,可还是疼着白巧柔的。

果然,白瑞德听了这话,脸色更加难看,对着外头道:“来人,去找二小姐!千万别声张!”

遇到劫匪这种事情,对女儿家的名声不好,他必然要藏着掖着。

白安寒眼底冷意横生,没有说话。

自从白瑞德将白巧柔带回来之后,就以丞相府二小姐的名头,养了下来。

身世也是如同对她说的那般,还平白博得了个仁慈的名声,亡妻好友的女儿,竟然也能视如己出!

“不用了,爹爹,我回来了。”

白瑞德话音才落,一个娇弱的声音就从外头传了进来。

白巧柔红着一双眼睛,被一个高大的男子搀扶着进门。

在触及那男子之后,白安寒藏在袖子里的手,蓦然收紧!

慕宏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