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明雷宇小说免费试读 陈思明雷宇第六章

陈思明雷宇小说免费试读 陈思明雷宇第六章

陈思明雷宇是作者雷宇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陈思明雷宇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科幻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轰!一辆雷达干扰车被数十挺机枪扫射得千疮百孔之后,终于忍受不住严重的损伤,整台车体化作一团烈焰,炙热的白光伴随着毁灭性爆炸,带起碎片往四方激射。掩护起来的士兵即使隔着障碍物,仍能感受到那惊人的威力,虽然二十多人依旧面无表情,同时如往常般默不作声,不过任谁都知道──胜券已然在握。这台对手的重要单位被毁,已经为敌人敲起了丧钟。

《超拟真》 第六章 海上风云 免费试读

赤魔堡,血龙堂大厅里,赤魔舰队提督──血龙正对几天来收到的情报作一个整理。

不知道是走了什么霉运,数十年辉煌战史从没有比现在凄惨过,一件消息比一件消息还糟糕。

首先,跟在身边七年的亲卫队长,竟是个想杀死自己的一级武斗家。

须知以‘武斗联合’庞大组织所评定的一级武斗家,从来就只有神秘莫测四字可形容,一直以来,被传说的好似有移山倒海之能,以赤魔舰队这样庞大规模,一个月所支出的薪资,也不过与人家在总部‘修罗竞技场’比赛的三张黄牛票同价值,自己拿什么跟人家打?

谣传也不算是夸大失实,撇开本身是个五十二级的强者不说,在身旁有四名不弱于己的同门师兄弟护卫下,还差点被得了手,最后还让她杀掉超过一半的得力手下后,从从容容地遁去。

她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这可说是大和盟第一人的实力谁又不恐惧?

再者,被杀的七零八落的五百亲卫团可不是什么乌合之众。

陆地上不说,要是在海上的话,让这五百人操纵旗舰‘赤魔号’,对抗其余十多万人三百多艘船,成败不过是五五之数。

这号称世上最强大的海上战力,讽刺地被创造出来的功臣──雾隐初和一个是男是女也不知道的人彻底摧毁,连带赔上白飞羽以及实力也不弱的一千五百人。

逃回来的数百人里,没有一个不是成天做恶梦的,甚至有几个要包尿布才能过生活,在这些人的眼中,血龙看到的除了崩溃及恐惧外,剩下来的就是对人力不可抗衡的觉悟,再没有令自己满意的嗜血、贪婪,他们基本上算完蛋了,使目前的实力减少不只三成。对以战争为生活、杀人比吃饭还平常的他们来说,这是多么严重的损失。

最后,白飞羽被杀的消息深深打击着血龙,更是深深打击着整个赤魔舰队。

身为首席幕僚的他,在赤魔舰队创立之初就跟在自己身边,十数年来因为他的规划、筹谋才有今天无敌海上的规模,与其说是手下第一智囊,倒不如说是合伙人来的贴切,事情无论大小都在与他商量过才决定,说没有白飞羽就没有赤魔舰队也不为过。那像现在,空有十多万大军,却得一个人绞尽脑汁,为小命如何保存而烦恼。

想到这儿,血龙不由一阵郁闷,站起身来在宽阔的大堂来回踱步。

挺着魁武的胸膛,沈静的表情与平时表现出的暴躁个性不同,让人禁不住怀疑,会不会胆大心细才是他真正的性格?毕竟一个沈不住气的人,是无法成为一个十多万大军的将领,可见他收敛的功夫也是高竿。

‘师兄,大事不好了。’

四个穿着高级将领服饰的男子,前后脚闯进血龙堂,为首的高个子急切对血龙道:‘有人……。’

血龙与这四个师兄弟的排行,分别是岛津纲成、宫本龙一(血龙本名)、一之宫正夫、龙造寺宗道、龙造寺宗明,在血龙卓越的领导能力被前任大将军看中,使其领导赤魔舰队至今,这四个师兄弟便一直跟随自己。

