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尹幽月君墨渊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抖音小说)尹幽月君墨渊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尹幽月君墨渊是著名作者十九毅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二十一世纪隐世天才诡医尹幽月,一朝穿越成国舅府刁蛮任性,无才无德,水性杨花的嫡大小姐,还是一个被家人抛弃,送到小地方的弃子。她刁蛮任性?既然如此,白莲花故意在她矫揉造作,明里暗里污蔑她,便一巴掌打过去。坐实了自己的刁蛮任性。她无才无德?外邦故意说着番邦语嘲讽皇室,她一口流利的番邦语,才惊天下。她水性杨花?神医谷少谷主、外邦皇子、风流阁主一个个凑上前,尹幽月却连余光都不给一个。倒是那位传说中三岁瘫痪、十岁只剩一口气、硬是吊着命活到二十四五的某位病弱王爷,请好好反思一下,说好的走三步一喘,五步一吐血,还能害她生了一个三四五六七八个!!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第三章:当面首? (推荐) 免费试读

气派奢华的都督府,坐落了十几座精致的院子。

尹幽月穿着朴素的如同下人的衣裙,走在前往厨房的曲径通幽小道上。

路上,不少下人对尹幽月视而不见,更别提行礼了。

堂堂一个国舅府的嫡长女,来到都督府,按理说身份最高,可白如烟美名其曰,为了磨砺原主的性子,平日不让下人给她行礼,只给穿粗布,还要干活,吃的也不如下人。

原主虽然不满,可听白如烟说在汴河名声极好的柳欣柔就是这样过来的,并且,但凡柳欣柔带着原主出去时,都会给她穿最好最贵的衣服。

加上原主觉得自己容貌越来越丑陋,在白如烟的授意下,下人也慢慢发现原主被欺负都不敢吭声,便越发肆无忌惮嘲讽无视。原主却以为白如烟对她很好。

原主一直废弃院子居住不说,平时只有白如烟派来的恶毒婆子送来的清汤寡水,保证原主不被饿死就行,说是修真养性。

明明是身份高贵的可以在都督府横行无忌的原主,却混成这样,实在令人嘘唏。

尹幽月边回想原主的记忆,边来到厨房,还没进门,就被两个婆子拦下来。

婆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尹幽月,呵斥道:

“尹大小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若是弄脏了饭菜,小心大夫人责怪于你。”

这几年,原主偶尔饿极了会来厨房找吃的,被发现后,当时这两个婆子借着教训原主,狠狠碾着原主的手,把原主的手指都踩骨裂了,到现在原主的手都还不太灵活。

婆子眼神凶恶,原主有心理阴影,被她们一瞪就会吓得腿软,在国舅府刁蛮任性的原主,谁都想不到会在柳家被磋磨得下人都能欺负。

但尹幽月身为诡医,在战场上的死人堆里打滚都能面不改色,何况只是区区两个下人。

她眼神冷戾地射向两个婆子,声音如寒冰般刺骨:

“滚!”

婆子顿时如坠冰窖,身子猛地一哆嗦。

待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废物吓到,其中一个婆子恼羞成怒地伸手去拧尹幽月:

“你竟敢让我们滚……啊!!”

那婆子手还没碰到尹幽月,就被抓住手腕重重一扭。

“咔嚓!”一声脱臼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叫声。

另一个婆子顿时狰狞地扑上来,尹幽月轻轻一抬脚,便用巧劲把人踢进了厨房里。

身为诡医,即使这身体很弱,却多的是办法轻松将强大自己几倍的人打趴下。

尹幽月甩开婆子的手,面无表情地走进厨房,便看到厨房里的人此刻全都震惊地看着她。

一个任她们拿捏的蠢货,竟然敢打厨房里的管事?

地上的婆子全身剧痛不已,她如同看恶鬼一般畏惧地看了眼尹幽月。

“做些山珍海味端去我院子。再加一碗血燕窝。”

尹幽月无视众人惊诧的目光,冷声吩咐。

下人俱是震惊。

山珍海味?血燕窝?!

只有老爷夫人才有资格吃的珍贵膳食,谁给尹幽月胆子,敢来要这么好的膳食吃!

躺在地上的婆子都听不下去,勃然大怒:

“休想!尹大小姐,这不是你有资格吃的……啊啊啊!”

那婆子还没说完,手就被尹幽月的脚踩住一碾,如同当初婆子碾原主的手那般。

惨叫声凄厉无比,听得人都忍不住哆嗦。

尹幽月冷声地看向厨房惊惧的众人,声音冰冷:

“还不动手做菜?!”

其实原主是真的傻,单看这些下人对原主的态度,就该知道她那舅舅舅母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厨房的众人抖了抖身子回神。

这尹幽月突然间跟变了个人似的,瞧着都好可怕!

几个人赶忙把四个火灶一起生火,做起各种美味的食物,酱爆猪蹄、爆炒牛肉、松鼠桂鱼、红烧狮子头……

平时只配吃清汤寡水的尹幽月,哪有资格吃这些!

但现在,尹幽月一直踩着婆子的手,震慑力十足地站在厨房里,厨子们半个时辰时间里就全做好了。

尹幽月这才满意地让厨子把饭菜端去自己院子。

而被她打的两个婆子等尹幽月刚离开,便立即捂着骨折的手匆忙去找白嬷嬷,也就是只会给原主吃剩菜剩饭的白如烟奶娘。

她们心里怨毒地想着:等白嬷嬷知道尹幽月敢把夫人的血燕窝吃掉,定会狠狠教训尹幽月!

幽月院。

满桌的山珍海味被摆在简陋的圆桌之上,看着倒是很有食欲。

尹幽月见端完菜的厨子眼睛不安分地四处撇,便冷声吩咐:

“退下。还有,记得以后每餐都按这个标准送来!”

端菜的厨子这会儿,余光刚好瞥到里间地上的衣服,赶紧回神,匆匆离开。

尹幽月则一屁股坐下后,面对这么香的食物哪里还能忍得,立刻动手开吃。

她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原主就生着病,再不吃,就真的晕过去了。

此刻正在吃饭的尹幽月并不知道,白如烟已经得知了她去厨房的事了。

……

幽静奢美的如烟院。

白如烟脸色难看地听着两个婆子控诉:

“夫人,尹幽月简直无法无天了,她把您最爱的血燕窝全都端走了,还把老爷的喜欢的松鼠桂鱼和红烧狮子头也拿走了。”

“不仅如此,尹幽月还说以后每顿都必须要有血燕窝,还说有好吃的,第一个要送去她院里,至于您和二小姐这边,不配吃这么好的……”

砰!

白如烟重重一掌拍在桌上,显然气的不轻:

“岂有此理!尹幽月当真这么说?!”

两个婆子眼珠子一转,就信誓旦旦地点头,还添油加醋:

“不止呢,大小姐在院子里养了个男子。”

这是端菜的厨子说的,他去送菜时,在尹幽月房中看到地上有乞丐的衣服,定是尹幽月把乞丐留下来当男宠了!

男子?

白如烟诧异不已,尹幽月竟还把那个乞丐养在院子里了?

她疯了不成?她就不怕老爷回来抓现行?

之前因为柳欣柔被丫鬟撞倒摔伤,她急着让大夫稳住柳欣柔肚子里的孩子,以为尹幽月定然早就把乞丐赶走了,如今看来,尹幽月不知死活,竟真的打算把乞丐当面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