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唐果谢觅小说 唐果谢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唐果谢觅小说 唐果谢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唐果谢觅是作者闪闪惹人爱dd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那么唐果谢觅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世人皆知唐侯有女,名为唐珺,聪慧过人。更有圣上做媒,许与谢国公之子谢觅,这谢觅一表人才,文武双全,人人都道两人是佳偶天成。可却鲜有人知,这媒原是圣上许给侯府的嫡长女唐果的。唐果十年颠沛流离。跟过戏班,住过道观,最后被一个厨娘收养,母女二人相互扶持开了一家酒楼——天香楼。传说天香楼的菜香飘十里,做菜的厨娘唐果可赛西施。

《病娇嫡女的打脸日常》 第十一章 免费试读

唐果并不接话,只是盛了一碗粥递到老夫人面前:“祖母,您还未用早膳,对身子不好,先趁热喝点粥吧。”

瞧着碗里粒粒分明,晶莹剔透的粥,老夫人眼底划过一抹讶异。

“这粥里肉是何物?我似乎未曾见过。”

老夫人舀了一勺,好奇发问。

唐果笑着解释:“祖母,这是皮皮虾的虾肉,与一般虾肉有些不同,但味道定然不差。”

“皮皮虾?”

这个古怪的名称,老夫人自然没有听过。

便是大夫人和唐珺也是不解,京城往来海鲜极多,却从未听过皮皮虾。

老夫人正要往嘴里送,就听得唐珺发话:“祖母,这皮皮虾会不会有问题?”

见老夫人停下动作,唐珺犹豫着看了唐果一眼,继续道:“我听闻……这皮皮虾似乎是父亲带回来的,后来是当垃圾扔了。”

“老夫人,这皮皮虾从未在京城出现过,您还是小心些。”大夫人劝了一句,又安慰唐果道,“果儿也不必难过,老夫人到底身子弱,若是吃了这东西出现意外,后果实在不好。”

王嬷嬷早先在厨房便见到了唐果捡虾的过程,如今面上也带着一抹担忧,老夫人如此疼爱大小姐,若是真的吃了这碗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三人神情被唐果瞧在眼底,也不觉得好笑。

毕竟,若非她前世吃过皮皮虾,怕是也如她们一般想法。

“我尝一些,不碍事。”

听着这些话,老夫人面色不动,这是果儿的一番心意,她不能让果儿失望。

唐果下意识听出了老夫人话里维护自己的意思,心头一暖,有些酸涩,前世今生,祖母一直都如此疼爱自己,可她却悔悟太晚!

“祖母,这皮皮虾是沿海一带的特产,果儿也是恰好又一次从旁人手中得了此物,才知道有皮皮虾的存在。您大可放心,皮皮虾并无毒性,反倒是上乘的鲜美之物。”

老夫人自然是相信唐果的话,当下就着勺子吃了一口。

入口鲜美,滋味浓厚,不输旁的海鲜。

更重要的是,毫无腥味,更衬得白粥的清香。

老夫人面色微怔。

那副样子反倒让大夫人起了误会。

“老夫人您没事吧?王嬷嬷,还不快去请太医!”大夫人焦急上前,一边吩咐着。

王嬷嬷刚想动身,就被老夫人喊住了。

“不用。”老夫人露出一丝喟叹,没去瞧大夫人脸上尴尬的神情,“这皮皮虾确实鲜美,也让白粥增添了滋味。”

“果儿的手艺,当真不错。”

说罢,老夫人又舀了一勺,细细品尝起来。

“怎么可……”唐珺声音一尖,又慌忙压了下去。

她若是当场质疑老夫人,岂不是中了唐果的计。

盯着那白粥,唐珺压下不满,估计是祖母不想唐果伤心,才会说这话的。

大夫人也是同样的想法,但眉头还是微微皱起,老夫人对唐果当真如此上心,那她那些谋划只能徐徐图之了。

想到此,大夫人开口道:“老夫人,儿媳还要准备晚上的家宴,便不打扰您了。”

