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涣柳天韵全文阅读 叶涣柳天韵小说最新章节

叶涣柳天韵全文阅读 叶涣柳天韵小说最新章节

叶涣柳天韵是著名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内容主要讲述令各国首脑闻风丧胆的黑暗世界第一杀手—叶涣,因狗师傅一纸命令,被迫返回华夏与冰冷总裁完婚。简单粗暴是我的行事艺术,不服就干是我的生活态度!有钱就能为所欲为?抱歉,我银行卡余额的位数比你身份证号码还长!有权就能为所欲为?抱歉,我大袖一挥,各国首脑俯首称臣!有人就能为所欲为?抱歉,我一声令下,整个黑暗世界为我所令!且看第一杀手如何纵横都市,拳打恶霸,脚踩狂少,一统世界!

《绝品神卫圣手》 第15章 我偷我老婆的钱养你 免费试读

天海市中心,某咖啡馆的包厢内。

“事情就是这样,我不是你老婆。”唐瑶抿了抿咖啡,淡淡道。

刚刚唐瑶已经把事情都说了出来,表明她是代替柳天韵去餐厅见叶涣的。

这让涣哥气的牙痒痒。

这么个美娇妻说没就没了?太亏了!

“柳天韵是吧?你就是我老婆?”叶涣翘着二郎腿,看向柳天韵,语气不太好。

语气不好,但涣哥心中十分诧异。

狗师傅给自己找的这个老婆,简直漂亮到了极点,比起西方那些国家的公主都差不多,甚至犹有胜之。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冷了!

实在太冷了!

柳天韵身上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五官精致的如天工雕琢过,比例十分完美,眼角下那颗美人痣更是如画龙点睛一般,让冰冷的鹅蛋脸变得活络起来。

她穿着一身白色西服,西服下是一件价值数万的纪梵希女式衬衣,很好的展现了她的傲人身材。

“老婆,我问你话呢。”见柳天韵没出声,叶涣又是嚷道。

柳天韵黛眉一挑,道:“注意你的言行,我们还没结婚。”

“那正好,咱们商量一下,要不你去退婚?”叶涣挤了挤眉,说道。

柳天韵愣了下:“为什么?”

她十分诧异,这男人不是个涩狼么?看到自己的姿色,他不是应该对自己穷追猛打?

下秒,她就恼了。

“还为什么?你整天绷着个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你二百块钱呢,估计你三十岁就要到更年期了,我吃大亏啊。”

话音刚落,气氛顿时降到冰点。

“砰!”

柳天韵脸色一沉,直接拍桌站起。

叶涣眉头微皱,眼疾手快,起身后右手猛然探出。

“你干什么!”柳天韵脸色一变,直接护在身前。

可动作慢了一步,衬衣胸口处的纽扣,已经被叶涣夺了过去。

叶涣将纽扣置于鼻尖,重重的闻了一下,嘴角翘起:“真香~”

“变太!”一旁,唐瑶羞地捂住了脸,不敢再看。

柳天韵拳头死死攥紧,眼神如刀一般锋利。

如果眼神能杀人,涣哥绝对死了一百余次。

不过她的右手还捂在胸口位置,不然春光就外泄了。

“ZHT-7,米国军方主导研制的最新型窃听器,小巧便携,能将声源清晰的传达到最远1000公里的位置。”

叶涣淡淡的说道,轻轻一捏。

“咔。”

纽扣碎裂开来,一个耳麦样式的窃听器露了出来。

“窃听器?”两女齐齐愣住。

叶涣将窃听器扔进了柳天韵的咖啡中,发出了滋滋滋的声响:“刚刚是为了混淆视线,我才说那些话,做出那些举动,不好意思。”

“窃听器?为什么我纽扣里,会有窃听器?”柳天韵黛眉紧蹙,脸色奇差。

纽扣处的窃听器,一定能将自己所说的话全部传输出去。这样的话,天韵国际众多的商业机密岂不是都被泄露了出去?

