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伊裳楚乔洛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云伊裳楚乔洛免费阅读

云伊裳楚乔洛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云伊裳楚乔洛免费阅读

云伊裳楚乔洛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内容主要讲述重生后,俊美王爷是痴傻,云伊裳酒后却把王爷睡了……

《王爷的小娇妻》 第7章 闹剧一场 免费试读

大臣们低着头不敢看楚秦天的脸色,皇后也一脸鄙夷的神色,太子和五皇子低头喝酒事不关己,江墨冉神色淡定静观其变。那只肥猫倒是懒洋洋地继续打盹,无聊地看着这些人类。

云伊裳拿起桌上的糕点喂到楚乔洛嘴边,象征性地哄了哄把人安抚好了。

但是现场气氛一度陷入了尴尬之中,北欢茗像吃了苍蝇一样的脸色也让楚秦天脸色冷了下来……

这时候,云伊裳起身,微微行礼,主动说道:“既然欢茗公主刚刚质疑我配不上煜王,那不妨与我比试一番?”

“就你?”她语气不屑道。

云伊裳挑眉,反问:“公主怕了?”

“比就比!本公主会怕你吗?”

云伊裳微笑,看看,激将法总是那么奏效。

楚秦天是知道云伊裳自小便学过武,如此反倒缓解了刚才的气氛,于是吩咐两人在大殿门口比试,点到即止。

众人聚拢的地方转移到了大殿门口,两把剑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恐怕不止是北欢茗,连在坐的大臣都没想到云伊裳有这么好的身手,也难怪,毕竟云武明是武将出身。

两人打下来前面都基本不分胜负,但是毕竟北欢茗是马背上长大的,平时训练得也多,相比下来云伊裳体力没有她好,剑招到后面开始速度放缓,优势明显到了北欢茗这里。

云伊裳咬牙,心里懊恼自己平时偷懒也不加强锻炼,关键时刻打不过可如何是好。说是点到为止,北欢茗却早就看云伊裳不顺眼,尽量在找云伊裳招式里的漏洞。

“啊啊啊——”后面突然传来尖叫声,众人回头,看见宫女妃子乱做一团,竟然是皇后的猫发了疯一般四处乱串,并且抓伤了上前抓它的宫女。

“抓住它!快!不要伤了它!”皇后被贴身宫女围在中间,指着正在大殿内四处狂奔并且叫个不停的一团雪白,楚秦天皱眉,示意门口的大臣们过去帮忙。

这边北欢茗抓住机会,剑直直地往云伊裳小腹刺过去,却忽然被什么东西打中手背,手里的剑脱离掌握,下一秒就被剑尖指着脖子。

这猫抓好后,一看这边胜负已分。

云伊裳收回手,冲着北欢茗笑笑:“公主,你输了。”

北欢茗料定有人在暗中帮云伊裳,但她不敢说出来,她怕这个人是楚秦天的人,那么自己刚刚的行为必定是惹怒皇帝了,只得认输。

“娘子!这个好次……”事情解决了,歌舞继续,云伊裳坐回楚乔洛身边,吃着他递过来验证了好吃的点心。太子脸色不是很好地扫过云伊裳,连一向不理会其他事的五皇子也抬头多看了她几眼,没想到她弱不禁风的样子居然胜了。只有江墨冉看着埋头苦吃的傻王楚乔洛,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

白猫缩在皇后怀里,生无可恋地抱着自己刚刚被踩了一脚的尾巴……

只需片刻,仿佛刚刚的事儿对大家来说只是闹剧一场。

宴会结束后云伊裳叫楚乔洛去御花园等她,她自己则去找皇帝邀功,凭借着“厚颜无耻”换来了一个月后大婚的诏书。

心满意足地赶去与她家阿九分享喜悦,到没想到御花园出来楚乔洛还有那个晋王世子也在,两人身量差不多,随便往那里一站就是一道风景线。

云伊裳慢慢走近,就听到背对着她的江墨冉说“怎么?煜王不随我去看看?”

楚乔洛看见云伊裳来了,双眼一亮,不理江墨冉跑向他身后的人。

“娘子,你来啦!”

云伊裳看着江墨冉,浅笑道:“没想到世子认识阿九?”

江墨冉从容淡定地点头,丹凤眼微弯,嘴角勾起:“我和煜王……”

“不认识!”楚乔洛过去拉着云伊裳的手,抬头,冲着江墨冉欢乐一笑:“哥哥,你刚刚说的飘香楼有好吃的吗?有的话阿九就跟你去看看哦~”

飘香楼?

“飘香楼?好吃的?”江墨冉嘴角一抽。

“没有好吃的阿九可不去哦!”

江墨冉放弃抵抗,扭头一看,云伊裳脸上带着可怕的冷笑,看得人心里发毛,然后她冷冷道:“我以为世子相貌堂堂是个正经人,没想到骨子里是这样的,麻烦以后世子离我们阿九远点,不要带坏他。”

“我……”他丫的还需要他带坏?还不够坏呢?

云伊裳说完马上带着楚乔洛走,边走边嘱咐:“阿九,你以后里这种人面兽心的人远点!要吃的我明天给你做。”

“好!要吃桂花糕!”以后娘子也别看他别理他!“娘子,什么是人面兽心?”

“带你去飘香楼的都是人面兽心,你记住远离就行了。”

“好~”

听力极好的江墨冉:“……”

………………

“腾”地从床上坐起,适应了外面刺眼的光线好一会儿,云伊裳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做梦。

她双手捂脸,没脸见人了……

居然做春梦了,还对阿九霸王硬上弓!不过回忆一下梦里羞耻的内容……后面局势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反转?

陷入了好一阵的思考后,云伊裳柳眉渐渐皱起,抿着的双唇张开,眼里似乎透过满满的不可置信。

关于她心里的大胆猜测……

是真是假其实一试便知。

只要一想起梦里那张惊艳的脸散了往日的天真无邪后,带着穿透人心的狂狷邪肆俯视着她,云伊裳就全身一颤,仿佛立刻感受到被他压在床上的震撼。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虽然梦的内容让她脸上冒热气,但是越想越可疑,既然自己在梦里都找不到正确的“位置”,那第一次的时候自己到底是怎么强了阿九的?

而春梦的男主角,今日却意外的不在花园里折腾那些花花草草,没有跑到厨房去找吃的,也不在自己卧房睡觉,书房作为禁地也无人敢靠近,更不知道此刻傻王正坐在里面轻扣桌面,听着底下人的汇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