“慢着。”

老夫人放下手中的玉勺,身侧王嬷嬷接过她手里的碗,将之放到了桌上。

“老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大夫人面不改色,语气温顺。

“郡主一事,我不再追究,也希望日后不会再发生。”老夫人顿了一顿,话语犀利起来,“但满碧的事情,我还是要仔细说道。”

满碧的事情,张嬷嬷早先便告知了大夫人,因此她也有所准备,并没有被吓到。

更何况,满碧偷盗一事,说起来也只是满碧一个人的行为,便是责怪她这个当家主母,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只是想着满碧的事情,大夫人心里还是升起一丝不安,她目光探究,落在唐果身上。

她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奇怪,可唐果一个乡下丫头,又怎么能想出这样的手段?

也许真的只是巧合。

大夫人收回思绪,回道:“满碧的事情,儿媳也听说了,没想到往日里看着乖巧懂事,竟然做出偷窃主子东西的事情,着实该罚!”

“满碧可是从你院子里选出来的。”

老夫人语气淡淡,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压迫。

大夫人重重叹了口气,很是懊恼:“也是儿媳思考不周,好在果儿没有出事,否则儿媳怎么对得起过世的姐姐。”

听她提起母亲,唐果眼底划过浓重的哀伤,母亲为了找她而身染重病去世,便是当年走丢不是她的过错,她也悔恨不已。

若是她没有走丢,母亲又怎会早早逝世。

“也是果儿聪慧。既然这件事是你思考不周,那满碧就由你来处置,也好给婉娘和果儿一个交代。”

老夫人轻拍了下唐果的手,带着安慰。

大夫人低低应下,眼底满是恼意,她为侯府尽心尽力这么多年,可在老夫人眼里,还是比不上楚文婉!

便是称呼也亲疏有别。

她怎么能甘心!

“没什么别的事,你们就回去吧。”

老夫人摆摆手,便是赶大夫人和唐珺离开。

出了老夫人屋子,唐珺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老夫人面容柔和,可那是对着唐果的。

即便她被誉为才女,也从未见在老夫人脸上露出那样的笑容。

唐果何德何能!

“母亲,我们……”

“回去再说。”

大夫人严厉地看了唐珺一眼,脚步匆忙几分。

一路回到院子,门刚关上,唐珺当下就不满道:“母亲,祖母对唐果未免太好了!还为了她,几次责备你!”

“珺儿,你失礼了。”

大夫人语气平淡,不为所动。

见她这般,唐珺也慢慢冷静下来,低声道:“母亲,是珺儿失了分寸。”

“珺儿,这侯府的主人到底不是老夫人,她对唐果再好,也左右不了侯爷的想法。”

见唐珺冷静下来,大夫人的语气也柔和几分。

她心里又何曾不恼,她的女儿样样出众,却始终不得老夫人肯定。

只因为她是个继室,她的女儿就比不过唐果!

“对,父亲!还有父亲!”

被大夫人提醒,唐珺也反应过来,面上扬起笑意。

刚一得知唐果下落时,唐侯也曾欣喜过,可不消片刻,唐果事迹传来,唐侯就翻了脸。

在他看来,乡野长大的唐果,已经失了当他女儿的资格。

“母亲,那婚事,父亲是不是也能……”

唐珺期期艾艾看着大夫人。

大夫人眉心微蹙,摇头道:“这婚事你不可在你父亲面前提起,到底是圣上亲喻,便是你父亲也没有资格违抗。”

“可是……”

唐珺有些焦急,一旦唐果嫡长女的身份坐实,跟谢觅的婚事,她只能拱手相让了。

“为今之计,只能让唐果犯错,错误越大,便是老夫人也兜不住对的时候,这婚事才真正能属于你。”

大夫人神情冷了下来,眼里簇满了寒意。

不论为了什么,她都不会让唐果如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