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如悦萧漠北小说在线阅读 沈如悦萧漠北最新章节目录

沈如悦萧漠北小说在线阅读 沈如悦萧漠北最新章节目录

沈如悦萧漠北是著名作者磨人小妖精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风小说。万里晴空,刺目的阳光直射大地,五月天反常得燥热,沈如悦只觉得眼皮有千钧重,眼前一片亮红,稍稍睁眼,眼前一片强光,让她迅速闭上眼睛。

《沈如悦萧漠北》 第3章 发现空间 免费试读

周老太暗自发笑,这个沈如悦真聪明,沈家一家子泼皮无赖,她也不想跟沈家结亲了,正好趁这个机会退婚拉倒。

“如悦说的没错,最后的行礼并没有走完,这婚事不算结成,既然老姐姐你瞧不上我家大孙子,心疼你孙女后半辈子吃苦,不如就此退婚,大家都好。”

周家大儿媳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娘说的是,沈家婶子心疼孙女,得知孙女出了事,一大早就火急火燎地冲来闹了半天,想必也是对这门亲事不满,那不如就此作罢,毕竟我们家是结亲不是结仇。

不过既然退婚,这聘礼可是要退回的。”

沈老太的脸终于在周家大儿媳最后这句话中,由通红转为紫红,放进口袋的东西让她拿出来,绝不可能!

“这婚我们不退!不退!”沈老太高声嚷嚷着。

“砰!”

周家村村长拍桌而起,“不退?心疼孙女闹上门的是你们,不肯退婚的还是你们,你们当周家村的人都是软柿子,欺负到我周氏一族的头上了!

告诉你,今天这婚你们要是不退,我现在就去县衙报官,告你们沈家敲诈勒索,残害亲生孙女,有媒婆有昨天吃喜酒的人作证,你们等着吃官司蹲大狱吧。”

沈老大立刻怕了,都是平头百姓,要是闹到官府,还不知闹出啥结果,他悄悄扯了扯母亲的衣服,“娘,咱们是来解决事情的,又不是来结仇的,你可想清楚了。”

沈老太见周家态度强硬,她也不敢闹到官府,自己慢慢软了下来,“就算、就算退婚,这聘礼和布匹也不能退,我家孙女额头撞了这么一个大包,还不知道落下啥毛病,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还要请大夫看病,这钱就当赔给我家孙女的。”

周老太知道拿不回之前的聘礼,只要沈家老老实实退亲便作罢,于是村长当即写了退亲书,双方签字,沈家被周家送出屋去。

临走前沈如悦站了站,待大家出去后,来到周老太面前,按照此的规矩行了礼,“周奶奶,给您添麻烦了,我不能成亲,我家母亲体弱多病,两个妹妹年幼,奶奶,我家情况……您也看到了,我要是走了,母亲和妹妹们活得就更艰难了,我必须回去照顾她们,我其实是被奶奶绑来的,对不起了。”

周老太心底对沈如悦那点怨恨一下子就没了,这孩子惦记着自己母亲和妹妹们,是个苦命又孝顺孩子。

沈如悦一出去,就看到平板车上面骂骂咧咧的沈老太,沈家不知从哪找了辆平板车,周老太跟周家大儿媳小儿媳坐在上面,周老二拉着绳子。

“你这个臭丫头,今天就是你坏了好事!”

沈老太伸出脚照着沈如悦狠狠踹去,四儿媳肖氏见状,立刻抱住如悦,挨了这一脚。

这一幕正好让周家送点心出来的大儿媳瞧见,沈老太脸上有些挂不住,悻悻地收回脚。

“婶子,您不是最心疼如悦吗?孩子受了伤还没养好,怎地窝心脚就上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孩子是您仇人呢!

您在周家闹了好大一通,难不成不是为了孩子,是为了银子!”

周家大儿媳一番话说的沈老太脸上各种颜色,然后周家大儿媳把包好的点心塞进如悦手里,施施然走了,背影看出心情十分愉悦。

“呸!没礼数的***,一个小辈还敢蹬鼻子上脸地教训我了,把她给你的东西扔了,快点!”

“娘您别生气,咱们犯不着糟践东西,我看这是啥?”

沈家大儿媳赵氏从沈如悦手里抢过油皮纸包的东西,打开一看惊喜地喊道,“点心,是点心!娘您吃块点心,垫吧垫吧,为了这孩子,可把人累惨了,结果啥都没得到!”

赵氏狠狠剜了沈如悦一眼,先递给沈老太一块点心,沈老太受用儿媳妇的巴结,随即赵氏拿起一块便往嘴里猛塞,一幅饿死鬼投胎模样。

沈老太一把抢过油皮纸包,拿出一块点心递给小儿子,众人上路。

沈如悦浑身无力,脑袋昏昏沉沉,走了没一会儿,终于摔倒在地,在肖氏苦苦哀求和沈老太的叫骂中,好歹坐上了板车,不过拉车的人换成了肖氏丈夫,在午饭后赶回沈家。

终于到了沈家,沈如悦坐在车上已经慢慢想明白了,既来之则安之,先观察一下再说。

进入小湾村,沈如悦发现,这个村子真穷,跟周家村完全不能比,村里几乎全是土坯房子,外面围上一圈歪歪斜斜的树枝做院墙,院子里种点菜养几只鸡。

沈家也一样,只不过更大一些,除了主屋,左右两边儿都是土块厢房,房子围成了一个院子。

“臭丫头,还不滚!”

沈老太看到沈如悦就一肚子气,扬起手给了沈如悦一巴掌,沈如悦来不及躲避,硬生生挨了这一下。

“娘,您、您何苦为这么丫头气坏自己的身子,等她好了您再罚她也不迟。”肖氏心疼却又不敢劝说婆母。

“我看见她这幅模样就来气,赶快滚。”

在肖氏的眼色中,沈如悦凭着记忆回到自家屋里,自家房子是沈家最破的两间房子。

“姐,你回来了。”

“姐,你没事吧?”

一进屋两个妹妹为上前,小一点的一下扑到沈如悦怀中,头晕的沈如悦忍不住晃了两下,大一点的妹妹看到姐姐头上破了那么大一块,立刻担心起来。

“没事,干活摔了一跤,我休息会儿。”

“姐,我给你倒杯水。”

喝了热水,沈如悦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身子下面垫着发霉的稻草,让她忍不住想起自己在图书馆的宿舍,哪怕是宿舍窄巴的单人床,都比这个破砖头木板搭出来的床强。

这一切就像梦一样,好想回到自己家的床上,哪怕回到宿舍的床上躺一躺也好啊!

正想着突然眼前景色一变,面前是一张靠窗的书桌,上面还摆着一盆多肉,而她真躺在图书馆宿舍的床上。

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回去了,难道刚才是做梦,沈如悦连忙掐了自己一下,疼!

不是梦!她猛地起身,一阵眩晕,扶住桌子慢慢站稳,看到眼前的一切,空无一人的宿舍,她猛地拉开门跑出去,大声喊着有人吗?

只有走廊的回应回应她,十分钟后,沈如悦发现,自己带着图书馆穿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