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幽月君墨渊第十一章 尹幽月君墨渊小说免费阅读

尹幽月君墨渊第十一章 尹幽月君墨渊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是尹幽月君墨渊的完整小说上线啦!虽然篇幅很短,故事节奏把握的恰到好处。二十一世纪隐世天才诡医尹幽月,一朝穿越成国舅府刁蛮任性,无才无德,水性杨花的嫡大小姐,还是一个被家人抛弃,送到小地方的弃子。她刁蛮任性?既然如此,白莲花故意在她矫揉造作,明里暗里污蔑她,便一巴掌打过去。坐实了自己的刁蛮任性。她无才无德?外邦故意说着番邦语嘲讽皇室,她一口流利的番邦语,才惊天下。她水性杨花?神医谷少谷主、外邦皇子、风流阁主一个个凑上前,尹幽月却连余光都不给一个。倒是那位传说中三岁瘫痪、十岁只剩一口气、硬是吊着命活到二十四五的某位病弱王爷,请好好反思一下,说好的走三步一喘,五步一吐血,还能害她生了一个三四五六七八个!!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第十一章:不去 免费试读

叶意轩面容微微带着尴尬和不适,下意识地看向尹幽月,似乎怕她有所误会。

尹幽月气定神闲,嘴角亦带着微微勾起的笑容,如同正在看一出好戏。

因无法看懂尹幽月的神情,叶意轩不由蹙眉,却很快隐藏了情绪,语气依旧温和地看着柳欣柔:

“欣柔妹妹说笑了。此次前来,除了特地向幽月妹妹道歉外,还想邀两位妹妹于后日,一同前往府中赏荷,不知可否赏脸?”

柳欣柔被叶意轩温柔地看着,脸颊再次泛红,微微低头羞涩。

她未见叶意轩只看了她一眼,而后便把注意力都放在尹幽月这边,似乎只期待她的回答。

如此明显的举动,任谁都能看出,此次叶意轩主要的目的是奔着尹幽月而去。

白如烟和柳立狐见此,微微沉下脸,又见自己女儿还傻傻的低头,完全不知叶意轩的目的,脸色便越发难看了一些。

“意轩啊,虽然我们柳家一向和叶家是世交,可幽月与欣柔毕竟是大姑娘了,没名没分的,整日抛头露面,难免会引来旁人闲话,尤其是幽月,更是有婚约在身,就更不适合了,你说对吧老爷。”

白如烟温婉的声音传来,柳立狐的脸色缓和些许,额首看向叶意轩。

大厅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叶意轩自然能听出白如烟话中暗喻的意思,柳欣柔有了他的孩子,想让他来提亲。

若是之前,他自然欣然应允,可如今,尹幽月与炎火谷的人搭上了关系,他自然不愿放弃如此好的机会。

虽说尹幽月与太子有了婚约,然众所皆知,尹幽月德行有亏,又被送来汴州,婚约相当于废了,既然尹幽月亦喜欢自己,他完全可以一起娶了,趁机与炎辛鸿打好关系。

想到此,他心中有了成算,抱着歉意道:

“是在下唐突了,只是其实这次赏荷是次要,主要目的是因闻名整个衍国的女医龚玉玲想公开招收闭关弟子,继承她的衣钵,故设下了三道疑难症状的题,听闻只需答对其中两道,便有机会亲自拜见她。欣柔妹妹以往总说她与幽月妹妹想当女医,故此特地前来,想邀请他们一起讨论学习一番,这一次,我亦邀请了整个汴州有名的大夫前来一同讨论,是难得的好机会。”

原本这事,他打算单独与尹幽月说,好体现他对尹幽月的特殊,让尹幽月为此感动而原谅自己之前的话,等尹幽月去叶府后,他再温柔体贴一些,对方应该会答应嫁给他。

此时白如烟与柳立狐不让尹幽月前往叶府,他的主意就会打空,只能当场说出这件事来。

女医龚玉玲?!

