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的北宋生活结局在线阅读 木子顾良完整版免费小说

木子的北宋生活结局在线阅读 木子顾良完整版免费小说

经典美文《木子的北宋生活》由著名作者凡秀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木子顾良,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笔者用尽量轻松诙谐的文笔,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古代的故事,尽量逻辑合理一些,努力不落俗套,大家可以看看试试

《木子的北宋生活》 第12章巴哥 免费试读

默默看着蚂蚁搬家一样往大营里背柴的盛况,就觉得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话真对。从勉强能烧到今天,大营里的蠢货们就拼命往回背柴火,一个个是真怕了。

孙狗子凑过来说道:“木哥,老许那边还有七八个,都能爬起来走了”,木子点点头。

近百人抬过去就死了三个,老许医术不错,据说师傅更了不起,不过老许自己说没脸提师傅名讳。

特殊时期的命令只维持了不到三天就作废了,只维持到木柴勉强能烧的时候。

孙狗子小声说道:“木哥,其实大伙儿都知道这回是你的命令,大伙儿都托我给你带好”。木子眉头一皱:“别胡说!这可不能乱说,大帅知道了面上不好看”。

孙狗子嘿嘿一笑道:“这可不是咱们乱说的,是秀才说出去的”。

木子拍了他一巴掌道:“不管谁说的,咱们不能说”,停了一下又问道:“外面路怎么样了?”孙狗子答道:“估摸着至少还要两三天才成”。

木子现在无比怀念水泥路柏油路。哪像现在,一场雨七八天了还不能走车。

顾良自己主动对清清坦白了身份,最近几天和清清的姐妹之情发展迅速,木子大概能明白他的心意,顾良明显把自己的玩笑话当真了,正在努力向未来木府后院总管的位置发展。

不明真相的高进不止一次暗示他,顾良跟清清太亲密了,这事没法解释,木子只能含糊过去。

木子升官了,因为鱼做得好,第二天裁判哥送来了大帅的军令,木子升为都头,因为现在没有缺额,所以木都头现在只拿钱不干活,手下还是领着九个骑兵。

木都头专门打听了下,入军的时候他定的是上等禁军,按规定是每月一贯铜钱,因为这次给的是双饷所以是两贯,什将每月多二百文,现在升了都头,木子往后每个月能领铜钱近四贯,理论上能抵四两银子。

虽然现在木都头有三十五两雪花银子的身家,但对这四贯钱还是很看重的,这意味着等回到东京后木都头大概能一次性领到十七八贯铜钱,这些铜钱足够把他压个半死了。

木子暗暗琢磨,有空得向四哥打听一下十七八贯铜钱加三十五两银子的购买力,看看能买到什么,自己现在对这东西毫无概念,这严重影响到以后挣一万两银子给清清铺床的计划啊。

崔三娘来了,看着木子有点哭笑不得。躺在草帘子上架着二郎腿,这就是木子的姿势。

“哟,木都头升了官就不认识故人了?”崔三娘故意走到木子脑袋旁边才开口。

木子歪眼看着哼道:“离得太近,看不清是谁”。

这个角度看上去崔三娘的身体更加惊心动魄,木子竟然没看到脸,有的人不看脸也能认出来。

襦裙里面竟然还穿了裤子,这安全裤也太长了,都到脚脖子了,木子暗暗腹诽。

三娘何许人也,一看这小子眼神就知道怎么回事,抬脚轻踢了一下木子肩膀:“小心长鸡眼,快起来干活儿了”。

被人揭穿了,有点尴尬,木子爬起来才看到三娘手里拎了一条鱼,不大,三斤左右。

鱼递给木子,三娘笑道:“大帅对你做的鱼汤念念不忘,正好今天下边人捉了一条,我左右也没事就自告奋勇来了”。

木子扎上围裙开始收拾鱼“有人没有?出来一个生火”,平时乱糟糟的营地里竟然没人在。

这才想起禁军们去遛马了,战马关了这些天必须要活动活动,走的时候喊了些杂役跟着,打算刷洗一下。

顾良和清清也去遛马了,大青马作为军中一霸竟然对清清服服帖帖的,曾惊爆一地眼球,所有人都搞不懂是为什么,只能归咎于玄幻中的理由了。

木子不知道的是猴子正蹑手蹑脚的带着剩下的杂役越走越远。

做下人的要有眼力价儿,该出现的时候一定要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要滚的越远越好。

见过木子做鱼的人都说动作赏心悦目,三娘也这么觉得,做菜这事合理安排时间很重要,从开始做到做完,如果始终不紧不慢,既没闲着又没手忙脚乱,那你的步骤就是合理的。

三娘歪在草帘子上用手支着腮,她很懂得摆出一副舒服而又能展示自己优势的姿势,明明很随意的躺在草帘子上,却让木子觉得妩媚且优雅。没错,这两个词木子觉得很合适。

三娘忍不住夸赞:“没想到你竟会做菜,而且做得很好,还有什么你不会的吗?”声音慵懒而魅惑。

木子往灶底填了块木片,没起身就那么蹲在那里,手托着下巴,欣赏着眼前这个让人想犯罪的尤物。调笑道:“我会的很多,以后你会发现更多”。

三娘把腿往上蜷了下,使自己的身体曲线更加明显,开口问道:“姐姐的身子好看不?”

