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凝薄胤燃小说叫什么名字 替嫁新娘:薄少的千面小娇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苏雪凝薄胤燃小说叫什么名字 替嫁新娘:薄少的千面小娇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替嫁新娘:薄少的千面小娇妻》是最近很火的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水煮肉片,主角是苏雪凝薄胤燃,下面一起来看看小说的主要内容:“老板,我现在走了,扣工资?”薄胤燃心中刚生出一丝不忍,迅速亲手掐灭。扣子!”“好的,”苏雪凝顶着一张陌生人不能进入的脸,被拉了过去。

《替嫁新娘:薄少的千面小娇妻》 第2章 这就结婚了? 免费试读

薄家老宅的客厅里,围坐了十几个人,正是薄家的女眷。

她们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可老夫人没回来,谁也不敢走。

薄三夫人沉着一张脸,阴阳怪气的说道:“我们大少夫人真是好大的面子,这还没进门的,就让全家一起等着。”

“是啊,大嫂。”薄家小姑跟着附和,“你可不能让个小丫头片子给降住了,一定的端出做婆婆的款来。”

薄大夫人生的柔弱,一副没什么主见的样子。

听了妯娌们的话,她立刻如临大敌。

等老夫人拉着苏雪凝进来的时候,薄大夫人更加不喜。

她嫁进薄家三十年,生了一儿一女。可老太太还是看不上她,现在倒是对个丫头好得很。

“苏苏,来来来。”老太太拉着人,一个个的介绍。

刚才还横眉冷目的女人们,都换上了笑容。

只除了薄大夫人。

“妈,您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气氛顿时冷了下去。

老夫人厌恶的瞪了大儿媳妇一眼,“苏苏是我认定的孙媳,你不愿意看,就滚回房间去。”

身为薄家长媳,生的儿子又有出息。

老夫人原不会这么让大儿媳这么没脸。但这么多年,大儿媳越来越不像话。

成天就知道盯着男人的裤腰带,儿女不管,家里的事也撑不起来,已经成了帝都的笑话。

连薄胤燃都没有反驳。

他永远也忘不了,父亲在外应酬不回家,母亲为了报复,把年仅五岁的他扔到雪地里,差点冻死。

甚至故意给他吃泻药,就为了逼那个男人回家。

从那以后,他就对母亲这个词绝望了。

薄大夫人被骂的抬不起头,又不敢反抗。

三夫人心里偷笑:这蠢货,一手好牌打成这样,活该!

苏雪凝不动声色的坐着,一副茫然又带点小惊慌的样子。

老夫人立马心疼了,“苏苏不怕,奶奶在呢!”

旁边几个孙女,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她们可从来没被这么哄过。

说到底,还不是偏心薄胤燃,连一个八字没一撇的女人,都捧在手心里。

其他人敢怒不敢言,可薄思雨敢。

她一把挤开苏雪凝,“奶奶,到底谁才是您的亲孙女?”

“这个女人不过是我哥养的小玩意儿,当薄家大少奶奶,她也配!”

苏雪凝配合的红了眼睛,脸上露出屈辱的表情。

其实,她正偷偷的朝薄胤燃眨眼睛——老板,你给句话啊,下面应该怎么演?

薄思雨见了,更生气了。

“奶奶,您看!这个***就会装可怜!”薄思雨大小姐脾气上来,不管不顾。

“哥,你的眼光实在太差劲了!她连夏珍姐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

薄胤燃心里也觉得委屈。

要不是被逼急了,他能找这么个货吗?

“薄思雨!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老夫人看着孙女,止不住的失望,“真是被你那个妈给教坏了,不成体统。”

“你再不喜欢苏苏,也要顾及你哥的面子。难道你这么无理群闹,你哥脸上就有光了?”

薄胤燃默不作声。

其实,他真的不是很在意。

不过——

“既然小妹不喜欢,我会跟她分手的。”薄胤燃随即说道。

薄思雨喜上眉梢,“哥果然还是最疼我的。”

她话音刚落,薄老夫人的巴掌,就落到了薄胤燃身上。

“混账!”

“薄家没有你这样不负责任的子孙!刚才还口口声声,叫人家宝宝,现在说分手就分手!”

“这要是让苏苏的父母知道,非打死你不可!”

父母。

苏雪凝的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薄老夫人越发心疼了。

她一拍桌子,怒道:“带着苏苏,去民政局。要是天黑之前,我看不到结婚证,你就不用姓薄了!”

“奶奶,这也太快了,我们才刚认识……”一天。

薄胤燃哭笑不得的说道。

薄老夫人听到这话,直接来了火。

“快?你脱人家衣服的时候,怎么不嫌快呢!”

对着真心疼爱他的奶奶,薄胤燃实在板不起脸。

于是,他给苏雪凝使了个颜色。

雪凝心领神会。

“奶奶,您别急。我其实已经不喜欢薄少了,今天就是去谈分手的。”

薄老夫人回身又给了孙子一巴掌,“看看你,都把苏苏逼成什么样了?”

“好孩子,你放心,有奶奶在,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要不是你,我们家老头子,怕是早就没命了。”

“你对我们薄家有大恩。”她确定了,这就是当年那人!

“奶奶!”苏雪凝赶紧拦住老夫人,那件事要传出去,她得被人烦死。

到时候还怎么老老实实的赚钱。

老夫人点点头,然后让人拿出户口本,“走,我跟你们一起去。”

薄胤燃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现在这样。

“奶奶,不用了。我还要带苏……苏苏去做造型,您在家等着,一样的。”

“好。”说着,老夫人褪下手腕上的玉镯,给苏雪凝带上。

“见面了,收好了。”

苏雪凝推脱不掉。

“走吧。”

在众人嫉恨的目光中,苏雪凝跟着薄胤燃走了。

……

出了薄家老宅,苏雪凝总算喘了口气。

她把镯子摘下来,小手一翻,“老板,物归原主。麻烦结一下片酬。”

薄胤燃还怕有了老夫人的撑腰,苏雪凝会幻想些不属于她的东西。

没想到,这女人倒是识趣。

薄胤燃掏出支票,递了过去。

苏雪凝喜得,直接拿着亲了两口。

那样子,可比对薄胤燃热乎多了。

“老板,在前面把我放下就行,我可以自己回酒店。”

薄胤燃夹着烟,轻吐了一口气。

“给你一百万,离开帝都。”

“那不行!”苏雪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她还有许多事,没有完成,不能走。

薄胤燃皱起眉,认真的审视身旁的女人。

他觉得苏雪凝就是个矛盾体。

爱财,但却对他这个钻石王老五,不假辞色。

明明是个小演员,但“戏”演得好,入戏快,出戏更快。

被这样盯着,苏雪凝有些不自在,她再次催促道:“老板,我该走了,下次有活,记得找我。”

薄胤燃听了,心中一动。

身处帝都这个危机四伏的漩涡,他无时无刻不面临着危险。

这次夏珍出事,绝不是查出来的那么简单。

若是有苏雪凝这样一个挡箭牌,他和身边的人,都会安全很多。

最重要的是,奶奶会满意。

想到这里,薄胤燃脱口说出了一句十分荒谬的话——“那你接不接‘连续剧’,比如扮演我的妻子。”

反倒是苏雪凝,眼睛放光。

“老板,小店隆重推出了包月服务,买三个月送一个月,包年打九折。”

“只要钱到位,保证您满意。”

薄胤燃:“……”眼前这个,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