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在线免费阅读 (尹幽月君墨渊)小说无弹窗广告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在线免费阅读 (尹幽月君墨渊)小说无弹窗广告

火爆新书《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是来自十九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尹幽月君墨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二十一世纪隐世天才诡医尹幽月,一朝穿越成国舅府刁蛮任性,无才无德,水性杨花的嫡大小姐,还是一个被家人抛弃,送到小地方的弃子。她刁蛮任性?既然如此,白莲花故意在她矫揉造作,明里暗里污蔑她,便一巴掌打过去。坐实了自己的刁蛮任性。她无才无德?外邦故意说着番邦语嘲讽皇室,她一口流利的番邦语,才惊天下。她水性杨花?神医谷少谷主、外邦皇子、风流阁主一个个凑上前,尹幽月却连余光都不给一个。倒是那位传说中三岁瘫痪、十岁只剩一口气、硬是吊着命活到二十四五的某位病弱王爷,请好好反思一下,说好的走三步一喘,五步一吐血,还能害她生了一个三四五六七八个!!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第二章:取小命? 免费试读

邢墨渊很想看清说话女子的容貌,然药性太强,他只记住了尹幽月的背影,便很快又陷入昏迷。

此刻,白如烟一时都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倒是柳欣柔一副伤心不已的模样,对尹幽月控诉着:

“大表姐,你说这话把我父亲母亲置于何地?”

柳欣柔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继续道:

“姨母把你送过来,便是想让母亲好好教你修身养性,你这样,让父亲母亲如何对国舅府交代!且你与太子殿下还有婚约,便在柳家做出此等难以启齿之事,太子殿下若怪罪下来,岂不是害惨了我们柳家?”

周围的下人闻言,皆纷纷用谴责的目光看向尹幽月。

二小姐对尹幽月这般好,处处让着她,还不顾自己名声带她出去结交好友,结果尹幽月不但不感激,竟还作出这等不要脸之事,让二小姐如此伤心。

尹幽月看到柳欣柔的假惺惺的模样,讽刺地勾起了嘴角:

“我说……不过是收了个男宠而已,就是太子殿下亲自前来,也没资格管这么多吧?”

柳欣柔简直不敢相信,尹幽月竟然能说出这么寡廉鲜耻的话来!

白如烟脸色沉下来,审视地看着尹幽月道:

“幽月!你想与哪个男宠在一起,我们柳家管不了,可你再过半年便要回国舅府了,如今出了这等羞耻之事,为了你和柳家的名声,我身为柳府的主母,必须处理好此事!来人,把幽月关进祠堂。至于那奸|夫,乱棍打死!”

几个婆子早就蠢蠢欲动,闻言立刻撸起袖子上前,粗鲁地伸手去抓尹幽月。

尹幽月眸色冰冷,原主这身子本就病着,若被关到阴冷潮湿的祠堂半个月,恐怕病情加重,古代各种药如此缺乏,搞不好会直接病死!

尹幽月想通什么,突然眼神一冷,白如烟打得就是想让她病死的主意吧?!

原主当初刚来这边,真以为舅舅舅母对自己好,谁知道却故意处处让她出丑,营造出刁蛮跋扈,蠢笨无知、不知廉耻的名声。

她不知道白如烟为什么要对原主这样做,可她尹幽月,身为二十一世纪隐世的天才诡医,绝不会任人摆布。

她迅捷如电地出手,五指成爪,精准地反抓住婆子的手腕,随即重重一扭,婆子的手立刻脱臼。

“啊!我的手,我的手!”

婆子惨叫出声,瞬间便被尹幽月制住,不敢动弹。

白如烟和柳欣柔万分诧异,尹幽月怎敢动手!

白如烟怒急:

“幽月,你怎还是如此粗鲁,对下人非打即骂,你到现在还想反抗不成!”

“本小姐只是觉得,收个男宠都要被关祠堂,那二妹妹现在与人珠胎暗结,按家法不是该把孽种乱棍打出来为止?”

尹幽月心中冷嗤,表面却十分无辜,她医术何其高明,一眼便能看出柳欣柔早已不是处子之身,而且还有一个月的身孕!

珠胎暗结?

下人们都难掩惊讶地看向柳欣柔,二小姐和人暗度陈仓了?!