血龙挥了挥手打断道:‘又不是船沈了会有什么大事?正夫你给我慢慢说。’

这是他们这类以海为家的人口头禅。

的确,在海上的话是没有什么比船只沈没了还重要。更何况这四人恰好是血龙的近身护卫,也是同门师兄弟,拥有不用通报就能进入血龙堂的权力,要是连平常八风吹不动的他们都失了分寸,那事情想必真的很严重,血龙必须有一些话来安抚他们。

谁知一之宫正夫依旧急迫道:‘师兄说的没错,可是船真的沈了……。’

一旁看不下去年纪较大的矮个子缓缓道:‘这么慌张做什么?着急又不能解决问题,你这个性什么时候才可以改?’

接着对血龙详细道:‘有人趁我们把主力集中在赤魔堡,对停泊在圣石港其中八艘主力舰军火库下手,八艘主力舰当场沈没,还波及到了十多艘次级战舰。要不是当时留守的人反应快,只怕灾情还会更惨重。龙一师弟,你现在应该要有更进一步的行动了。’

血龙虽然默不作声,但脸色却比生吞了十颗生鸡蛋还难看,在连续受到严重的打击下,换做是其他人都早已崩溃,要不是长年征战经历练就的坚毅性格,只怕现在已不能拿主意。

深吸一口气沈声道:‘那依照纲成师兄所说,没有人看清楚谁做的吗?’

其实不用说大家也明白,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有能力做到这样的事情只会有一个人。但血龙必须用这句话,来作为讨论接下来行动方针的开场白,以闲聊方式来订定对策,一直是他统御部下的方式。

果然,一直不作声的另外两人其中一人道:‘虽因专注防守赤魔堡,而抽空了船上大部分的人,但每艘主力舰也留守超过一百兵力。’

‘这种情况下,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侵入军火库且连续八艘,若不是相助雾隐初的神秘客就是雾隐初本人,除了他们,我想不到有谁能那么神通广大,能知道这极机密、连幽羽楼都渗透不了的中继港。’

幽羽楼乃大和盟死敌‘炎黄帝国’的最高情报单位,身为对头的头号大将,没理由不清楚这些事,可见小初口中的‘极隐密港口’不是随便说说的。

另外一人也接着道:‘宗道说的对,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把伤害减到最小,敌人是谁倒也不是那么急于查明……。’

顿了顿又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忠心耿耿的雾隐队长会做出这种事,我们是哪一点薄待她了?会不会是……嘿!会不会是……。’

说到一半,似乎是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而不敢继续下去。

血龙苦笑道:‘宗明是想说,会不会是幕府大将军遣她来对付我的呢?放胆说没关系,这也早就不是秘密了。’

‘哼!我宫本龙一所作所为,哪一件事不是为了大和盟着想?大将军先前对我询问中继站的所在地跟数量时,我虽然一直以“军情为先,君命有所不受”来推搪,但谁都明白大将军早就起疑了。可是他却没想过,要是一不小心让幽羽楼那些臭娘们儿知道,我拿什么来跟炎黄帝国硬憾?难不成大将军还以为船只可以一路从大和开到战场,不用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吗?’

‘不过这也不太可能。’

血龙平复了一下情绪道:‘毕竟我们的冲突尚未白热化,他是不会用这种人尽皆知的方法来取我的性命,这样会对他往后统领大和盟海军造成不良的影响,虽然大将军一向被周围的小人所蒙蔽,但他不会没想到这一点。’

血龙深思道:‘我向来因为和炎黄帝国长期敌对的关系,所以手段未免残酷了一点,来强逼炎黄帝国取消禁海令。所以比较有可能的是,雾隐初是我众多仇家之一混进赤魔舰队的,也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将之当作一般的江湖仇杀便行,不用多想。’

血龙这大和盟名将的确是名不虚传,虽然没有白飞羽在身边,但事实也推算出个十成十。

(禁海令是炎黄帝国对大和盟一向的钳制,其前因后果故事容后会提到。不过大致上是炎黄帝国禁止对大和盟的通商、通航,而大和盟则成立海军来劫掠炎黄帝国的商货船来反击,这已持续了数百年。)

