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妈咪找老公小说全文 赖馨儿顾睿寒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为妈咪找老公小说全文 赖馨儿顾睿寒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赖馨儿顾睿寒的书名叫《我为妈咪找老公》,这本书是作者若水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床边的闹钟,在每天早晨的那个时刻,并没有叫醒顾睿寒。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闹钟第三次敲响时,“铃铃”声,传进顾睿寒的脑中,把顾睿寒腾地唤醒。顾睿寒双手搓着脸,窗外的阳光柔柔的,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我为妈咪找老公》 第4章 找什么女人好 免费试读

……

赖小柚带着赖馨儿来到了名扬市里唯一一个六星级的大酒店——风娇国际大酒园。

小家伙如赖馨儿的意愿开了一间小号总统套房。

“叮——”

酒店前台的POS机上,一下子就刷掉了赖小柚那张宝贝成长卡上的五千元“大洋”。

“妈咪,说好的勤俭节约呢?说好的不能铺张浪费呢?”赖小柚义愤填膺地问。

赖馨儿洋洋得意地摸了摸赖小柚的头,笑眯眯地回答:“你不是口口声声地说,身为‘男人’,就应该为自己心爱的女人买单吗?”

“可我还不是男人呀!”赖小柚将女人善变的那招可是学以致用,“我还只是个小男孩哩!”

“你性别是男,对不对?”赖馨儿问。

赖小柚点头。

“你是人,对不对?”赖馨儿接着问。

赖小柚继续点头。

“合起来,你就是‘男人’,对不对?”赖馨儿咧嘴一笑。

赖小柚习惯性地接着点头。

“那不就行了!是男人的话,还不赶快去拖行李箱,乖乖跟我回房睡觉!”赖馨儿一手叉腰,一手摇指那边孤零零的行李箱。

“哎——流年不利,又被妈咪坑了!”赖小柚嘴里嘟囔,却不得不乖乖地去拖自己的小行李箱。

“小朋友,阿姨给你提。”这时,酒店里的女服务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立即迎上前来。

这当妈的怎么能这样“奴隶”自己的孩子了?是后妈吧!

女服务员心底念叨,还不忘丢给赖馨儿一记“卫生眼”,更是没少给赖馨儿好脸色看。

虽然如此,不过女服务员倒是对赖小柚疼爱有加,嘘寒问暖:“小朋友,你几岁了呀?”

“我四岁了!”赖小柚伸出五个肥嘟嘟的手指,然后不忘卖萌地将大拇指贴向手心。

女服务员顿时被赖小柚这可爱的行为给萌软了心。

赖小柚接着奶声奶气地说:“谢谢阿姨帮我提行李箱!”

“真乖!不用谢啦!”然而,当女服务员提过赖小柚的行李箱时,才发现,这箱子……其实……真的……真的很……轻!

别看赖馨儿一副“后妈”的样子,她可是最疼她这宝贝儿子了。

就说那小行李箱里吧!她出门时,其实就往箱子里塞了几件要换洗的衣服外加一个“媳妇”——赖小柚的平板电脑,这能重到哪去?

“两位,这边请!”女服务员错愕地向赖馨儿露出一个标准型的微笑,然后走在前面给他俩带路,还真是一对奇葩母子了!

赖馨儿白了一眼正在偷笑的赖小柚。

小样,还给我在外人面前装可怜是吧!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

然后,赖小柚很意会地回给赖馨儿一个水灵灵的眼神。

妈咪,你就饶了我吧!

……

结婚前的男人,总会想约自己的几个好友出来开个“脱单”聚会。

陆之昂有许多狐朋狗友,但讲真心的却只有顾睿寒一个。

因为,只有顾睿寒会在他陆之昂最狼狈不堪的时候,不离不弃,出资又出力地帮他度过难关。

可偏偏顾睿寒又是那种不近酒色的男人,与他陆之昂的生活习性可谓是天壤之别。

跟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庆祝完,陆之昂还是想单独约顾睿寒出来聊聊。

“睿寒……你、你、你怎么还不嫁啊?噢,不!说错了,你怎么还不娶啊?嗝——”

陆之昂手里拿着威士忌,双颊泛着两团红润,有意无意地发酒疯,说胡话。

顾睿寒优雅地坐在陆之昂对面,他知道他故意这么问,所以很静默地端着杯子喝水,不予理会。

陆之昂盯着顾睿寒,只见顾睿寒他一袭洁白的衬衫干净利落,身上散发着一股俊逸脱俗的气质总与这纸醉金迷的酒吧气氛格格不入。

“你这个怪胎!”

陆之昂举起威士忌瓶子,又喝了一口。

然后,他抬手用衣袖随意抹去嘴角多余的酒渍,对顾睿寒指手画脚地说:“来酒吧就应该喝酒!谁像你!每次都只叫一杯白开水!”

酒……他顾睿寒五年前便戒了。

都说“喝酒误事”,而他顾睿寒喝酒误的是终生。

“怎么说,你现在可是我们名扬城的首富!以你的实力,用不了几年,说不定就稳坐全球首富的宝座!而你如今连酒色都不沾,搞得外界都在怀疑你的性取向问题!”陆之昂打趣地说。

顾睿寒完全没把陆之昂的话听进去,而是抬手看了看手腕上手表的时间,神情淡漠:“你还有十分钟。”

一如既往,他顾睿寒从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无聊的事情上。

这点,陆之昂十分懂他。

“好吧!我们言归正传,你告诉兄弟我,你到底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结婚?”

陆之昂抬手比划,又喝了一口威士忌。

他顾睿寒不结婚,那些爱慕他的女人就没一天不死心的。

而在这些不死心的女人之中,居然也包括他陆之昂的准新娘——李莉琳!

一想到这里,陆之昂心有余力不足,甚至有气却没地方撒。

他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结婚?

这个问题,在赖馨儿跟他分手后,他便从来没有再去想过。

现在想一想,顾睿寒眸光微微一沉,意味深长地回答:“一个我爱的,同时也爱我的……女人。”

话到这里,陆之昂算是明白了。

爱他顾睿寒的女人一大把,他爱的?

呵!就五年前的那个女学生赖馨儿!

如今,恐怕早就是他人之妇了吧!

“兄弟,专情能当饭吃吗?你都已经在那棵树上吊死过一回了,怎么还想着在那了树上吊死啊?你就应该要学会自我解脱!懂吗?更何况,你专情的那个女人,如今,说不定早就给别的男人生了好几个娃了!”陆之昂说得条条是道。

他只知道,五年前,赖馨儿甩了顾睿寒。

至于赖馨儿为什么会甩了顾睿寒,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顾睿寒只字不提,陆之昂也无从得知。

那时,陆之昂亲眼看着顾睿寒伤心欲绝、憔悴颓废、甚至沉沦堕落。

然而,在那不久后的某一天,顾睿寒的父亲突然去世,顾睿寒的性子也随之变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