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翎江风年全文阅读 叶安翎江风年小说最新章节

叶安翎江风年全文阅读 叶安翎江风年小说最新章节

叶安翎江风年是著名作者迷糊小锦鲤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迷糊小锦鲤的代表做。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小神仙下凡,变成穷人家的锦鲤小媳妇。

《重生农家,锦鲤娇妻有点甜》 第二章 人界值得 免费试读

叶安翎回头就对上一张令人窒息的俊脸——好一个风神俊朗的美少年!虽穿着破烂但剑眉凤眼,五官精致。

这就是江风年?她人界的夫君?

这个颜值对于她太有吸引力了!鱼生除了修仙外,最大的爱好就是欣赏美男,突然就觉得人界值得一来!

何况此人虽满身噩运黑气,但黑气中却蕴含金光,只要克服过去,将来必定苦尽甘来,成为人上人。

人长得俊不说,将来还命途坦顺,元宏和他根本没法比好吗?

叶安翎一眼不错的盯着他。

江风年无视旁边的落汤鸡的新娘,看着旁边的叶朱氏:“众人皆知我们江家连蔻丹都买不起,叶家竟污蔑我们江家虐待新妇?你们最好拿出证据来,否则,我们江家要将你们告到县里,连骗婚之罪一并定了。”

叶朱氏一噎。

没想到他竟然能穷的这么理直气壮。

但说的又是事实!

自知理亏,她不敢再做声,只能恨叶安翎,气得上前一步,恨不得上前将她扒了皮。

江风年见状,上前一步将落汤小鸡揽在身后,护妻意图十分明显。

叶安翎心头一暖,顿时好感倍增。这男人靠谱,长得英俊不说,还能给人安全感!

村长也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立即出来和解:“好了,幸好没惹出人命,说到底也是自家的家事,不至于去见官。现在三家都在,你们自己商量着怎么个解决吧。”

元陈氏第一个发声:“叶安蓉这毒妇我元家不要,宏儿,休妻!”

“你敢!我蓉儿没犯七出之罪,你敢休妻,我就敢告到县太爷那儿去,看看我女儿重要,还是你儿子前途重要!”叶朱氏叫嚣。

“刁妇!我怎么就惹上你们家的衰神了!你们家安蓉未婚……”

“娘!娘!”元宏立刻拦住了母亲。他知道她想说叶安蓉未婚和自己私相授受,就是犯七出之罪。

可这私通的事情他也有份,若是被捅出去,行为有失德行连入仕资格也没了!

“哎!晦气!晦气!”元陈氏也反应了过来。为了儿子前程,她只能将这口气活活咽下去。

叶安翎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的,低头冷笑。

自作孽不可活。

在此刻开始,元家几人的周围就开始氤氲黑气了,相信不久后便会噩运缠身!

“江家呢?”村长问着。

江父扶着拐杖上前一步:“安翎已拜过江家祖宗,她自然是江家人,我们只认这么一个媳妇。”江父为了平息事端,立即一锤定音。

贫困家庭娶妻不易。要不是当年他救过叶家老爷子,只怕风年连妻子都娶不到,眼下有个就不错了。

“那关于换亲这一点,你们两家也没意见吧?”村长准备重新分婚籍。

“这个我们没意见!”

剩下两家都避之不及,一口答应。巴不得和倒霉的江家划清距离。

叶安翎挑眉。逼死了原主想这么轻易过关?她可不依。

“想让我嫁到江家,可以。除非元家和叶家拿出八十两银子补偿给我。”她表面委屈,心底却乐翻了天,有这么帅气又前途无量的夫君,她赚大发了好吗?

“你说什么?”叶朱氏皱眉。

“凭什么要我们给你银子?”元陈氏尖叫。

“我为什么错嫁到江家,你们俩家应该知道其中原由吧?再者,姐姐没能杀死我是我命大,但她到底动过手,我要点补偿很应该吧?如果你们不服,那我也要去县里面伸伸冤了!”

