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策周霖全文阅读 陈天策周霖小说最新章节

陈天策周霖全文阅读 陈天策周霖小说最新章节

陈天策周霖是作者养家糊口的猪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咱们接着往下看六年前,楚州豪门陈家突遭变故,陈家少主陈天策父母意外双亡,偌大家族惨遭瓜分,他被赶出家族,流落街头,几乎丧命,却绝处逢生,进入军队,一分冲天,六年后,成为北境之主,大夏战神,封号君帅!

《帝婿》 第2章 免费试读

五年!

沈家老宅,大堂内一片热闹。

甚至喜气洋洋!

沈若云的大伯沈正德端着酒,“若云侄女,我敬你一杯,从今天起,你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作为沈家现在的话事人,沈正德这话里,除了祝贺,还有酸溜溜的味道。

沈家的主要人物全部到齐,沈家近年来的聚会,也第一次有了沈若云参加。

沈若云,是众人议论的中心。

“她五年里东跑西跑,装的跟清纯小白花一样,果不其然,暗地里攀上高枝……”

“沈若云挺能弄手段,把王少爷钓到了手,上门提亲。”

“连明爷都来了,他们一家这回得意坏了。”

“小人得志!”

表面举杯祝贺沈若云。

放下酒杯,却是各种恶毒言语!

沈正德也就笑眯眯的看着,“若云侄女嫁入王家,也是我们沈家飞黄腾达的机会,你们的议论都小声点,让明爷听到了不好。”

“只要在离婚书上签字,收下王公子的聘礼,沈若云就是王家的少奶奶。”

一个山羊胡子的小老头,稳稳坐在主客位,“以后在楚州地界,谁都要给你家几分面子,你们现在生意上的那点麻烦,根本不是事儿!”

这小老头说起话来皮笑肉不笑,但整个楚州,还真没人敢小瞧他话里的分量!

司马明,楚州娱乐场所的龙头,话事人,走到哪都会被人尊称一声“明爷”。

而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全依仗背后的王家。

王家,楚州第一豪门,土皇帝般的存在!

司马明今日来沈家,给王家大少王海洋与沈若云的亲事下聘礼。

“明爷,劳烦您亲自跑一趟,实在受宠若惊。”

沈若云的母亲张彩霞满脸堆笑,“咱楚州谁人不知,明爷的话跟圣旨一样好使?您来提亲,我们夫妇脸上大有光彩。”

“好说,好说。”

司马明抱抱拳,面对沈若云的父母,他带着一分客气,“今后都是一家人。”

这一点点客气,叫张彩霞和沈正言受宠若惊。

“那我先收下聘礼了。”张彩霞抓过司马明身后的礼盒,转头道,“若云,你在发什么呆,快谢谢明爷呀!”

“对,对,快把离婚书签了,谢谢明爷!”

沈若云的父亲,沈正言把离婚书和签字笔递到沈若云面前,焦急的催促。

沈若云怔怔的,“我,我已经嫁人了!”

“那个野男人,早死在外面了!”

“王公子都不嫌弃你嫁过人生了孩子,你还提他做什么!”

沈正言夫妇急了,自从老爷子去世,长兄沈正德继承家主,沈正言一家就逐渐边缘化。

被家族排斥,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翻身的机会。

沈正言恨不得立即代替女儿在离婚书上签字!

母亲张彩霞已经打开了聘礼盒子,是一幅凤求凰刺绣,美轮美奂。

“凤求凰刺绣,国绣世家李一平大师的心血之作。王少知道若云小姐喜欢刺绣,特意在上月的苏杭拍卖会上花了三千万竞拍。”

司马明笑道,“不知这份聘礼,沈小姐可满意?”

出自国绣世家的刺绣,李大师的凤求凰。

价值三千万!

沈正德等人的脸色都变了。

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满意,一万个满意!”

张彩霞和沈正言咧嘴直笑,举着刺绣看了又看,“三千万啊!光这刺绣,卖了就能还上咱家欠的钱。”

沈若云彻底绝望,她父母此刻,操心的完全是还债的事!