‘不过雾隐队长……不,雾隐初的功力实在惊人,我们四人联手也才勉强挡的住她的全力进攻,不愧是武联仅有的七名一级武斗家之一,师兄认为该如何应对……。’不知为何宗明迟疑地问道。

血龙深深望入宗明的眼中,严肃地道:‘我知道你一向就欣赏雾隐队长,但是别忘了她现在是大和盟的敌人,从她隐藏自己真正的实力开始,就已经背叛了赤魔舰队,更不要说在八天前杀了我们十多个得力干部、三天前杀了飞羽军师、现在又炸了八艘主力舰,这有多严重你应该明白,不要让我再说废话,下次见到她时只要有机会一定要尽力搏杀,以安慰所有人的在天之灵。’

被训的心慌慌的宗明喜道:‘下次?师兄是说……。’

血龙苦笑道:‘现在要如何将她挖出来?就让她多活一些时候好了。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准备万全,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除掉这祸害,就算无法除掉她也要将她永远困在这小岛,不能让她对我们的千秋大业造成破坏。’

‘宗明,传我号令!三小时之后全员撤离圣石岛,四小时之后所有船舰出发,岛上的物资带不走的全部毁掉,只能快不能慢,另外从各主力舰调二十五个身手高明、忠诚又没有问题的人,替代原先的亲卫团。明白吗?’

在没有准备下,实在没把握对付传说中的一级武斗家,并不是说身经百战的血龙就这样怕了小初。虽然临急就章的近卫团,在配合及素质方面上都有问题,但是聊胜于无。

待宗明接令而去之后,血龙对着宗道、正太说道:‘你们二人平时跟宗明最好,帮我稳住他一下,千万不要让他做傻事,去吧!他一个人肯定做不来。’

‘有什么事?’

血龙唯一的师兄纲成在他支开三人后问道。平时血龙最信任的也是他,甚至于白飞羽也比不上。不仅仅是他唯一的师兄,沈稳的态度以及比自己还高强的武功更是血龙倚仗他的地方,在这么多手下中也是最了解血龙的,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也是靠他来处理最为安心。

血龙站了起来客气地问道:‘师兄,上次拜托您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没有什么问题吧,还是师兄需要什么支援尽管开口。’

虽然在人前的态度是一个样儿,但私下对这从小照顾自己到大的师兄还是不敢怠慢。

‘小事一件而已。***那边已经打理好了,将军、关白、太政大臣那儿也安插了一些我们的人,师兄办事还有不放心的?你上次交代的魔法部队这次也随船带过来了,分别安排在各船的水手群之中,除了你我之外保证没有人知道。’纲成笑着说道。

‘这当然不是在怀疑师兄,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血龙亦笑着道:‘不过那批魔法师对于我们这种海上生活真的能适应吗?听说他们不是大部分都娇生惯养?不要被我们操的发挥不出实力就好了。’

原来血龙有感于一成不变的海战,特地在魔法王国‘梵天神教’里物色了一批魔法师来加以磨练,就算无法达成强化舰队战力的目的,也要让自己的近卫团更加完备,以防范类似小初这种情况的发生。虽然不幸被自己预料到了,而且对手还是这么强悍,但这些人放在身边总是比较安心。

纲成以肯定的语气道:‘魔法师所要求的条件,除了比一般人强大的精神力以及记忆力,另外就是过人的耐力,否则怎么应付魔力反噬己身的情况?这批人都适应得不错,应该能成为你的一大臂助。’

‘嗯!这就麻烦师兄了。’

血龙点点头道:‘我想让这批人马上加入近卫团,师兄认为有没有什么问题?’

并不是血龙认为小初及雷宇真的能偷到船上来,但凡事无一遗漏,正是自己百战百胜的原因之一。

‘好吧!这样也比较保险。’

纲成也认同道:‘不过回去的话你有什么打算?推荐雾隐初加入舰队的雾隐流,这次肯定推卸不了责任,我想他们也保不住幕府首席教座的地位了。你有没有什么好计画?’