在衍国,最崇尚的便是医术,听闻是因为先帝曾经受重伤差点死了,所有御医束手无策之际,被一个如同仙女一般神秘的女子救活了,从此,先帝便下旨,提倡百姓学医,而且女医,也必须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地位!

这对许多女子来说,是极大的诱惑。

不过,衍国的女医依旧非常少,毕竟大多数人还是觉得女子抛头露面不好,尤其是像龚玉玲这般传奇之人,据传她会许多疑难杂症,连御医都治不好的病,她都能治好。可惜的是龚玉玲居无定所,行踪诡秘,没有谁能轻易找到她。

谁知她现在竟要收徒吗?

白如烟心里有些激动,若是自己女儿欣柔能成为龚玉玲的关门弟子,不需几年,便能成为京城名媛千金都羡慕的存在,随意便能将尹幽月比到泥潭之中。

柳欣柔亦诧异又惊喜地抬头看向叶意轩,她的叶哥哥,果真处处为她着想,龚玉玲关门弟子的身份,她必须得到!

“叶哥哥,你放心,我与大表姐,一定会准时赴约的。”

柳欣柔迫不及待地开口,还媚眼如丝地勾勾看着叶意轩。

以往叶意轩自会留下,与柳欣柔培养一下感情,如今他更怕尹幽月误会自己只喜欢柳欣柔,确定了尹幽月会去之后,便告辞了。

尹幽月心中冷笑,柳欣柔真是有趣,她连话都没有说,对方就替自己决定了?

“抱歉,我身子不适,不会去赴约,舅舅,舅母,我先告退了。”

尹幽月施施然然地起身离开。

柳欣柔依旧沉浸在马上就要成为龚玉玲的弟子的喜悦之中,闻言只是不屑地抱怨了一句:

“不去更好,省得去了也是给我们柳家丢人。”

柳立狐和白如烟脸色却是微微变了,毕竟刚才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叶意轩的目的是尹幽月。

自己女儿竟一点未曾发觉叶意轩对尹幽月的在意!

白如烟瞥到柳欣柔激动的微红脸颊,心中有些气闷。

……

如烟院。

白如烟与柳立狐正在商量着什么。

“老叶,今日叶意轩的举动你亦看见了,他明显对幽月有意,我们欣柔该如何是好,她都已有叶意轩的孩子,老叶,你说为何叶家明知这事,为何不来提亲!”

白如烟微微哽咽,捏着丝帕擦着不存在的眼泪。

她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在挑拨离间,认为尹幽月勾引了叶意轩,导致叶家不肯来提亲。

毕竟虽说尹幽月名声狼藉,然只要她一日是国舅府的嫡长女,身份摆在那,任谁都清楚,国舅府嫡长女的身份,比她女儿的身份高了不知多少!

她是真的担心叶意轩为了前途,不要自己女儿,转而娶尹幽月。

稍微往深处思考,便能发现,叶意轩明年就要进京当御医,而尹幽月又是国舅府的嫡长女,他若娶了,对他的仕途百利而无一害!

这也许便是叶意轩的目的!

想到此种可能,白如烟脸色猛地变了,立即将她的想法告知柳立狐。

“……老爷,妾身是真的怕欣柔伤心,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啊!”

今日本就因叶意轩的举动不满的柳立狐,闻言重重一拍桌,脸上怒意横生:

“他敢!夫人你放心吧,明日我便走一探叶府,看看叶老头是何想法。”

白如烟心中一喜,有柳立狐亲自出面,这次自己女儿的婚事便稳了。

她面上感动不已,含情脉脉地看着柳立狐。

可惜柳立狐正烦着,起身便离开,丝毫没有接收到白如烟想要亲昵的暗示,媚眼抛给了瞎子。

白如烟有些心梗,但一想女儿的亲事,便开心了。她绝不允许尹幽月和自己女儿抢人!

或许,可以将尹幽月有男宠的消息,先传出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