“难道我的幸福,生来就是要为家族牺牲的吗?”

沈若云脸色苍白。

五年前爷爷把她嫁给陈天策,她无法反对,幸而她和陈天策之间后来渐渐有了好感。

五年后,陈天策一去不返,父母长辈又逼她嫁入王家!

签字笔和离婚书,已经被父亲塞进了她的手中。

“砰!”

这时,大堂的门猛然打开,一股热浪直冲进来。

“水!”

“毛巾!”

陈天策抱着雪儿破门而入,雪儿的额头滚烫。

一眼扫到张彩霞举着的那块刺绣,顺手拿起,用茶水打湿后擦拭雪儿的额头,降温。

“雪儿!”

沈若云看到自己的女儿,激动的扑了过去。

略微降温之后,陈天策谨慎的输入一道微弱的真气给雪儿,再喂她喝了一点水,雪儿挣扎了下,清醒过来。

“妈妈,妈妈抱……”

她揉揉眼睛,向沈若云伸出小手。

沈若云从陈天策手中,便要接过陈雪儿。

陈天策后退一步。

以他的眼力,刚刚匆忙一瞥,已然看清了沈若云手里的离婚书,再结合大堂里的人,不难想象沈若云刚才在做什么。

“这位先生,谢谢你。”沈若云有些急切,“请把雪儿交给我就好了。”

“交给你,再放到外面晒中暑?”

陈天策声音里,有怒气,也有心痛。

“沈若云,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屋里的人皆是一愣,这个男人和沈若云认识?

“你?算哪根葱?”

一个乖戾的声音,接住了陈天策的话,“对沈若云无礼,又带这个小杂种进屋,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陈天策目光一冷,“司马明,你骂谁是小杂种?”

他在楚州长大,自然认识,也知道司马明。

“呵呵,既然认识本大爷,就别惹本大爷不快!”

司马明阴沉道,“跪下,磕三个响头,带着小杂种一起滚,本大爷可以不跟你计……”

“啪!”

“啪!”

司马明的话没讲完,脸就挨了陈天策两巴掌!

一巴掌,鼻梁断了。

一巴掌,牙全碎了。

辱骂雪儿,找死!

司马明倒飞七八米,倒在血水中。

沈家老宅里一片惊叫。

“明爷,您没事吧?!”

“明爷,不知道这人是谁,他把陈雪儿带进来,连明爷都敢打,简直反了天!这真不关我们沈家的事啊……”

沈正德慌忙扶起司马明,不停解释。

“不管你是谁,今天,我要你千刀万剐!”

司马明满口血牙飞了一地,说话漏风,但其中狠厉和杀意,比刚才加深了一万倍!

“把他抓起来!”

沈正德手一挥,吩咐家丁拿人。

陈天策紧抱住陈雪儿,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看着沈若云。

沈若云也呆呆的凝视着,陈天策那张略有熟悉的面孔。

渐渐,和记忆里,五年前那个人重合了起来。

那个牵起她的手,说一辈子对她好的人!

那个说要照顾她和女儿,一辈子不让她们受委屈的人!

五年!

她等了五年!

“沈若云,你要再嫁,我是没资格怪你,但为什么,你要虐待雪儿?”

等来的,是陈天策一句冰冷的质问。

说出这句话后,陈天策百炼成铁的心,也痛了起来。

自己生命里的那道阳光,现在已经消失了吗?

而后,他看见一串晶莹的泪珠。

“啪!”

沈若云一巴掌打在陈天策脸上,她的情绪,在这句话冰凉的问话后,彻底崩溃。

“对,我马上要再嫁人了!你还回来做什么?”

“陈天策,你知不知道我和雪儿这五年被嫌弃,受了多受罪?”

“你曾经说要保护我们母女一辈子,可我们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今天不来,雪儿就要被赶出家,流落街头,我能怎么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