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晚贺寒川免费小说 向晚贺寒川完结版在线阅读

向晚贺寒川免费小说 向晚贺寒川完结版在线阅读

向晚贺寒川是著名作者怪兽有糖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那么向晚贺寒川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大宝当红小花和爹地传绯闻?封杀!二宝隔壁大婶看上我爸?婚介所速来!三宝四宝五宝怪大叔骂爹地,抢妈咪?抽出我的八十米炎龙弯月刀!六宝哭唧唧……哥哥姐姐,你们是不是忘了保护妈咪还有我的份?众所周知,结了婚之后的穆爷,不仅宠妻无度,还重新站了起来!开启新一番的宠爱!众人……穆爷,给条活路?穆爷却说我的路都只给我的晚晚搭建。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哪里逃》 第1章 风波,穆景辰来了 免费试读

c市附属医院住院部七楼,一个身穿浅蓝色连衣裙的女人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无聊的打探着四周。

卷长的睫毛下闪烁着一双令人着迷的大眼,极具魅惑,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沉沦,一张完美得没有瑕疵的脸蛋上勾着一抹笑意,像一个妖精一样。一头蓬松的***浪卷发如同她整个人一样,懒洋洋地铺在身后。

她右手手指微曲,漫不经心地敲打在座椅上。一下又一下,直击人心房。

“徐少醒了,你赶紧进来道歉。”

病房门被一股大力“哗啦”一下拉开,一个修饰得体的贵妇朝她喊道。

向晚轻笑一声,起身往病房里走去。

然而,她才刚走进病房,原本安稳躺在病床的人像老鼠见了猫一般“嗖”地一下钻进了被子里。

“别过来,你别过来!让她走,快点让她走!”

病床上的人,也就是此刻大喊大叫的男人就是徐少。

他看着向晚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就是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人,把她肋骨踢断了两根!

“向晚,赶紧像徐少道歉,不然,今天这事我也救不了你了!”

和她一起来医院解决事情的就是向晚的亲生母亲,现在c市苏氏集团董事长夫人柳岚,除了她,没有人再管她了。

向晚从小在乡下长大,父母离异,各自重组了一个家庭。她自小被扔在了外公家里,这次来c市,也只是被逼。

向晚不解,“妈妈,道歉可以,但是我有点疑惑,麻烦您指点一下,我哪里做错了需要道歉?是不该打猥亵渣男,还是不该把受伤的猥亵男送进医院啊?”

“你!”柳岚脸色泛青,“你把徐少打成这样了你还觉得自己没错么?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冥顽不灵、不思悔改的女儿!”

“妈妈,您这话就不对了,我只是正当防卫。”向晚无辜地眨眼。

一旁的徐夫人冷笑一声,“呵,看吧,这就是你们苏家教出来的好女儿!打了人不道歉,连最起码的礼貌也没有,对自己的亲人也是一副顽固不化的态度!苏夫人,我劝你还是好好教教你女儿,不然哪天惹出了什么大事,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到时候后悔可就晚了!”

被一个外人教训,柳岚脸色极其不好看。柳岚面无表情道:“是向晚做错了事,跟苏家没有关系。向晚,你少耍嘴皮子,去给徐少赔礼道歉!否则,我也不会管你了!”

“我不觉得我做错了。”向晚低头,嘴角划过一抹嘲讽。

“你!”柳岚抬手就想朝向晚的脸上删去,然而却猝不及防地和向晚刚抬起头的眼神对上了。

向晚眼里闪过一道利芒,硬是让柳岚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她似乎有种错觉,若是这个巴掌真的打下去了,待会儿躺在床上的人就应该是她了!

这个半途冒出来的女儿,果然和她的沫沫没有可比性,一点都不听话!

柳岚脸色僵硬,甩手放下:“行,你不认错,我也不会再管你了。我管不了你。徐夫人,我把人交给你,你看着办吧!”

柳岚绝不承认是自己怕了向晚,而是觉得自己心里还念着最后一丝血脉,所以才下不去手的。

她索性干脆把皮球踢给徐夫人。

原本看着柳岚抬起的手,徐夫人脸上总算满意一点了,然而,却又眼睁睁地看着柳岚把手放了下去。

简直气死她了!

徐夫人声音尖利:“既然苏夫人舍不得教女儿,那我就只好报警了。什么名声不名声的,我们也顾不了了,我们徐家咽不下这口气!”

“请便。”柳岚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向晚,拿着包走人了。

把事情闹到警察局,她柳岚丢不起这个人。而且,她也打算趁这件事给向晚一个教训,等她在警局吃了亏,哭着来求她后,她才打算出手。

否则,真要让她把天都给捅破了!

柳岚一走,徐夫人和徐少瞬间嚣张起来了。

徐少从被子里露出了一个脑袋,得意地看着她:“这下没人救你了吧?等警察来了你死定了!”

向晚嗤笑一声,正打算开口,却听见门口传来一道清润的男声:“徐少这是说的谁死定了?”

门外,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被另一个男人推了进来。

“穆爷,您……您怎么来了?”徐夫人诧异。

穆景辰周身冷厉,声音听不出喜怒,“我来接我未婚妻。你还没有回答,刚刚,你们说谁死定了?”

“这……”徐夫人语塞,不敢接话。

柳家与穆家有一桩婚约,但二十多年前,柳家没落,这二十多年谁都没提这桩婚事,众人早就以为这桩婚约不作数了。然而,现在穆少却亲自上门领人……

可是,柳家这么多年来就只有柳岚一个女儿,而柳岚头婚生下向晚,二婚嫁进苏家生下苏沫。

按理,苏家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个能和穆家联姻的机会,一定会让苏沫嫁的。

可偏偏,为什么穆景辰会到这里来领人?

“穆爷,您说的未婚妻是她吗?”徐夫人心里抱着一丝希望,不确定地指了指向晚。

向晚被她的动作逗笑了,回了句:“徐夫人,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女人,不是我难道是你?”

“你!”徐夫人气结,本想破口大骂,却被穆景辰扫过来的一个淡淡的眼神给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该死的柳岚,怎么从来没提起过向晚就是穆景辰的未婚妻?

她一直以为将来要嫁进穆家是苏沫!

徐夫人咽下一口气,虽然惧于穆家的权势,但她转念一想,却又觉得今天这事他们占理,瞬间挺直了腰杆:“穆爷您来得正式时候,向晚打伤了我儿子,还拒不道歉。您说,这事该怎么解决?”

“你不是报警了么?”穆景辰淡淡开口。

徐夫人一愣,转而铺满了粉的脸上浮起了一朵笑,粉都裂开了,怪渗人的!

徐夫人:“果然还是穆爷明事理。”

“嗯。”穆景辰轻轻点头,“不过,在警察来之前,有件事先弄清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