其实银子多少她不在意,她要的是元家对叶安蓉心生嫌隙。长久下去,元家那老太太对叶安蓉有的是磋磨。杀人诛心,这才是最狠的报复!

但这也是叶安蓉应得的报应,毕竟原主是真的因她而死!要笔大钱才挑得起事端,最低得八十两!

叶安翎话中有话,叶元两家怎么会听不懂?

“不可能!太多了!绝对不可能!”叶朱氏气的跳脚,“刚才明明都已经谈好了!你这分明就是敲诈!”

“就是!在这么个穷地方你想要八十两?简直是白日做梦!”元陈氏在此事上与叶朱氏空前统一。

“我说了,错嫁是错嫁,杀人是杀人,这是两码事!”叶安翎的身上依旧挂着湿嗒嗒的衣裳,仿佛不怕寒冷:“有个杀人犯的妻子,恐怕会影响仕途吧?而且……姐姐要是真因为闹大被休了,那可真嫁不出去了。”

她有理有据,惹得在场众人心中一阵发寒!

“可、可就算是!那我也没那么多钱!”叶朱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梗着脖子。

叶安翎皱眉,细细看其面相。虽没法力,却能看人气运。挑眉道:“你们两家不久前应该都有一笔进账吧?特别是叶家收了两次的聘礼。”

她目光如炬,被点破心事的元叶两家则是恨的牙根痒痒。

“事不宜迟,那就快去吧!”叶安翎咧开一个笑。

为了名声和前程,两家人只能咬牙照做,掏钱。

元陈氏一脸心疼的嘟哝:“那可是要去交给县里学堂的钱……”

叶安翎一把抢过掂量了下银子,警告看向叶元两家人:“夺夫害命之事到此完结,这笔钱我收下了,咱们各过各日子,不过,要是有人敢在背后污蔑我,那就别怪我将人证物证公诸于世,明白了没?”

没人回应她,叶朱氏甚至被气得直接晕了过去。

但这都与叶安翎无关,帮原主出完气,主动和江风年扶着瘸腿的江父走出村长家门。

“你不后悔么?”

江风年的声音传来,叶安翎直言不讳,“有什么可后悔?”

“我江家条件不比你叶家,而且……我霉运缠身,你应也听说过。”江风年略微停顿,但话语清冷,似乎在说别人的事。

“那又何妨?”她本身就是锦鲤,与她结缘,江家的好日子这不就到了?新媳妇刚进门就带来了八十两银子呢!这村里最富有的两户都被自己盘剥个干净。

可真走回村尾江家,亲眼江家破败的样子,叶安翎还是感叹一句,实在是太太太穷了!

就简简单单几间矮小漏风茅草屋,厚厚白雪几乎将屋顶压垮,寒风一吹,摇摇欲坠……马棚一样的简陋厨房只有新挖的几扎草根,唯一能看的只有几个粗面窝窝头,还是江风年新婚借来的。

屋内是宽敞,但只有两张桌子和两张破木板床,其它一无所有,连结婚的喜字都贴不起。难怪原主要退婚,这是真穷的叮当响啊。

如果她不是一条锦鲤,自带福气,恐怕也会夺门而逃吧?

幸好她被小妖扔下人界前虽没了术法,却保留了最基本的修炼术,只要积德行善,每行一件善事会获得一定的鲤运值,鲤运值越多,福气也会越多,后面会越来越顺。等有了一定的鲤运值,她还能重新修炼离开人界,一举两得。

现在,就当从头练起吧!

“公爹,您坐。”叶安翎没有人类那么敏感脆弱,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将江父安顿好,准备去做点东西吃。

但厨房除了草根就只有三个窝窝头,两夫妻、公爹加上外出采草根的婆婆,根本吃不饱。

身上倒是有八十两银子,但这笔钱相当于封口费,至少现在不能动。而且大冬天的食物本就缺乏,就算这笔钱能用,想买估计也难买到价格公道的粮食。

好在她刚为冤死的原主伸了不平,身上多了些鲤运值,不如上山去碰碰运气。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