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青宁白子琰最后结局 沈青宁白子琰完结版免费阅读

沈青宁白子琰最后结局 沈青宁白子琰完结版免费阅读

沈青宁白子琰是作者知秋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知秋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外科医生沈清宁一觉睡到古代农家,成了个小村姑。只是一醒就母亲就被后奶打死了,父亲更是失踪多年。为了自己和家里兄弟姐妹的安全,沈青宁果断带着他们分家单过,手握空间,带着腹黑的哥哥和可爱弟妹,靠着前世学到的知识精华,走上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眼看自己几个小孩子日子过起来了,什么七大姑八大姨都过来攀亲戚,呵呵,真当姐几个年纪小,便宜就那么好占!一针一个,扎得你们哇哇乱叫!邻村小秀才,你来凑什么热闹?什么?娃娃亲!别闹了,谁订下的找谁去,姐的时间就是银子!你是我们的爹爹?对不起,不认识,要认亲出门左转不送!这是一个现在女医生带着空间穿成小农女的故事,女主不圣母,不包子,还附赠一枚妹控腹黑哥哥,发家致富的故事,至于那几个极品与渣渣,有多远滚多远!

《农门医女很彪悍》 第七章 寻宝 免费试读

“不行,那里太危险,要是有啥野兽出来可咋办?”徐香梅断然拒绝了青宁的提议。

林子边有蘑菇她早就发现了,可她不敢靠近,更不可能由着青宁靠近。

青宁的心里却是像猫挠的一样难受,她好想到林子里去碰碰运气,如果能逮到一两只野味,那是最好,如果这次遇不到,她就挖几个陷井,而且还可以找找有没有什么草药,这样以卖草药的方式,可以把空间里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拿出来。

“我的好姐姐,我会照顾自己的,而且你看从之儿就可以看到那边,我保证,绝对不会出事。”

“那好吧,你等会儿,我挖完这里的野菜就跟你一起过去。”徐春梅算是看出来了,要是不让沈青宁过去她是不会死心的,不过她是不会让不我青宁一个人过去的。

“好吧。”青宁暂时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也只好在跟着徐春梅一起挖野菜。

不多会,两人都挖了满满地篮子的野菜,就往林子边上走去,因为林子里终年没什么阳光,阴凉潮湿,所以当两人走近的时候,一大片卖相极好的蘑菇就出现在她们两人面前。

沈青宁两人这还是要林子的外围,就有那么好的东西,里面还不知有什么宝贝呢,可青宁也知道,徐香梅肯让自己到这里来已经是极限了,是决不允许自己再深入的。

因为蓝子已经被野菜装满了,徐香梅就坐在林子边用藤条编了两个竹篓子,她和徐香梅一人一个,不过当她抬头去喊青宁可以走了的时候,却发现眼前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青宁,沈青宁,你在哪儿?快出来啊……”

正在她急得原地直打转的时候,沈青宁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面前,手里还拎着两只灰毛兔子:“香梅姐……”

徐香梅被身后突好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当她拍着胸口转身的时候,就见青宁一手拎着一只兔子,笑嘻嘻地站在她身前。

“呀!哪里来的兔子!”徐香梅惊呼道。

“刚才我误打误撞地进了林子,这好看见这两只小家伙在喝水,也不知道它们是怕人还是怎么的,竟然掉头就跑,可是跑的时候却一头撞上了树桩,就这么晕了,我就把它们捡回来了。”沈青宁眼睛不眨地说着瞎话。

“真的啊!咋会有那么笨的兔子!”徐香梅还在惊叹,可是她的眼中却没有一点贪婪,她家的日子虽然也清苦,但相对沈青宁家只有四个孩子要好过多了,好是羡慕,但不会眼红,相反还为好姐妹高兴,说不定这是他们的娘亲在天上保佑他们呢。

正在她想着的时候,突然觉得手里一沉,再抬眼看去,就见沈青宁已经笑呵呵地把一只相对肥一点的野兔塞进她手里:“喏,这个给你!”

“不不不,我不能要,这是你的,正好可以给你们兄妹几个补补身子。”徐香梅手足无措地又要把兔子塞回去。

沈青宁却说:“给你你就拿着,反正这也不是我打的,见者有份嘛!要不是你今天带我到这里来挖野菜,我也碰不到这样的好事。”

就在徐香梅还在犹豫的时候,沈青宁又一次地把兔子塞进徐香梅的手里,“你要是再推三阻四的,我就不理你了。”说着故意背过身去不理她。

“好了,好了,我拿着还不行吗?这么大个人了,咋还跟小孩子一样闹上脾气了呢?”

“这还差不多。”沈青宁朝着徐香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冲桂花婶子以前时不时接济和这一次的仗义直言,他们家就值得自己好好的回报。

两人这一趟上山的收获都不小,加上天色也不早了,徐香梅便提议回去,沈青宁也没有异议,家里虽然有个哥哥,可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要是老沈家的人过来找麻烦,她还真担心他应付不了。

至于原先想看看山里有没有什么名贵的草药,沈青宁表示来日方长,也不急在这一时。

“对了,香梅姐,你啥时候到镇上去啊?”沈青宁记得徐香梅经常会做些绣品拿到镇上去换钱,就开口询问。

“咋了?你不记得了吗?后天就是大集,你想去买些啥东西?要不要我帮你带?”徐香梅总觉得现在的沈青宁好像有哪里变了,可具体是什么地方,她还真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

“家里缺的东西可多了,你也知道我们说是被分出来的,其实跟被赶出来的没多大区别,所以我想去镇上添点生活必须品,怎么着也先把日子过起来才是。”

沈青宁实事求是的说,她空间里倒是有不少可用的东西,可都是跟这个时代不一样,她可不想拿出来引人怀疑。

就又说道:“其实我早上就在山脚下转过一圈了,意外地发现一些草药,想着洗干净了晒干之后,说不定还能拿到镇上药房去换点钱……”

青宁还在那里自顾自地说,徐香梅终于想出来如今的沈青宁哪里不对劲了,就是一个人的名字从她们上山到现在都没在她嘴里出现过。

要知道以前沈青宁三句话不离朱明宏这个名字,可现在她居然那么久了都没提起过那个男人,倒让徐香梅有些意外地看着她。

青宁发觉徐香梅看自己的眼光有些怪,不由得心里一跳,有些小心虚地问道:“香梅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徐香梅收回自己的目光,吞吞吐吐地问:“青宁,你和朱明宏……”

听她这么一提起,沈青宁也想起来,原主很喜欢一个男人,甚至还为他做出过不少丢人的事。

“以前是我不懂事,其实现在想想他也没啥好的,而且还看不起我,***嘛这么作贱自己。”

“你能想通就太好了。”徐香梅见沈青宁说地认真,高兴地差点儿跳起来,“我早跟你说过,朱明宏不是好人,没见这次你家出那么大的事,也不见他们家有人出来为你们几个说句话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