‘哼!要不是看在雾隐初的分上,我早就把雾隐流连根拔起了,哪里还轮的到他们联合“神风”、“樱花”处处与我们作对。这次刚好借这个机会让他们一蹶不起,就算不能成功也要降低整个幕府的威信,以消我心头这股恶气。’

‘师兄你放心,这件事我有把握做到最完美。’血龙阴恻恻地笑道。

‘神风’和‘樱花’是大和盟中,与赤魔舰队齐名的另外两支舰队,虽然实力上是不能比较,但这两支舰队的提督却都是不能小看的角色,要不是自己崛起的早,早就被这两舰队打压到底了。

配合首席教座雾隐流,这股盟内的反对力量确实是芒刺在背。其实要不是因为雾隐流的关系,以小初的表现出的能力,是不可能只当个近卫团头头的。

‘说到把握机会的确是没人比得上你,那我也放心了,这次提前预祝你成功。’

纲成离去后,血龙站在赤魔堡上,居高临下望着因自己命令,而忙得有如热锅上蚂蚁的手下们,心中不由然地产生一股满足感,要让十数万大军全部出发,以短短四个小时来说确实是急了点儿,但是没有人可以明白他内心的想法。

发出些许不合理的命令,让手下的人拼了命也要完成,也是锻炼部属能力的一种方式。

在纪律森严的赤魔舰队里,违反命令可是犯了天条,没有人可以质疑血龙说出来的话,说要完成就是要完成,不过怎么个完成法又不偷工减料被人发觉,这就要凭真功夫了。

感受着这种位居人极感觉,想像回到国内后权力遽增的甜美结果,似乎是一点也不介意由小初所带来的严重损失,看着即将抛弃的据点,血龙愉悦地狂笑起来,状似极为欢畅。

海上第一日,赤魔舰队旗舰──赤魔号中。

一不小心混进魔法师部队的雷宇一时之间头大如斗。

因为他的长相在潜入的船上没有人熟悉,偏偏跟魔法师部队一样都是生面孔,恰巧魔法师也都是个孤僻个性,刚好也是从‘梵天神教’各地所挑选出来,互不熟悉。名义上是集中训练一阵子,但原本就是水手的赤魔舰队,能教魔法师什么东西?

就这样,原本要趁血龙的近卫团大失血的时候,看可不可以被挑选上,毕竟自己的实力也是不弱(只有雷宇认为),谁知被快一步的纲成‘集中部队’,也是上了旗舰没错,可是接下来就完蛋大吉。

连魔法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要怎样地混入魔法部队?所以就有了类似以下的对话:

‘老兄,挡根来试试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纸卷烟,但看到隔壁的正准备吞云吐雾,原本就是个小烟虫的雷宇忍不住跟一旁的魔法师‘同伴’套套交情。

‘嗯,抽这种烟的人不多,你会抽吗?’

身旁的魔法师掏出纸盒装的香菸,再取了一根递给雷宇道:‘省着点,我从神教出来之后只带了几包,抽完就没了。又不知到什么时候可以放假……。’

‘放心!我保证很快我们就可以放假。’

把老板挂了要放多久都可以。雷宇叼着烟笑道:‘借个火吧!我的放在另一件衣服了。’

‘借火?你要火做什么?’

接着身边的魔法师不理目瞪口呆的雷宇,伸出食指尖冒出了一点火花,神乎其技地将嘴上香烟点燃,疑惑的问道:‘连一个小小的火焰魔法都不会吗?那你学的是什么?’

‘呃……我学的是其他的啦!这种火……火焰魔法我不会用。’接近要露出马脚的雷宇,紧张地干笑道。

天哪!怎么有这种事,这不是摆明整人吗?

