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倦陆时小说最新章节余生不思量结局在线阅读

季倦陆时小说最新章节余生不思量结局在线阅读

专为书荒朋友们带来的《余生不思量》讲述了季倦陆时的事情,作者喵梓梓通过对主角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季倦一直都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从小到大的嚣张跋扈。她一生肆意明媚,就像个太阳一样围着陆时转。她打过他恶毒的后妈,也打过他虚荣的白月光。陆时一直不喜她恶毒心狠,却从不理解,他小时候唇红齿白又安静文弱的样子,她只是怕他受欺负。毕竟他那样安静又不争不抢的样子,她总是想,自己坏一点,这样就没人欺负他了。算命的说陆时这辈子命里缺爱。他将白月光与后妈的爱视若珍宝,却把恶毒的季倦视如弃履。毫不费力得来的永远不被珍惜,等失去才后悔莫及。后来他才明白,他命里缺的是季倦的爱。

《余生不思量》 醉酒误事 免费试读

“季小姐……”

季倦的目光都在醉酒的陆时身上,近乎化为实质的深情让助理也能感受到。可是……这种事情,不是他能够做主的。

“没事,你回去吧,阿时我来照顾就好。”

犹豫了几秒钟,助理还是妥协了,帮着将陆时扶上车,目送车子离开,这才低低叹了口气。

他这算不算是把陆总卖了?

车里,季倦小心的让陆时躺在自己腿上,幸好今天开出来的车型大,要不就得让他难受了。

“小姐,去哪里?”

“回陆家。”

车外,霓虹闪烁。车里,却是难得的宁静。

很久很久,没有和阿时这样相处了,还真是怪怀念的。

刚进门,管家就迎了上来,帮忙将陆时送到房间,他昏昏沉沉的,倒是听话的很。

刚帮陆时将鞋子脱下,管家就见季倦拿着温水浸湿的毛巾过来了:“小姐,还是我来吧……”

剩下的话在季倦的注视中吞了回去,管家沉默片刻,转身离开。

喝醉的陆时有些少年气,依稀有些当年的样子。季倦贪婪的看着,温柔的擦拭着他的脸,脖子,手……

刚将陆时衣服脱下,准备换上睡衣,就被猛然睁开眼睛的男人扑倒。

被禁锢在他的怀里,那朦胧的眼眸尽是自己,季倦面色羞红,柔声劝慰着:“阿时,你先起来,我给你换身衣服,好不好?”

声音温柔的好像是在哄孩子。

“兰兰,兰兰……”

陆时的喃喃自语尽是落在季倦的耳中,也让她的羞涩瞬间退却。原来,即便这个时候,他想的也不是自己。

其实陆时见苏兰也没多少次,后来,李云峰就派人将苏兰直接带走了,至于送到了哪里,目前还不知道。

若非是份身乏术,陆时也是绝对要找的。

故而,此时有这样的反应,也算正常。

只是对季倦,未免太过残忍。

湿热带着酒味的吻落了下来,面色苍白的季倦眼眸闪过挣扎,最后却像是认命般,闭上了眼睛。

衣衫滑落,满室春风。

许是这晚闹得有些太狠了,翌日先醒来的是陆时,醉酒后的头痛欲裂此时展现的淋漓尽致。

等他皱眉缓过,却看见了旁边熟睡的季倦,还有那躯体上明显的痕迹。

陆时下意识的皱眉,面上是毫不遮掩的厌恶。

季倦是被推下床的时候,猛然醒来的。身体有些地方难以言说的痛,只能勉强撑着,不至于倒在地上。

“阿时,你这是?”

“季倦,我知你不知廉耻,却不知竟到了如此程度。趁我酒醉来做这种事情,是你这季家大小姐的教养。”

毫无顾忌的讥讽,赤果果的嫌弃,这是来自于陆时。

季倦心密密麻麻的疼,看着陆时的眼睛从不敢置信到一片深渊:“你觉得,这种事情,是我做出来的?”

“难不成呢?你最好快点履行你的约定,早日离婚才是正经。至于其他的,别痴心妄想了。”

看见这样的她,陆时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下意识的说出了最刺伤季倦的话。

季倦的骄傲,哪里能够这般被诋毁?!

“若是你忘了,我替你回忆回忆,昨夜我照顾醉酒的你,是你将我扑倒的。”

声音平静,格外坚定。

“我明明看见的是兰兰,哪里会是你。”

陆时反射性说出的话,可谓是直接刺伤了季倦的心。她紧紧地盯着陆时,不放过他丝毫的表情。

“可是昨夜,本就是你先主动的。阿时,我自己知道我是谁,喜欢你的确,可是这种手段,我不会用。”

新婚第二天,涉及的那场绯闻,可是出自陆时的手。

这件事,无论时隔多久,都是季倦心中的一根刺。

“要不是你让人将兰兰藏起来,我何至于借酒消愁。季倦,你的手段,未免有些太狠了,就不怕有朝一日,都报在你的身上。”

他的话,阴森森的,似乎还掺杂了其他的情绪。

季倦捡起外套,披在身上,小心的站了起来,踉跄着,颇为狼狈。

“是吗?若是真到了那一日,我倒是要看看,是报应在她苏兰身上的多,还是我身上?”

下一刻,季倦被陆时阴冷的警告着:“你若是再对兰兰不利,我的手段,你不会想知道的。”

季倦平静的看着面前面目冷然的陆时,他的眸中面上,尽是对自己的厌烦和憎恶,似是化解不去的怨恨,越来越浓。

“随你吧。”

看着她的背影,陆时猛地锤了一下床,面色铁青。

季倦忙得很,陆时也忙,两人又不欢而散,接下来几日,自是没有见面。

这日,她接到了李云峰的电话:“什么?有人找苏兰?你说的?”

李云峰断然否认,趁着机会,赶紧多抱怨几日,好彰显自己的努力。

“我自然不可能,你别忘了,我可是帮你的。要不是帮你,我能一直容忍那老女人的碎碎念吗?老头子还说那老女人温柔,简直是这辈子没见过女人了。”

老女人,说的也就是苏兰的母亲。

“行了,我对你家里事不感兴趣。只是,那几人是不是阿时的?”

“不知道,不过你放心,我给苏兰换了一个地方,短时间内,他找不到的。”

这洋洋得意的,简直让人想揍。

“那就多谢了,我……”

有电话进来,是陆时的助理。

季倦当即了断的挂了电话,接了助理的:“什么,我现在马上过来,你先照顾着。”

随后,立马就赶去了医院。

原来,陆时没有找到苏兰,这几日下班之后经常借酒消愁,这对原本就不好的胃更是雪上加霜。

这不,胃被刺激的太过了,直接进医院了。

就这,还是醉酒进去的。

心急如焚的赶到医院,季倦看到的这一幕,却让她恨铁不成钢。

陆时拉着护士的胳膊,不断的低喃:“兰兰,你别走,我想你了,我需要你……”

“先生,您认错人了,我不是,我真的不是。”

护士急的都快哭了,偏偏手里还拿着药,这病人身份特殊,更是不敢挣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