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白落幽步惊澜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主角是白落幽步惊澜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白落幽步惊澜是作者树奈奈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白落雪率先开口,她还是不能接受,步惊澜竟把她一见钟情的事实看得很重要。「三姐妹真幸运,能得到池南王的宠爱,想必是用了手段?」白落雨也跟着嘲笑起来,满脸妒忌,“怎么说呢,不过是走狗屎运罢了,不过就她这张难看的脸,怕是嫁过去了还得上堂。”

《医妃当道:战神王爷欺上门》 第3章 亲自选的男人 免费试读

白落幽只惶恐地摇着头,根本不敢开口。

一直冷眼看着的五姨娘终于是忍不住,讥笑了一声:“这手足姐妹之间还能说些什么体己话呀?无非就是看着哪个男人得眼……”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看得上刘三儿那群人!?”白落雪顿时气急,指着五姨娘便骂道。

这丞相府里没有嫡母,所有人都是姨娘庶女,就这么一个嫡女还是个被整日欺负的主儿,后院里的女人自然是谁和谁都看不对眼的。

白落幽这才扭头扫了一旁的众人一眼,凭借着记忆将每个人都对上了号。

丞相府后院的五房姨娘中,属二姨娘和五姨娘的风头最盛,毕竟一个家大业大,一个年轻貌美。

而荣姨娘的地位不同于其他人,若不是圣旨压着,她此时估计已经是丞相府的正房了。

五姨娘生的极其美艳,虽是被一个庶女骂了,却丝毫没有气愤,反倒笑得更加明艳:“是是是,咱们二小姐自命不凡,日日盯着三丫头那个宣王妃的位置呢!”

闻言,荣姨娘的脸上也不禁露出几分不屑来。

她的女儿是丞相府的大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只因为是庶出,很难与王公贵族谈上亲事。

这宣王妃的位置她也早就属意,此时听这庶出的二丫头也有这样的心思,自然心中不快。

“对,我昨晚昏倒之前,好像的确听见二姐姐说什么我配不上宣王殿下……”

白落幽索性就顺着五姨娘的话说了下去。

尽管这五姨娘也不是什么好人,但如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很适合她们。

白落雪的脸上透着失血的惨白,咬牙切齿地暴怒道:“你们!要是我算计了白落幽,我又怎么会沦落至此?爹爹,您要为女儿做主啊,女儿不活了……”

话虽如此,可她却一点轻生的想法都没有。那光洁的脖颈上也没有留下投缳过的痕迹。

看她这般,白自山心中酸涩——

女儿家怎会拿自己的清白陷害别人?

“落幽!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姐姐怎么可能毁了自己的清白害你!”

白自山最不喜欢白落幽,因为每次看到她,都会让他想起她母亲,那是一个男人最风光、也是最耻辱的经历!

“我不知道。”白落幽毅然道,“父亲不信,去问问刘三儿他们几个人就知道了。只是我相信,在场的有人并不想让他们活着说出什么话来。”

她的眼睛微眯,视线像是一把把尖锐的匕首一样投向白落雪和二姨娘。

二人的身形一晃,脸色有些发白。

五姨娘见状,立刻煽风点火:“三丫头说的是呀,这跑过来说三丫头与人偷情的是二房的人,见着人后立刻要拖出去打死的,也是二房的人,怎么二房事事都冲在最前头呢。”

果然!

她就知道,那几个下人肯定早就无法说出什么了,不然白自山也不会坐在这里审自己。

一对母女跪在中央,看着白自山面上那晦暗不明的表情,顿时慌了神。

还是二姨娘先反应了过来,暗暗地拽了一把白落雪的衣裳:“五房妹妹怎么能这么说?雪儿说三丫头与人苟且,那也是她担心这个妹妹,生怕她走上歪路。妾身看到那样的事情,自然气上心头,把那些***扒皮抽筋了也不为过!”

说完就低低的抽泣起来。

她长得也不错,是以美人落泪,便惹得白自山一阵心疼,连忙上前去将人搀扶起来。

见状,二姨娘立刻道:“老爷,今日这事情许是雪儿受了刺激,看错了才以为是三丫头所为,毕竟咱们的雪儿小小年纪就……”

白落雪却不肯这般放过她,忍不住扑上去抓着白自山的衣角:“爹爹!爹爹您相信雪儿,您一向是最宠爱雪儿的,就是这个小***害我!”

“住口!”不等人发飙,二姨娘已经率先开口,又对着白自山苦笑,“老爷,都是妾身的不好,妾身日后一定好好的教养雪儿。”

这话说的愈发飘忽,最后话音刚落,那个娇丽的桃粉色身影竟是忽然一晃,二姨娘便柔柔的倒进了白自山的怀中,好似失去了意识。

“兰儿!兰儿!快来人!把二姨娘送回去,府医呢!?”

几个人顿时慌了神,白自山反手拦住怀中的美人,一旁的荣姨娘也脸色微变,起身张罗这下人们都上来。

一片慌乱之中,白落幽只听见五姨娘轻飘飘地骂了一句:“狐媚子!”

几个下人抬走了二姨娘,白自山刚要走,又退了几步回来,厉声指着白落雪和白落幽两人:“你们给我滚回屋子反省去!今日之事谁也不可在外头随意提起!”

说完,一群人便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堂屋。

戏散了,来看戏的人自然也就没了兴致,讥笑着三三两两离去。

白落雪虽也在丫鬟的搀扶下离开,却犹自心痛,尚未反应过来,面上还清晰的挂着惊诧和阴狠。

“二姐姐留步——”

一个明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白落雪几乎下意识地钻进了拳头,回头恶狠狠地瞪着白落幽。

她的脸依旧很可怕,可那双眸子却带着若有似无的高贵气息,毫不躲闪地回看过去,幽幽笑道:“二姐姐亲自选的男人,不知道是否和心思?”

想起昨夜,白落雪的一张脸顿时惨白。

白落幽却好像没看到似的,继续道:“经此一事我也彻底看清了二姐姐,相比二姐姐也看清了我。”

“你就是个***!”白落雪双眼泛红,怒骂道,“你和你那个倒贴娘一样***!你根本配不上宣王殿下!”

说着,扬起手就要打人。

倒贴娘?虽然那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可原主回忆中的人去也是温婉贤淑的好母亲。

听着她这样的话,双眸微沉,散发着冷冽的气息,瞬间出手攥住了她打过来的手腕,只不过微微发力,便让她的脸都扭曲了起来。

白落雪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手腕的疼痛几乎让她说不出话来,只能看到白落幽那双格外精亮的眼睛。

白落幽一挥手,便将她退了出去,嫌恶地道:“这下,你应该能看清我不是好惹的了。日后你再敢来招惹我,就看看你我谁压得住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