‘就算学的是相克的水系魔法,没理由这种小玩意儿也不会啊!你的魔法是谁教的?’疑惑虽疑惑,但依然帮雷宇将烟点燃,旁边这位同伴契而不舍地问道,似乎起了好奇心。

‘我……我学的是“体”系魔法啦!也就是跟战斗的时候,会感觉人家的动作变的比较慢,而速度以及力量也会提升不少,观察力也会提升许多……。’

雷宇在没有办法之下,将狂心的状态拿出来胡诌一番,听的一旁的人一愣一愣的。

‘听起来很像是“神眼术”、“加速术”、“热血能量”以及“力之提升”的综合辅助魔法,那你不就根本是个武者吗?怎么会入选这魔法师选拔的。’

‘谁叫我那么厉害。我这家传魔法叫做“狂心”,一使出来的时候连岛津老师都有一拼之力,他不选我要选谁?’岛津老师是魔法师部队对纲成的称呼。

反正除死无大害,雷宇更是扯的天花乱坠,说谎又不用本钱,且也没人敢去找纲成查证,何乐而不为?

‘家传魔法能练成这样,想必你也不弱嘛!要不要过个招看看?我叫做达司特,二十级火系魔法师。’身边的魔法师兴致盎然地道。

雷宇吐着烟圈,庆幸好不容易过关,作好友状对达司特道:‘不用啦!自己人何必动手动脚,那多难看?又伤感情。我叫雷宇,十九级魔法战士,很高兴认识你,达司特。’

虽然等级掰的少人家一点,不过‘魔法战士’听起来倒是蛮威风的,雷宇也挺满意这种介绍方式,不过也算好运,因为在这世界里根本没有魔法战士这职业,但遇到了同样孤陋寡闻的小魔法师刚好惊险过关,让人一头雾水却也不会起疑。

就在两人悠悠哉哉地在甲板上吞云吐雾时,整艘旗舰突然地震动了一下,让位于甲板上的所有人惊动了一会儿。阵阵气劲交击的声音从主船舱方向不断传了过来,夹杂着各种惨叫的声音,令人发现到事情的不对劲。

就在这时,代替小初担任近卫团头领的岛津纲成冲出了船舱,对位于甲板上的魔法师部队吼道:‘提督遭袭,所有魔法师部队速往主船舱支援,违令者斩。’

接着催促着所有人之后,自己又跑了回去。毕竟多一分力量就是多一分胜算,在遇到小初这种高手时,是没有人敢怠慢的。

达司特楞了一下,对身旁的雷宇道:‘快,我们的任务来了。快赶过去吧!’

说着说着一拉雷宇就想跑,却发现另一件不对劲的事。

小初终于行动了,而且这次血龙可是有了万全准备,不仅四大护卫全数跟在身旁,还不知道从那儿弄来一批魔法师,摆明对任何刺客都有着强大的防御能力。

不过也只能怪自己,是自己要小初在潜入第一天就动手,以免夜长梦多,却想不到血龙准备这么充分,连小初也不能在第一时间逃出来。

若她能完全牵制所有人的话,那岛津纲成是不可能有空闲出来集合这些轮班休息的人。想到这儿,不禁为小初担心,希望不要有任何意外发生,不然自己知自家事,这辈子是别想有一天心安。

就在达司特发现雷宇脸色的异状时,雷宇轻轻地对达司特问道:‘你在魔法师部队里有没有什么好朋友?据实回答我。’

想不到雷宇问的是这种无关痛痒的事,达司特对雷宇苦笑道:‘除了你我还没来得及去认识其他人,不过要是不马上赶过去,等到刺客被擒下时,就算天王老子都是我们的朋友也没用,赤魔舰队的军纪可不是说笑的。’

‘嗯!这就方便多了,待会儿你不要下去,在这里呆着就好,我敢保证没人有机会对你判军法的。’

接着雷宇似乎变了个人,以他为中心方圆一公尺内,突然冒出有若实质的杀气,令达司特心中一寒后,对他微笑道:‘我是说真的,等会儿千万别下去,不然捅错人就不好意思了。’

说罢,达司特的眼睛一花,雷宇就这样消失在他的视线中,而最后留在他脑海里的,只有他临别时,梵天神教典籍中所形容的恶魔笑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