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是陈天策周霖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主角名是陈天策周霖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陈天策周霖是著名作者养家糊口的猪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养家糊口的猪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那么陈天策周霖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六年前,楚州豪门陈家突遭变故,陈家少主陈天策父母意外双亡,偌大家族惨遭瓜分,他被赶出家族,流落街头,几乎丧命,却绝处逢生,进入军队,一分冲天,六年后,成为北境之主,大夏战神,封号君帅!

《帝婿》 第3章 免费试读

“他是陈天策?”

“沈若云的那个男人?”

沈家老宅,喧哗一片。

也有愤怒的咆哮。

“你不是当兵去,早死了吗?”

“你凭什么回沈家找沈若云!”

“若云现在和你没有一点关系,你失踪五年,婚姻早已有名无实。”沈若云的母亲张彩霞站了出来,指着陈天策的鼻子警告。

“我女儿现在是王家的少奶奶,岂是你能染指的?”

“趁早带着你怀里的小拖油瓶滚远点,别再我们面前出现,若云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

陈天策默然。

或者说是惭愧。

司马明的威吓,沈家人的质问,岳母张彩霞的咆哮……

在他心中掀不起一点波澜。

但沈若云婆娑的泪目,失控的情绪,叫陈天策心如刀绞!

眼前这个美丽又憔悴的女人,分明是很在乎雪儿的。

她一个女人,带着几岁的雪儿,在父母和家族的压力下,几乎别无选择。

陈天策稍微仔细一想,便知道自己错怪了沈若云!

怀里的雪儿哇哇大哭,“妈妈不要抛弃雪儿,这个叔叔是坏人,他说妈妈的坏话,还不肯认错道歉。”

“雪儿不是故意让他抱的,妈妈别生气……”

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儿,被外婆张彩霞的话吓到,还以为是自己犯了错,在陈天策怀里使劲挣扎着。

“雪儿不哭,妈妈永远不会离开雪儿。”

沈若云柔声安慰女儿,从陈天策怀里把她抱了过来。

“对不起,我气急错怪了你!”陈天策心痛万分,直接把母女俩一起搂入怀中,“从今以后,我绝不让你和雪儿受欺负!”

沈若云挣了挣,始终没能挣脱陈天策的怀抱。

眼泪,如同决堤的河流奔涌而出,似乎要把这五年来的心酸,全部都哭出来。

“放肆!”

司马明面目狰狞,“沈若云,你是王公子看中的女人,收了聘礼,最好检点一些!至于这个野男人,我会叫他从楚州消失。”

沈若云的身体僵了僵,止住眼泪,把雪儿的小手递在陈天策手心,“雪儿乖,先去爸爸那。”

雪儿怯生生的想往妈妈怀里缩,“这个坏人……他是陈天策?”

在得到妈妈肯定的点头之后,雪儿一头扎进了陈天策怀里。

“爸爸,爸爸,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他们都笑话雪儿是野种,但妈妈告诉过雪儿,雪儿的爸爸叫陈天策,有一天他会一身戎装,回来保护雪儿和妈妈。”

雪儿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爸爸,你回家怎么没有穿戎装,雪儿刚才都认不出你。”

陈天策的心,也跟着雪儿的笑暖了起来,“爸爸改天穿给雪儿看。”

他一脚把地上的刺绣踢开,捡起离婚书,撕得粉碎。

“今后,爸爸陪着雪儿和妈妈,让你们做世上最幸福的母女。”

“呵呵!”

几声嗤笑。

“当了五年兵,空手回来,你拿什么给若云幸福?”

张彩霞从陈天策脚下抢过刺绣,心疼道,“你知道王少光是给若云的下聘礼的凤求凰刺绣,就价值三千万?你能比?”

“还动手打明爷,只怕明天连命都没了!”

妇唱夫随,沈正言一把拉过沈若云,“女儿,离他远点,小心被连累。”

沈若云站在原地,没有动。

陈天策笑了。

“人,我打了,又如何?”

“至于这刺绣?赝品罢了!”

“我和若云结婚五周年那天,我要为她补办一场举世瞩目的盛大婚礼,而国绣世家的凤求凰刺绣真品,也是我先给若云的礼物之一。”

陈天策的话,再次让老宅大堂内有了片刻安静。

“若云侄女,你这个男人五年不回来,一回来倒是挺会讲笑话。”

沈正德笑道,“五年前他和你结婚,吃的住的用的,全部由沈家负担。现在两手空空的回来,什么都没有,用嘴补办婚礼??”

“还有十几天,你们就结婚五周年了吧?我们倒是想开开眼,看看举世瞩目的盛大婚礼是什么样,别到时候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沈正德的嘲笑,让沈正言对陈天策更是恼火,“大哥,别说了!他得罪了明爷,说不定明天就会从楚州消失,根本不会有结婚五周年。”

“自己什么都给不起,就污蔑王少的送来的聘礼赝品?”

张彩霞拉拉若云的手,道,“女儿,你现在应该看清楚吧,这个男人究竟能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沈若云脸色有点难看。

“若云,你放心,那一天你一定是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陈天策的目光柔和。

“我记得你喜欢刺绣,凤求凰是李大师的心血之作,精美绝伦,先把这件真品送来,你肯定喜欢。”

“别再说了!”

沈若云的眉头紧皱,“你回来了就好!其他的没那么重要,不用为了面子说假话。”

陈天策微笑,对沈若云点头。

却是拿出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叫李一平到沈家老宅,把凤求凰刺绣送来。”

“十分钟之内。”

简单的两句话。

大堂内的所有声音都停住了。

噗嗤一声,不知又是谁先笑出了声。

“李一平大师百忙之身,一件作品上千万,是你说叫就能叫的?”

“你这里是乡下,以为随便找个人来,就能冒充大师?”

司马明也乐了,陈天策说是赝品的时候,他还以为这小子眼尖,真看出点什么。

后面听陈天策要李一平大师送真品过来,才反应过来,陈天策完全就是信口开河,胡诌的!

“我想看看,谁来送死?”

“你尽可打电话,管你叫来的是李二平,李三平……只要不是刺绣大师李一平,来一个,死一个!”

司马明大笑,扭曲的脸上沾着刚才流出的血,显得格外恐怖。

沈正德等人心惊不已,现在是在他们沈家大堂内,陈天策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明爷,明爷该不会迁怒他们沈家吧?

“二弟,你这个女婿真会挑时候来!莫非你不想把女儿嫁给王少,故意通知他回家?”

沈正德阴沉着脸,警告道。

“别怪大哥我说难听,如果若云侄女嫁给了王少,那皆大欢喜,要是最后出了什么岔子,你们一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免得祸害了沈家!”

“大哥,怎么可能?我以为陈天策早死在外面了!”

沈正言也急眼了,推推沈若云,“女儿,你快说句话啊!”

沈若云一言不发,陈天策一回来就闯下大祸,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司马明冷哼一声,就要发作。

突然眼珠一缩。

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堂的门口。

这扇门刚才被陈天策一脚踹开,现在还没来得及关上。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眉角带着贵气,轻步快走,手里捧着一个锦盒,进入大堂。

“沈小姐,国绣世家李一平,一年打稿,一年采样,一年行针刺绣……”

“三年方成一幅凤求凰,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请沈小姐笑纳。”

言语之间,尽显恭敬。

来者,正是国绣世家的大师,李一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