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琰顾申小说叫什么 李云琰顾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李云琰顾申小说叫什么 李云琰顾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李云琰顾申是作者盐渍油梨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言小说。那么李云琰顾申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上一世,李云琰因挡道被清,家业被霸占,儿子被剜心,渣妹继母的伪善让她最终落得惨死的下场,重回十四岁,母亲被害当日。她发誓要将前世伤害她至亲之人一一踩在脚下,原本以为仍旧是孤苦一世,却意外的成为了外祖家的团宠。表哥:琰儿想要星星月亮都使得。外祖父:琰儿是最漂亮的小姑娘。外祖母:天下没有人配得上我家琰儿!就连前世记忆中从无接触的李家祖母都对她宠溺有加!李云琰纳闷,这是否极泰来了吗?而且还有个厚着脸皮的王爷跟在他身后!李云琰:说好只是盟友,现在你我之约已经达成,可以各自婚娶了。顾申:我以山河为聘,不当盟友,只想要举案齐眉。

《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 第六章 前世故人 免费试读

顾申短暂的惊讶过后,缓缓将袖箭收了回去,正视起李云琰来。

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就躲在葛氏的怀里,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娇气又金贵,顾申那时候就只有一个想法,这姑娘不是自己娶得起的。

她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那双眼里好像没有一点光,只剩下死水般的漠然。

“你我本有婚约,我娶你原是分内应当。只不过我很好奇,你会怎么帮我,又以什么要求我予你助力呢?”

顾申觉得有些荒谬得可笑,不出意外,他原本就是要娶李云琰的,但也只是娶回去放在家里。不过,这小姑娘是想借自己的手,得到些好处了?

李云琰一双眸子清凌凌地看着他,兀自一笑,“王爷,您要是这么说,我就不得不问问了。您背负着元璟二字,想必定然觉得,身有千斤担吧?难道,您就不想为自己的父王平了当年的冤屈?”

顾申瞳孔猛地一缩,心中疯狂地叫嚣起来。

她的这话,难道是知道当年的事!

手中的袖箭再次蠢蠢欲动——

“姑娘,您睡下了吗?”

就在此时,一道细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伴随着门吱呀的响声。

来人是李云琰的贴身侍婢,流光馆的一等丫鬟,乞巧。

顾申想要从窗口逃出去,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李云琰的眸子暗了暗,起身一把抓住顾申的手臂,把他向自己这边拽了过来,两人温热的气息有了一瞬间的交汇。

而没等顾申有什么旖旎心思,一瞬间就明白了李云琰的意思,直接躲进了李云琰身后那张酸枝木大床之上,借着床榻之上重重的帷幔,挡住了身形。

乞巧进入李云琰的卧房,只看到了帷幔轻轻摇晃。

“什么事?”李云琰平静地看着乞巧,将蜡烛点亮,屋内登时亮了起来。

乞巧错愕地看了李云琰一眼,似乎是有些不解她的冷淡,还有方才为什么不点灯:“姑娘还没睡下?”

李云琰掌着灯坐到了软榻上,丝毫没有因为屋内还藏着一个人而觉得心慌,反而愈加气定神闲地看着乞巧,“我在问你话,怎么你反倒问起我了?”

屏气凝神藏在人家床上的顾申忍不住撇了撇嘴,这丫头,遇事倒是冷静得很。

听她说着话,顾申感觉到鼻间萦绕着一股极清幽的冷香,似乎是某种香料,从李云琰的卧榻之上散发而出。

闻着那股香味,不知道怎么的,顾申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看看自己还踩着人家干净的褥子,顾申更加觉得脸热。

“不是的姑娘,奴婢只是担心姑娘,今天耽搁了那么久,已经这个时辰了,您还是早睡为好。”乞巧谄笑着,就要上前去掀李云琰的床铺。

感受到那丫鬟要靠近,顾申浑身都紧绷起来,左手摸向了小腿上藏着的匕首,准备那人靠近就一刀封喉。

然而下一刻,只听李云琰淡笑着道:“乞巧,你今儿没有安排丫鬟守夜,做什么去了?”