周围的灼热视线落在柳欣柔脸身上,如同针芒扎在身上。

柳欣柔紧张地拧着手帕,额角渗出细汗。

不,怎么可能,尹幽月如此蠢笨,即使她故意接近对方,但她不可能发现自己有孕的!

一定是这个蠢货口不择言,她要冷静。

柳欣柔挤出僵硬的笑容开口:

“大表姐,你莫不是太害怕,开始说起胡话来了。”

说着缓缓靠近,示意其它人上前,制住尹幽月。

柳欣柔的手马上便要握住尹幽月,眼里的厌恶掩都掩不住。

尹幽月此时发现两边丫鬟突然扑上来,她灵活地侧身一躲,伸脚一踢。

丫鬟身子被踹,身形不稳往旁边一倒,刚好砸在走来的柳欣柔身上,柳欣柔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啊!好痛!”

惨叫声响起,众人发现柳欣柔被丫鬟撞倒在地,捂着肚子痛呼:

“好疼啊~肚子好疼,母亲,快救救我的孩子~~”

孩、孩子?!

下人们皆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地上惨叫的柳欣柔。

二小姐竟然真的有身孕了!

白如烟脸色剧变,自然想到自己女儿做了什么,立刻吩咐道:

“还不快把失心疯的二小姐带走。幽月,你在我们柳家做的丢脸之事,我定会如实禀报老爷。”

白如烟最后竟把柳欣柔说救孩子的事,说成是失心疯,果然够狠。

尹幽月始终冷眼看着白如烟和下人手忙脚乱地抬着柳欣柔离开。

若是原主听到白如烟抬出自己刻板严肃的大舅,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可她身为一双圣手定人生死的天才诡医,从来只有别人怕她的份!

尹幽月走到门边,面无表情地关上门。

她刚要进里间,突然脚步一顿,发现床上已空无一人。

地上只剩下一身脏兮兮的乞丐才会穿的褴褛上衣。

刚才的男人去哪里了?!

尹幽月十分惊诧,竟有人能在她没发觉的情况下消失了。

以她的身手,会发生这种事,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具身体太虚弱了,五感完全降低。

咕噜噜~~

突然,突兀的肚饥声让尹幽月回神,她捂着自己干瘪的肚子,想到这身体都一整天没吃饭了,她觉得自己越发虚弱了。

必须赶紧去厨房找吃的填饱肚子,否则可能随时会晕过去。

尹幽月这样想着,便朝着厨房所在的方向走去。

……

汴河城,某间隐秘的客栈房间内。

明暗交错的房中,床上躺着昏迷的男子,些许光线照在他深邃的五官,如同镀上了一层金光,显得越发俊美不凡。

突然,他倏地睁开那双幽深的狭长双眸坐了起来。

他旁边,一直悄无声息的黑衣人,对着邢墨渊跪下。

黑衣人声音带着惧意请罪:

“主上,属下救驾来迟,请降罪……”

邢墨渊淡淡地扫了一眼地上的黑衣人,气场猛地一变,周身压迫感排山倒海而来,黑衣人嘴角溢出鲜血,却一生都不敢吭。

这一刻邢墨渊如同神祗降临,令人不敢抬头直视。

若是尹幽月在场,绝对想不到眼前气息如此强大的男子,会是之前躺在她床上毫无意识的男人。

邢墨渊凉薄的唇亲启,吐出一个字:

“说。”

黑衣人似乎明白邢墨渊在问什么,立即如实禀报道:

“都督府的白如烟接到京城国舅夫人的指令,要彻底毁了尹幽月,防止半年后她能进京与太子成婚。

白如烟便设计给尹幽月下药,想让乞丐毁去尹幽月的清白以此将人关祠堂控制起来,主上乔装跟踪三皇子君无羡时,本想将计就计,中了迷粉,谁知属下被牵制住时,主上被柳家人当成乞丐,送进尹幽月房中……属下来迟,只能趁机带走昏迷的主上……”

“嗯,下去吧。”

邢墨渊声音十分淡漠,气息缓缓收起。

他看着窗外,想起那道迷迷糊糊的纤瘦背影,微微勾起凉薄又性感的唇,喃喃道:

“男宠啊……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称呼本座,当真有趣。”

刚离开的黑衣人闻言,心想,这下都督府的那位尹大小姐必死无疑了,她敢如此羞辱主上,主上肯定会取了她的小命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