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嫣蝶元纵小说无删减无弹窗 爆宠王妃:邪王,速接嫁!在线看

木嫣蝶元纵小说无删减无弹窗 爆宠王妃:邪王,速接嫁!在线看

热门好书《爆宠王妃:邪王,速接嫁!》是来自作者颜绾著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木嫣蝶元纵,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王爷,蝶王妃又在殴打别的妃子了!““虐就虐吧,何必大惊小怪!“元纵悠然喝茶。王妃打上门来:“姓元的,你写不写休书?““不写!“元纵斩钉截铁:”本王腰痛,还需要王妃亲自按摩,这顽疾,需要一辈子来治!““你说话不算数!“木嫣蝶要动手,却被元纵一把拉近怀里。“小蝶,本王旧嫉犯了,春宵苦短……要及时开枝散叶……“——身为21世纪的跆拳道高手,居然穿越到了古代这不受宠的废材王妃身上?这么多小***欺负她,王爷,你还不来出手相助!她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欺负她者——死!

《爆宠王妃:邪王,速接嫁!》 第1章 穿越 免费试读

痛,木嫣蝶费力的睁开眼,皱眉看向四周,却是猛地一怔。

这周围古色古香的……她不是好不容易得了空手道冠军,却不小心出车祸死了吗?

难道是.……穿越?!

脑中惊雷乍现,她掀开被子,正欲下床走动,便看到有人推门而入。是一位身着粉红色小夹袄的女子:“王妃醒了?身上的伤还疼吗?小竹本打算帮王妃找些药,可谁知王府里都是些跟红顶白的……”

“王妃?”木嫣蝶又是一惊,这具身体的主人竟然是王妃。

她猛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剧烈的痛感却骤然侵袭而来。

见状,小竹匆匆放下手中的半碗清茶,上前扶住已经痛得弓下身子的木嫣蝶:“王妃不该惹王爷生气的,如今这满身伤痕,咱们又拿不到药,若是留了疤,该如何是好……”

“哟,小贱蹄子还真是柔弱呢?”尖利的嘲讽声自门口忽然传来,木嫣蝶皱眉望去。

只见来人逆光站在门口,只隐隐约约见着是位女子的身量。

小竹却猛然站起身子,将木嫣蝶护在身后:“侧妃怕是来的不是时候,我家王妃身体不适,要歇下了。”

“小竹,你先扶我起来。”木嫣蝶眸子一寒。

“这就是姐姐教出来的狗奴才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对本妃就这种态度?”柳烟掐着尖尖的嗓子,冷哼一声看向小竹。

“妹妹来得确实不是时候,本宫正打算歇息。”虽然不知道来人究竟是什么底细,但木嫣蝶知道不去冒犯便是。

她虽是想要反击,但贸然出手对自己是并没有好处的。便是要反击,也得等她弄清楚状况心中有底了才行。

本打算到此为止,谁知柳烟竟不依不饶:“护主心切?本妃怎么觉着不过是姐姐管不好自己的狗,反倒开始护短?”

“能否管好手底下的人,是本宫自己的事,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妹妹若是觉得闲的慌,不如把心思花在王爷身上。”木嫣蝶说话的语气也没了之前的和善,眸中冷了三分。

既是她给脸对方不要,那也怪不得她了。

柳烟闻言脸色一变:“既然姐姐管不好奴才,妹妹便代劳吧。来人呐!”

她眼底闪过一丝狠辣:“这奴才不懂事,往后出去见了外人只怕会丢了王府的脸面。不如就毁了这张脸,让她无颜见人吧。”

此言一出,跟在其身后的两个家丁便立即撸起衣袖领命。

当真如此放肆?这原主看来还真是个被欺负惯了的主儿!

木嫣蝶声音森冷:“我看谁敢动。”

“怎么?给你几分颜面,还蹬鼻子上脸了?本妃在这王府中做的决定,你有什么资格多说?”柳烟眉眼高挑,面上满是得意之色。

她虽然只是侧妃,可这王府中的诸多事宜向来都是交给她打理的,手中的权力是极大的。

“是么?照妹妹这么说,这府中也有不少人,如同小竹今日一般,莫名其妙便要遭受到非人的折磨?”听到柳烟的那番话,木嫣蝶心中一惊。也不知究竟有多少人遭了她的毒手。再看看自己这满身伤痕,只怕与她也脱不了干系。

小竹轻声提醒:“王妃,您身上的伤痕,也是……”

木嫣蝶眼睛眯起,柳烟将她弄得满身是伤也就罢了,现如今连她的人也要下毒手!她岂会再去容忍!

她站起身子猛的一个转身就向柳烟踢去——

“啊!”

柳烟骤然趴倒在地惨叫出声,不可置信的看着木嫣蝶,“你找死!”

木嫣蝶嘴角噙笑,她的空手道可是派上了用场了。

她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柳烟,眉眼中满是讥讽:“我找死?妹妹不过是个侧妃.……就这么对正妃说话?”

“我看是你找死!”木嫣蝶的声音骤然拔高。

柳烟恼羞成怒的看向周围的下人:“混账,还看着干什么!赶紧把这***给本妃弄开!”

背后的疼痛感愈发剧烈,她冲着身边的家丁怒吼,可那些个家丁在触碰到木嫣蝶嗜血的眼神后,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你在做什么!”冰冷的男声传入女主耳里。

循声望去,门口处正站着一个精壮的身影。正疑惑这男人是何身份,便见满屋的人齐齐跪地:“参见王爷。”

“王爷,您快救救臣妾!臣妾担心姐姐伤势,前来探望,可谁知姐姐竟然这般不领情,甚至还……”看到元纵出现,柳烟一改方才的盛气,噙着泪水竟然开始诉苦。

元纵深拧着眉头,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向来软弱的木嫣蝶,竟然会将柳烟踩在脚下?他眼中忽的闪过了一丝饶有兴趣的探究。

“王妃没什么需要解释的吗?”他挑眉问道。

木嫣蝶却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王爷?可别是个沉醉温柔乡的傻子吧!

她冷哼一声:“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是她主动来找茬的,我不过是正当防卫。谁知她技不如人,反倒恶人先告状。”

“烟儿向来脾气柔和,绝不会惹是生非。”亲手搂过柳烟,元纵挑眉,认定了今日之事便是木嫣蝶挑起的事端:“王妃出手伤人,甚至抵死不认,实在有失风范。今夜的晚饭,王妃还是别用了,赏给杂役房吧。另外,为了王妃能静思己过,不如今夜就去柴房待着吧。”

“第一,侧妃有没有挑事在场之人皆可证明。第二,本宫虽出手伤人,却是正当防卫。第三,如今本宫有伤在身,王爷却要克扣本宫的饭食也就罢了,还要让我去住柴房,这是什么道理?”元纵的一番话让木嫣蝶心中忽然一阵怒火,这王爷还真是个沉醉温柔乡的傻子?

“哦?”元纵眯了眯眼,居然敢这般反击了?

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比以前有趣多了。

“本王倒是好奇,王妃什么时候开始竟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似笑非笑的直视着木嫣蝶的双眼,元纵毫不掩饰眼底的探究。

木嫣蝶心中一凛,猛地拧眉,莫非眼前之人已经发现了自己并非他们口中的王妃。咬牙微微想了想,她收敛起几分厉色,探究着问道:“不知王爷眼中的王妃,应是怎样的?”

“姐姐可真有意思,变着法儿的想要转移王爷的注意力。”柳烟见元纵的重心已经撤离,心底很是不满,于是故意又将话题引了回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