木子目不转睛的道:“好看!”这种事情不能说瞎话,要凭良心。

那晚两人把话说开以后木子就想开了,抛开其他因素不说,木子觉得跟三娘还挺投缘的。

木子没有劝失足妇女从良的圣母心,也没有自认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歧视别人的恶习,三娘的人生不是她选的,本质上说她是个很可怜的人,在力所能及的时候,木子不介意帮她一下。

当你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时候,特别是能帮他或她的人生做出好的改变的时候,就去尽力帮助他或她吧,这样等你老了的时候会很有成就感。

玩笑开完了,木子正色道:“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三娘明显愣了一下,茫然道:“打算?我这样的人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吧”。

木子边做鱼边说道:“想不想听听我的意见?”三娘道:“好啊,你说”。

木子说道:“首先你要想办法恢复自由,三胖子明显不是你的良配”。

“三胖子?“三娘很快反应过来,又问道:“怎么恢复自由?”

木子继续说道:“不能让他把你卖掉或者送人,也不要让他舍不得,最好是让他把你丢掉”。

三娘懂了,卖掉或送人,她都会重复现在的事,以色娱人,然后再被卖或者送,直到没有卖或者送的价值,烂在路边。

不让他舍不得也懂了,舍不得就会带回东京,总有一天会被发现或者玩腻了,然后被卖掉或者送人,或者被丢进井里。

三娘走到木子面前低声道:“我懂了,可怎么才能让他把我丢了?”只是丢掉还不行,还要把身契也一起丢给她。

木子手上不停道:“这是你的事,你自己把握这个度,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帮你一下”。

三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道:“然后呢?”

木子说道:“然后你要选择去哪,如果你有好的去处或者人那你就去,如果没有你就来找我”。

三娘问道:“我找了你以后呢?你要怎么安置我?”

木子拿了锅盖盖好,道:“你若找我,你可以看看能不能找个你喜欢并且喜欢你的人,嫁给他过日子。如果找不到,你可以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攒点钱,可以收养一个孩子给你养老”。

三娘道:“好像都不太好,我这出身和年纪,哪里去找合适的人啊。我不想再去做脏事,也不会做别的,再说收养了孩子,还不是要从小被人看不起?”

木子道:“那你只能跟着我混吃等死了”。三娘撇嘴道:“然后等你把我卖了或者送人?”木子道:“身契你自己保管,以仆人的身份,收养了孩子,等孩子成人就放良成家”。仆人的儿子被主人家放良就是良民,完全的老百姓身份,可以科考做官的。

三娘有点玩味的看着木子道:“你是不是馋我的身子?”木子抬头看着她肯定的道:“是!”这么个尤物,不馋不是男人。

三娘笑了,再不言语,回到草帘子上继续原来的姿势。这个男人或许有点私心,但至少没有一句骗她。

鱼汤好了,木子盛了两碗递给她一碗,自己也坐下慢慢喝鱼汤。

木子看着低头喝鱼汤的崔三娘很是疑惑,难道这个世界的女人都喜欢吃鱼流泪?上次清清是,这次三娘也是。

三娘没抬头连语调都没变,说道:“木子,你是第一个为我打算的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木子诧异的回答:“因为我馋你身子啊”。

三娘捧着碗笑的花枝乱颤,木子看着她努力的回忆发明内衣的人是谁,如果能找到,木子不介意打断他两只手。

清清和顾良回来了,后面跟着西路军一霸,那货表现出的温顺让人有种它也挨了一锤的错觉。

看着清清戏谑的表情木子有点心虚,有种被捉奸的感觉,手忙脚乱的给清清盛汤的时候木子突然后悔了,过于殷勤的表现似乎更加坐实了有***。

巴哥亦步亦趋的跟在清清身后,不错,大青马以后有名字了,就叫巴哥。西路军一霸,霸哥,巴哥,多威风!

木子站在清清身边看着金毛一样的巴哥一脸鄙夷,巴哥看着舔狗一样的木子也一脸鄙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