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安笙墨时琛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蒋安笙墨时琛免费阅读

蒋安笙墨时琛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蒋安笙墨时琛免费阅读

蒋安笙墨时琛是作者夭夭桃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一场阴谋,傻子替嫁给传说中手段残忍,性格暴戾的墨少,众人都等着替傻子收尸。可婚后不久,那个暴戾大佬却变成了无时无刻宠着她的霸总?夫人在前方虐渣渣撕绿茶,他在后面收拾众人兵不血刃。某天,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女孩儿带着哭腔,“墨少,他们欺负我。”某暴戾大佬将其护在怀中,“我夫人乡下来的不懂事,温柔胆小,你们不许欺负她!”被虐到抬不起头的众人表示:???墨时琛是眼瞎吗?蒋安笙温柔胆小?她明明就是一个超级凶残的超级大佬,各种身份,各种马甲,各种技能,每一个单拎出来都能称霸!“……”后来有人问,从来不近女色的墨少,是怎么变成宠妻狂魔的。墨时琛勾唇淡淡回应,“我纯粹贪恋夫人美色而已。”

《墨少夫人马甲多》 第14章 这汤里被下了药 免费试读

看着墨时琛眸色深沉的坐在那里,蒋安笙没再说话。

这毕竟是墨时琛的家务事,她也不方便多说什么。

坐了会儿,蒋安笙突然端起手边的汤碗,往自己嘴边送去。

墨时琛看着她,嗓音里含着薄薄的厉色:“明知道这汤有问题还喝?”

蒋安笙笑嘻嘻道:“我身子很好,不怕。”

说着,她干脆仰起头,直接把整碗汤给喝完了。

未了,她还擦擦嘴角,美滋滋的感慨道:

“这味道真不错,张妈手艺真不错,只可惜你无福消受哦。”

见墨时琛盯了她半晌,嘴角渐渐掀起,漫漫深深皆是嘲意。

蒋安笙心里“咯噔”一下,生怕之前那一幕再度重演。

“我先去把碗送下去!”说完,她直接底抹油开溜。

“站住!”

她刚走两步,身后就响起墨时琛沉冷的声音。

蒋安笙忐忑不安的转过身,不会因为喝了他的汤就生气吧?

墨时琛目光凌厉,音色极沉,“脚怎么了?”

“脚?”蒋安笙一脸疑惑,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见自己的左脚踝透着青紫,小声道:“不还是你推的……”

被他粗鲁拉近浴室里,脚是那个时候扭伤的。

当时没注意,今天回蒋家的路上,发现脚疼,一看才知道肿了。

话还没说完,一道挺拔的身影就挡在了她面前。

蒋安笙下意识了退了一步,他是又要生气吗?

然而,墨时琛却把她抱到沙发上,然后就看到这么衿贵的人,在她面前蹲下,随手脱了她脚上的拖鞋。

那个危险的男人,弯腰握住了她的脚踝。蒋安笙挣了一下,却被他握得更紧了。

“别动。”他说。

蒋安笙倒也不是乖乖听墨时琛的话,她是懵了。

眼睁睁看着墨时琛脱掉她的鞋子,露出青肿的足踝。

再然后蒋安笙那只白皙,小小的左足落在了他的手掌心。

然而墨时琛抬眸轻轻看了她一眼,大手一紧,一把抓住她的小腿,冷冷说道,“这里不是蒋家,今后受了伤不许闷着,知道吗?”

说完,他的手掌覆盖在她青肿的脚踝上轻揉。

他在轻揉的时候有些不知轻重。

疼的蒋安笙面孔煞白。

看出来了,照顾人,墨时琛是第一次。

蒋安笙不敢吭声,要是说些啥,倒有些不知好歹了。

“疼?”墨时琛抬眸,这个满身都是气势的男人,盯着蒋安笙看的时候,会让她想到霸道两个字。

脚腕不疼才怪。

若不是他态度还算认真,蒋安笙几乎以为他是故意报复她。

她神色微窘,连忙推他。

“墨先生,不用这样的,我去找空青。”

墨时琛动作倏地停住,眼底的不悦一闪而过。

“你是女孩子,男女有别,要保持距离,明白?”

蒋安笙本来是说找空青拿药,没想到他理解错了意思。

她脱口而出,“那你之前还碰我,亲我。”

之前在车上,没想到外表冷淡禁欲的墨时琛,居然会有那么邪气的一面!

墨时琛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眼眸一冷,语气微重,“你是我太太,只有我能碰。”

这强硬的解释,还真让蒋安笙反驳不了。

心里给墨时琛打了一个印象标签。

‘太过强势的男人’

她抬起眼眸,不满地道。

“不公平,那我也要碰你!”

墨时琛没想到她会提出这种要求,原本就深邃的神色更深沉了。

“你想碰我哪里?”

“那,我碰你什么地方都可以吗?”蒋安笙低头注视着他,剪瞳般的双眸,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宛若琉璃。

墨时琛眸子暗了暗,挑了挑眉。

其实回来的路上,收到蒋婉儿发来的消息。

说蒋安笙装傻接近他,是有目的的。

短信上还写着,蒋安笙在外面有小白脸,还是她亲眼所见。

这么离谱的栽赃,墨时琛自然不信,看了一眼就删除了短信。

但现在墨时琛忽然觉得,蒋安笙的一切都像迷一样。

他站起身,坐在一旁的懒人椅上,抽出湿纸巾不紧不慢的擦拭着,声音低沉回答:“都可以。”

他想看看蒋安笙目的究竟是什么。

有了他的允许,蒋安笙便大胆起来,走到他面前去解开衬衫纽扣。

墨时琛现在只穿着衬衣西裤,白色衬衣一尘不染,衬衫上的黑曜石纽扣泛着昂贵冷光,浑身散发着贵族气息,冷酷又禁欲。

他看着蒋安笙纤细的手指,抓着自己的衬衫衣扣解了半天,神色揶揄的看她一眼。

扣子都解不开,还想脱他衣服?

蒋安笙知道他在笑话自己,不去看他,赶紧加快速度。

半敞的衬衣下,露出结实的月匈.肌,看得蒋安笙脸红心跳。

视线停留在他心脏那一处。

眉头下意识地微蹙,这伤痕明显是做过心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