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心语赵承睿全文免费 方心语赵承睿在线阅读

方心语赵承睿全文免费 方心语赵承睿在线阅读

方心语赵承睿是著名作者小珑包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下面看精彩试读!父母不仁、嫡姐恶毒、丈夫折磨,前世方心语被身边的所有人背叛,不得善终。重回一世,她那个丈夫怎么变成了前世登基为帝的端王?二人携手,将前世今生害她之人一一踩在脚下。“心语,与我执手共同游览这大好河山如何?”“好。”二人相视一笑,携手共看江山。

《替嫁医妃:马甲夫人是大佬》 第4章 宋月蓉 免费试读

自从娘亲去世,华贞母女鸠占鹊巢,她得过确实比家里奴仆还凄惨。

这一切都是方家人背信弃义,恶毒至极的所作所为。可是这些都是从前的事了!

方心语像是被点燃了,拽着宋月蓉的胳膊,一用力,让她直直跪在了自己面前。

凤眼如冰霜般看着宋月蓉,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

“你不过是个卑贱的下人,在这里跟谁颐指气使,本王妃没空跟你玩了。”

说罢,方心语略过她的下颚。狠狠的将一张人脸从宋月蓉脸上扒下来。

“宋月蓉”一声尖叫捂着脸,疼得直在地上打滚。

“说,真正的侧妃在哪里?”

前世,年少时方心语跟宋月蓉见过一面,她是御史台监理的嫡女,性格温腕,极懂礼数。

听闻,宋月蓉嫁给赵承锦做侧妃的第二年,御史台监理就被皇后亲信陷害拉下马。

宋月蓉从此变得泼辣疯癫。

方心语一直在怀疑为什么会这样?直到她闻到了那股异香。

那是使用特殊易容术身上会散发的独有香味,就算是盖多少胭脂水粉都掩饰不了。

“宋月蓉”忽然不动了。

徒然,袖中伸出一把冷光乍现的匕首,朝方心语心脏的位置直直刺来,

她运作内力转动轮椅,挡住了攻击,飞身而起,一掌将宋月蓉推的老远。

明白事理的嬷嬷丫鬟们,赶紧上前将人压制。

方心语坐在轮椅上,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缓声说道:“现在还不说吗?那小云雀可就死路一条了?”

“你……”

“宋月蓉”看着昏迷不醒的小云雀,心头一紧,死抿着嘴。

方心语从一开始就觉得她们的关系不简单,故意试探道:“月琳,马上让家里小厮过来,说家里死了人,让他们把尸体扔到乱葬岗。”

“不要……”

“宋月蓉”一脸紧张,苍白的唇齿微微张开:“是……是……皇后娘娘让我这么做的,真正的蓉侧妃其实在一年之前已经被皇后毒杀了。您放了我妹妹吧。”

方心语微微沉了口气

让人先把“侧妃”带到柴房关押起来。

赵承锦刚走在半路,听到动响不放心方心语又折返回来,亲眼目睹发生的一切。

那个宋月蓉就是皇后种在他身上的一根刺,没有想到方心语那么轻而易举就将她拔掉了。

是夜,一轮皎洁明月挂在屋檐下。

方心语趁着赵承锦熟睡,悄悄下榻,穿好衣服,一个翻身跃出瑞王府。

陆成华见教主来了,立刻跪下叩拜:“属下参见教主”

星罗教是当初方心语一手创办,专门收集情报的组织。

“成华,你速去查一下,瑞王府中内室的底细,重点查一下端王赵承锦的背景。”

她对赵承锦理解太少了,这个人表面风平浪静事事不理,可是她总觉得他没有那么简单。

“还有,我父亲最近在干些什么,你也一并调查。”

陆成华应答。

这几日,赵承锦见方心语的腿伤好的差不多,便将府中的内务和皇上让操办的春日宴,一并给方心语操持。

方心语平时衣裳多素色,他还特地带她去了金陵最好的裁缝铺做了几件新衣裳。

但是,方心语心里越来越不安。

前世,赵承睿也将宴会操办事宜交给了她,最后宴会上出了事情,她失了身……

方心语还在算账本的手突然一抖,赶紧让月琳过来,悄悄给她吩咐了几句。

等到春日宴那日,晴空万里,百花斗艳,精彩纷呈。

皇上看着御花园中精致不凡的布置不由称赞:“若不是承睿此次有事,朕还不知道老七品味如此之好。赏!”

赵承锦行礼看着一旁的方心语,缓缓说道:“本王哪会这些,这都是王妃的功劳。”

见此幕,一旁的妃嫔,大臣夫人们无不羡煞。

皇帝更是哈哈大笑:“看来朕的皇儿是觅得良人了。那端王妃,你想要什么?”

方心语行礼缓缓说道:“还请父皇赐儿臣一间,御赐药铺。”

她知道如果前世的记忆不出问题的话,一年后金陵城里会有一场数十万人死亡的瘟疫。

如果有了这间御赐药铺,那么她出面诊治病人会比前世轻松很多。

“其他人要的皆是奇珍异宝,你为何只要一间药铺?”

老皇帝疑惑的捋了捋胡子。

方心语自然不可能告诉他真相,自己是半年未出山的金陵医圣,故意把话题扯到了赵承锦身上,

“王爷身体不佳。每日吃的药极为珍贵,御膳房需得批许久才送到瑞王府。若是有了这个铺子,王爷用药会方便许多。”

“你们俩还真是夫妻情深,好,朕允了。”

老皇帝说完,随后便同大臣们一同赏花畅饮去了。

赵承锦看着方心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情在眸中流动。

明明说好只是做做戏,她真的有那么在乎他吗?

不远处,坐在席上的方如菲狠狠捏紧杯子,双手气的颤抖。

她之前听宋月蓉说,方心语嫁到瑞王府中后,赵承睿对她极好。

没想到竟是真的!

这个让她和母亲在下乡过了十年苦日子的***,凭什么能过得这么好?

方如菲双眼闪过阴翳的精光。

席坐上,赵承锦没去同大臣们寒暄。听方心语说她想吃凤梨酥,便自己亲自去给她拿去了。

方心语无事可做,看着赵承锦的背影发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