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如悦萧漠北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沈如悦萧漠北全文阅读

沈如悦萧漠北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沈如悦萧漠北全文阅读

沈如悦萧漠北是著名作者磨人小妖精经典小说中的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磨人小妖精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咱们接着往下看万里晴空,刺目的阳光直射大地,五月天反常得燥热,沈如悦只觉得眼皮有千钧重,眼前一片亮红,稍稍睁眼,眼前一片强光,让她迅速闭上眼睛。

《沈如悦萧漠北》 第4章 要银子 免费试读

沈如悦,工科直女,二十五岁省图书馆正式员工,负责阅览室图书整理,她很喜欢自己的工作,在新盖成的省图书馆,工作单纯自己也毫无上进心,甘心当一条不折不扣混日子的咸鱼。

谁知遇上了地震,她只来得及把一个小女孩护在身下,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此刻省图书馆静静地展现在她面前。

想到这沈如悦立刻奔回宿舍,拉出自己放在床下的零食收纳箱,打开箱子后,熟悉的零食摆在眼前,她立刻剥了一颗大白兔奶糖塞进嘴里,然后又掐了自己一下。

“三姐,睡了吗?”

外面传来四妹喊声,沈如悦立刻回想了一下那个破床板,自己就从空间出来了,只是手里还攥着两颗大白兔奶糖。

“四妹,我还没睡着。”

沈如菊有些奇怪,平日里三姐不含自己四妹的,都喊自己四丫,也不知道三姐怎么受的伤,她也不敢问,这两日奶奶凶得很,都不让她跟小妹出屋,刚才她想烧点开水,还被大伯娘骂了好大一通,说她们不干活就知道浪费柴火。

“三姐,平日里你都喊我四丫。我本想打点热水,大伯娘不让烧火,好在天气不冷,姐你先将就一下擦把脸吧。”

十岁的沈如菊,在沈如悦眼中仿佛六七岁的孩子,长得瘦小个子也矮,端着陶瓷盆显得特别吃力。

“快放着,别摔了!”

“没事。”沈如菊身子晃了一下,歪倒在床边儿,吓得沈如悦连忙伸手扶住她,“这是怎么了?”

“大伯娘不给我们吃饭,我跟四姐饿了两天了。”沈如翠站在一边儿委屈巴巴地道。

沈如悦没想到,沈老太这么狠心,沈家大儿媳居然敢克扣三房伙食,等她好了,她跟这些人没完。

“你们过来。”

沈如悦搂着两个小妹妹,摸到这两个小女孩身上只有一把骨头,心酸极了,悄悄剥掉奶糖外面的糖纸,让两个小女孩张开嘴巴,把奶糖塞进她们嘴里。

沈如翠第一个尝到香甜的问道,立刻瞪大眼睛,“三姐!”

“嘘,不要往外说,这是别人给姐的,姐悄悄藏起来了,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就被奶奶要走了。”

沈如翠重重点头,砸巴着嘴巴,这是糖,而且跟她过年吃过的糖不一样,这个糖有一股她说不出来的香味,比过年吃的糖好吃太多了。

“三姐,你也吃,你头上摔了这么大个包,一定很疼吧。”

对上沈如菊担心的目光,沈如悦心头一暖,前世父母离婚,她养在奶奶家,奶奶爷爷只管她吃喝,只是关爱很少,她刚穿过来,两个妹妹对她嘘寒问暖,让她感受到从没有过的家庭温暖。

“姐吃过了,你们吃,记着谁都不能说。”

两个小姑娘重重点头,擦了一把脸后,沈如悦也睡不着了,看着破旧的屋子,就是家徒四壁的真实写照。

这时里屋突然传来咳嗽声,沈如悦这才想起,原主的母亲住在里屋,这几日又累病了。

听着里面咳嗽的声音越来越重,两个小姑娘也不在,她有些不忍心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杯子走了进去。

里屋光线昏暗,一张木床靠在窗户边儿,床上摞着两个木箱子,然后有个柜子,一张桌子两个椅子,什么都没了。

“如悦?”

妇人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姑娘站在床边儿,突然瞪大眼睛,“你的头怎么了?”

“干活的时候撞到灶台角了,没事已经好多了。”

沈如悦递过杯子,见妇人起不来,坐在床边儿扶起妇人,吭哧半天,“娘,你喝点水。”

“哎,娘拖累你了。”

喝完水妇人轻轻摸着沈如悦额头,面露心疼,“还疼吗?都是娘不好,又病了,不然娘来干活,也不会让你摔着,一会儿抹点灶台灰,现在天热,别化脓留疤。”

妇人的手有些粗糙干燥,透着温热的温度,轻轻抚摸着沈如悦的额头和脸颊,眼里透着温情和疼爱,这种感觉沈如悦一辈子都没感受过,她忍不住怔住了。

“娘跟你爹说了,这次回来买块花布,给你做身衣裳穿,我家悦悦长大了,大姑娘都有花布衣裳,咱家悦悦也要有。”

“娘!”

沈如悦鼻头一酸,不知为何,她只觉得心里湿漉漉的,特别难过,忍不住落下眼泪。

“不,挣的钱给娘看病。”

妇人虚弱地笑了笑,“娘的身体娘知道,想要看好要花很多银子,咱们就不花这冤枉钱了,你赶快休息去吧。”

出去后沈如悦躺在床上,越想越难受,刚才她感受到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温暖和疼爱,她不想这个妇人死去。

不行,自己要给妇人看病,她渴望拥有一个家,拥有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可爱的妹妹们。

沈如悦再次进入空间,泡了一包奶粉,又吃了一袋饼干,身上有力气了,然后她又泡了一包南方黑芝麻糊,端到妇人面前。

“娘,醒醒,吃点东西。”

妇人浑身酸疼无力,被姑娘扶着起来,嘴里尝到甜甜的熟芝麻味道,望着女儿满脸疑问。

“娘,你先吃,至于怎么来的,一会儿我再告诉你,但是这个吃食您谁都不能说。”

伺候完妇人吃了一碗黑芝麻糊,沈如悦收拾了一下,去正屋找沈老太。

此刻沈老太正躺在床上睡觉,上了年纪,闹腾了一上午,回来匆匆喝了点野菜粥,就歇下了。

沈如悦叫醒沈老太,沈老太吊着一张脸,恨不得撕了眼前的臭丫头。

“我没找你,你倒来找我,我看你是皮又紧了。”

“奶奶,周家赔给我的银子和布匹在哪里?”

“你说啥?你这个小***,居然敢来找我要东西?”

沈老太气得抄起枕边儿的鸡毛掸子照着沈如悦身上抽去,被沈如悦灵活地躲开,最后一把拽住鸡毛掸子。

但,沈老太却是越大越起劲,仿佛沈如悦非常的软弱可欺,可以随意的任她揉捏。

当鸡毛掸子再次横飞而来,重重的砸到沈如悦的身上,让她身上产生一股强烈的痛感,沈如悦微怒道:“奶,您消消火别生气,把我打死了,家里少一个人干活,不划算。而且这些东西我不全要,奶你只要给我五两银子,三匹布,剩下的全都是我孝敬您的。”

沈老太阴沉着脸怒道:“孝敬我?这些全都是沈家的东西,还轮不到你孝敬我!”

见沈老太想要独吞这批钱财,沈如悦脸色一沉,她的东西岂容沈老太染指。

所以,她打算不再忍气吞声,而是奋力与沈老太抗争到底,让沈老太知道得罪她的下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