“我知道为什么。”叶涣开口道。

“说说看。”

“肯定是你整天绷着脸,别人以为欠你钱了,这是不想还钱所以报复你呢。”

柳天韵黛眉顿时倒竖起来。

“开玩笑都不行嘛?真没劲!”叶涣撇了撇嘴,道,“对方能把装着窃听器的纽扣与你原本纽扣进行置换,说明对方和你认识,甚至和你关系密切。至于监听你的原因…我还真猜不出来,不过肯定不是好事。”

柳天韵凝重地点了点头,认可叶涣的说法。

但是自己的所有衣物都是亲手洗的,并没有请人帮忙啊,而且这段时间因为媚影的缘故,工作繁忙,一直是公司和家两头跑,没去过其它地方。

家里没有任何人的踪迹。

难道问题出在公司?

柳天韵脸色微凝。

“总裁,您今天还有正事呢,别忘记了。”唐瑶附耳提醒道。

“好。”

柳天韵点了点头,没再想监听的事情。

当务之急还是解决这桩娃娃亲的问题,她打开包包,取出一份文件,与一支黑色水笔,一齐拍在桌上。

“签字吧。”

“什么东西。”叶涣一脸疑惑,拿起文件看了看,顿时脸色一黑。

“临时婚姻协定。”

“双方于结婚日期开始,至两年后正式离婚。”

“婚姻期间双方不能发生实际性的关系,禁止男方用一切手段强迫女方,否则女方有权追究刑事责任。”

“男方有义务陪女方见家长,并表现的彬彬有礼,和女方十分恩爱。”

“作为补偿,离婚后女方支付男方一亿华夏币。”

叶涣嘴角抽了抽,这女人还真聪明,不想结婚就搞了个临时婚姻协定,两年后离婚就顺理成章,有无数理由了。

比如什么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戴点绿…

“觉得没问题就签吧。”柳天韵淡淡道。

叶涣拿起水笔,哗哗的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柳天韵露出满意的表情,折叠好合同了收回了包中,道:“补充一条,这两年你需要和我住在一块,以防我家人突然上门。”

“没问题,正合我意,毕竟住在一块才能更好征服你。”

柳天韵心里咯噔一下:“你什么意思。”

“柳大总裁,你以为我是为什么签字?”

“为了那一亿华夏币?先告诉你一下,我的两年时间可不止那么点钱。”

“我觉得吧,花两年时间征服你这座漂亮的冰山,好像也还不错,比那一亿有趣多了。”

叶涣嘴角上扬,笑眯眯地说道。

整个包厢,顿时鸦雀无声。

此刻哪怕是一滴水滴在地上,恐怕也能清晰可闻。

征服自己?

柳天韵面若冰霜,拍桌站起后双手撑着桌子,美眸直视叶涣:“不得不说,你想的很美好!”

“我相信,我想法很美好,现实却不会很骨感。”

叶涣笑眯眯地与她对视,还时不时的喝上一口咖啡。

唐瑶打了个激灵,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连忙打圆场道:“总…总裁,我们先…先回去吧,还有工作要处理呢。”

柳天韵没理会唐瑶,而是继续说道:“多少人想征服我,他们都比你优秀,家世都比你好,可你见到有人成功过么?”

“不瞒你说,那些人在我眼里,都是臭鱼烂虾。”叶涣摊了摊手,“而且我这人,就喜欢挑战有难度的事情。”

话音刚落…

柳天韵诡异的笑出了声。

数秒后,她停下了笑声,拿起包包后就转身离去。

“你真是的,怎么又惹恼了总裁!”唐瑶咬牙切齿,掏出一张纸条与一串钥匙递给叶涣,“这是总裁住的地方,今晚你就别去了,总裁正在气头上呢。明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到时候你自己过去吧。”

叶涣接过纸条,一把拉住了唐瑶的手,笑眯眯道:“小白兔,要不你嫁给我吧,我偷柳天韵的钱养你。”

“没门!”

唐瑶羞愤不已:“你要是再说这种话,就扫厕所去吧!”

叶涣嘴角上扬。

“小白兔,你好香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