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妃惊天下免费章节阅读 云浅歌君子珩全文阅读

绝世医妃惊天下免费章节阅读 云浅歌君子珩全文阅读

云浅歌君子珩是《绝世医妃惊天下》里的主角,作者全称叫酒小五,小说主要讲的是她是22世纪医圣世家唯一传人,一手九行针解世上无解之毒。

《绝世医妃惊天下》 第5章 免费试读

云浅歌的话如诅咒一般直击着王舒桐的心房,脸色愈发难看。

“太子妃这般伶牙俐齿我就先告辞了,想来也无须麻烦赵御医了。”说完怒气冲冲的带着一众人准备离开。

“夫人带着礼物来,可别一不高兴又带回去了,记得把东西留下,毕竟我嫁给太子寒酸的连嫁妆都没有。”

王舒桐整个人被气得发抖,怒气冲冲道,“把东西留下,我们走,云浅歌你好自为之。”

“夫人放心,我一定好好活着,活的比你们都久。”

看着王舒桐气得怒气冲冲带人离开,云浅歌眼底泛起胜利的笑容,不屑道,“就这样的水平还想在我心口上插刀子,痴心妄想。”

“太子妃,你可真厉害。”

“半夏,你出府一趟,将云知雅有孕的消息放出去。”

“云夫人不是说睿王妃没有身孕吗?”半夏不解。

云浅歌任由苍术给她上药,暗想,这丫头真是一根筋。

“有没有身孕重要吗?王舒桐想往太子府泼脏水,你不想先下手为强。”云浅歌喘了一口气,看来想好好养伤是不可能了,得尽快痊愈才行。

到时候直接去云知雅面前晃晃,想到她气得跳脚的模样,想想都期待。

“我去。”

半夏离开后,屋内就只剩下她和苍术。

“劳烦神医替我上药。”有求于人,不好直接叫老头。

“不敢当,太子妃医术远胜于我,不知太子妃师承何人。”苍术上药速度很快、很轻,一点都没有弄痛云浅歌。

“我自小在庸城长大。”

“庸城?”老头细想后摇头,“那是何地。”

“龙霄国一处偏远边境,与南疆相邻,庸城古时候又被成为天墉,我的医术是跟一个比你还老的老头子学的。”

云浅歌的话半真半假,她在庸城长大没错,庸城古时候被称为天墉也没错,庸城多山脉,自古以来就有很多神秘传说。

她的医术也却是跟一个比老头子学的,不过老头子是她22世纪的外公。

“天墉,原来如此,不知太子妃令师尊号。”

“我一直叫她玄爷爷,具体我倒真没问过。”

“玄?”苍术目色一沉,连忙询问,“莫非是医圣玄策。”医圣消失近十年,想到云浅歌的年龄,莫非医圣一直在庸城。

“不知道。”云浅歌心中打鼓,早知道就不用她家老头子名字最后一个字了,居然还真有姓玄的,万一玄策来京城了,岂不是要穿帮?

但她现在正需要一个师傅,否则突然拥有一身医术就太突兀了。

“无数人寻找玄老,没想到他竟隐居庸城,好…好…好啊…”

苍术给她上完药后匆匆走出去,留下一辆懵的云浅歌

“黄泉啊,吹牛害死人。”若真找出一个玄策,她不就穿帮了吗?

“主人,先不说玄策在不在庸城,单说庸城距离京城一千七百余里,来回得一个月,主人不用担心,到时候主人伤好了,谁是师父还不一定呢?能靠闻就辨百药的人,未来世界都没有,主人要相信自己。”

云浅歌很快冷静,瞬间想到了应对之法。

“黄泉,你说得对,今夜我就服下那瓶血液,在玄策没来之前先开个黄泉医馆,若玄策是个爱医成痴的人,到时候定会先去黄泉医馆找我,我们就先下手为强。”

黄泉说服下那瓶九死一生,想想自己现在的模样,长痛不如短痛。

“主人聪慧无双。”

“黄泉,我现在怀疑你是个马屁系统,这么会拍马屁。”

“黄泉只会说实话。”

果然是个马屁系统。

苍术离开后急匆匆去了太子住所晨熙院,院内一尘不染,寂静的像是没有一丝生人的气息。

侍卫恭敬相迎,“苍老里面请,殿下已经静候多时了。”

“有劳。”

昏暗的房间内,男子坐在轮椅上,从窗户的缝隙中看向外面,光照进来,俊美谪仙的脸上苍白如纸,整个人没有一丝生气,寂的像一团死水。

“苍术见过殿下。”

“苍先生不必免礼。”声音低沉又空明,十分好听。

“殿下不能吹风。”苍术直接上前将窗户关上,看向虚弱苍白的君子珩,无奈摇头,“殿下,我刚得知医圣玄策就在庸城,殿下请尽快派人前往。”

君子珩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没有欣喜,更没有期待,只是淡淡道,“是她说的。”

“殿下怎么知道?”苍术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道,“也是,我这几日只见过太子妃。”

“她的医术如何?”

云浅歌银针祛毒的事情自然瞒不过君子珩。

“很厉害,比老头子我好太多了,殿下,不如让太子妃给你看看。”

君子珩向后靠在轮椅上,身体强烈的不适让他轻蹙眉头,“不用了,苍先生清楚,我的身体早已油尽灯枯,别说三月,熬过新年都难。”

苍术恳求道,“请殿下派人去一趟庸城。”

“殿下,属下请令去庸城,一月内,属下必归。”刚刚迎苍术的侍卫下跪请求道。

君子珩沉默良久,轻轻摇头。

“多谢苍先生。”

见君子珩有逐客之意,苍术摇了摇头,“苍术告退。”

苍术离开后,君子珩轻叹,“起来吧。”

“请殿下让属下去一趟庸城。”

“晨阳,不必了,三日前我已派夜羽去了庸城,你若离京,我必活不过三日。”这偌大的京城,想他死的人太多了。

“殿下,何不……”君子珩神色一冷,打断道,“晨阳,隔墙有耳。”

“属下知罪。”

“起来吧,安排人盯着藏春院。”他倒要看看云浅歌这个玄策传人能不能治好她自己。

若能,她这个玄策传人有待查证。

若不能,这太子府便是她葬身之地。

满外脚步声传来,君子珩示意晨阳起身。

“殿下,属下有要事来报。”

“进。”

听到汇报后,君子珩挥手示意来人退下,心中细细推敲,暗想,从今日的动作来看,云浅歌不蠢,怎么就让自己落得个身中剧毒,容颜尽毁,还差点被辱的下场呢?

“殿下……”

君子珩邪魅一笑,“我这太子妃有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