乞巧肉眼可见得慌了一下,目光闪烁着,有几分求饶的意味,“今儿,今儿是奴婢疏忽了,看您睡得香甜,以为不会醒来,所以没有让小丫头来守夜。”

“是吗?”李云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起身揪了一朵栀子花,放在鼻间轻轻嗅了一下,上头***的味道几乎没有了,已经散去,见乞巧的表情越来越紧张,李云琰将花扔在了地上,语气冷漠了不少,“让人把花都给我扔了,我去暖阁睡,乞巧,你现在去跪在院中,好好反省此事,作为一个大丫鬟,疏忽至此,实为不该。”

语罢,李云琰站起身,不紧不慢地出去了。

来到暖阁,李云琰放下灯,缓缓合了合眼。

她当然不是为着守夜这件事罚乞巧的,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顺便也能支开她,让顾申离开。

罚她的原因······

李云琰睁开眼,里头闪过一丝阴霾。

前世的时候,乞巧勾结沈氏和李云瑾,今天的栀子花,恐怕也少不了乞巧的手笔。

乞巧就是沈氏放在自己身边的一个眼线,后来她被顾昶和李云瑾迫害,乞巧顺理成章地踩了她一脚。

眼下这个人是不能留着了,但也得徐徐图之,否则处理了乞巧,恐怕沈氏还是会想别的办法,再塞一个人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窗外的微风吹进来,李云琰凝眸看向外面的夜色,靠近了床榻,低声道:“殿下。”

帘子被人缓缓撩开,顾申的面具在黑暗中也格外的亮眼,李云琰勾唇轻笑,“委屈殿下了。”

看着面前小姑娘这狡黠的笑容,顾申忍不住咬紧了后槽牙,从床上下来,声音低沉的道:“本王倒是不委屈,只是李大小姐所为实在不像一个大家小姐。”

“哦?”李云琰挑了挑眉,“难道要我大声喊有贼人在此,殿下才觉得满意,觉得我像大家小姐了?”

顾申轻哼了一声,他下意识的觉得,李云琰一定不会喊出声来。

“殿下,方才我的提议,您到底怎么想?”李云琰眉眼笑的弯弯,“这可是个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她的话让顾申简直不忍继续听下去,没忍住低声喝道:“什么买卖?你一个高门千金,怎么能说出如此市井之言来?”

看着顾申的反应,李云琰忍不住勾了勾嘴唇,眼底划过思量。

他一时不接受不要紧,反正她有的是办法,让他跟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殿下莫恼,我也不要求殿下一定要现在就答应,毕竟我与殿下也算是长大后头一次见面。”李云琰轻轻的笑,“殿下若是想好了,随时来找我就是。”

顾申瞥了她一眼,不发一言,半晌后翻身从窗子出去,消失在了月色之中。

收拾了被顾申踩过的床铺,李云琰宽衣上床,一夜未眠,天蒙蒙亮的时候,暖阁的门被轻轻推开,进来的是丫鬟春分。

李云琰正闭目养神,春分微微掀开一点帷幔,轻声道:“姑娘,到时辰起床了。”

睁开眼,李云琰坐起了身,见春分欲言又止,仿佛想说什么。

她没有理会,只是穿鞋来到了软榻边,向外望了一眼。

乞巧还跪在院子当中,面色已经发白,一张娇俏的面孔此时看起来无比的憔悴,整个人软软的跪坐在地上。

李云琰回首,看向春分,见她面色不忍,挑了挑眉:“想求情?”

她坐下身,只听春分犹豫道:“昨日我们几个都睡了过去,原都以为姑娘是不会醒来了,谁知道半夜出了那样一桩事,也不全是乞巧姐姐的错。”

春分这丫头,是葛氏陪嫁,严妈妈的姑娘,也是最忠心于她的。

李云琰永远都忘不了,前世的时候顾昶要送她去牢狱之中囚禁,春分抵死相求,最终被顾昶一怒之下扔了出去,活活打死在五皇子府门前。

过往的一幕幕涌上心头,李云琰眼底的阴霾也越发的重,她垂下眼,淡淡道:“不碍事,让她长个记性,谁让她是一等丫鬟,若不重罚她,以后怎么管理院内的小丫头?”

眼下,还不是将乞巧身份告知春分的时机。

春分愣了愣,没有多疑,一边招呼捧着水盆毛巾的小丫头过来给李云琰盥面洗漱,一边柔声道:“那姑娘快些洗漱用膳为好,今儿府里还有人来拜访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