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有座图书馆完整版小说 沈如悦萧漠北免费阅读

公主有座图书馆完整版小说 沈如悦萧漠北免费阅读

经典美文《公主有座图书馆》是来自佚名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如悦萧漠北,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新帝登基不足四年,上一代君主经历了叛贼夺宫,加上内忧外患,终于耗尽元气去世,留给新帝的华国家底薄,四周有强敌环伺,内部百姓生活凄苦,好在新帝勤政,首先减免税收,让人民休养生息。

《公主有座图书馆》 第6章 看病 免费试读

在沈如悦的‘逼迫’下,两个妹妹每人吃了三块点心,五丫摸着肚子告诉沈如悦,她从来没有吃得这么饱过。

在村里吃晚饭的点,大夫登门了,赵氏和邹氏望着大夫进了三房的门,两人眼中全是不可思议,继而化为愤怒。

三房请大夫,证明三房有钱?三房哪来的钱,一定是老三出去干活,拿了工钱没交给婆母!

邹氏当即不乐意,当即垮着脸找婆母告状去了,赵氏冷冷一笑,就让邹氏出头吧。

大夫诊脉许久,皱着眉头出来了,沈如悦见状,心中担忧增加,白氏面色枯黄,身形枯瘦,气息微弱,不会真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古代医疗水平又差,要是治不好岂不是……呸呸呸!

“大夫,家母的病如何?”

这个大夫也算是经常给白氏看病,对白氏的情况比较了解,白氏气血双亏,身体越来越差,加上积劳成疾,各种小毛病全都出来了,这次发病看似腰疼,其实是五脏微弱的表现。

“我先开上几服药,你母亲吃下后,腰疼会渐渐缓解,但她身体亏损虚耗已经十分严重,最好去县城再找大夫看看,好好抓点补药调养调养,以后不做重活,好生休息调养,身体才会慢慢好起来。”

“谢谢大夫,您抓药吧,等家父回来,一定带母亲去县城瞧病。”

大夫点点头,开了个方子,沈如悦让四丫跟着大夫去拿药,她这幅样子实在不好出门,而且她已然不是原主,性格变化很大,所以不想接触太多人。

大夫开了七副药,加上诊费一共花了一两银子,着实不便宜,毕竟小湾村这个穷地方,农户家辛苦一年都赚不到二两银子,七副药就花了一两,十分贵。

大夫知道沈家三房穷,这次开的药确实比以前贵多了,“你母亲这次发病严重,身体已经亏损到极限,这次的药除了治病,还有补身子的作用,所以有些贵了。”

沈如悦拿出一两银子,“谢谢大夫,只要能治好母亲的病,花多少钱都不贵,麻烦您了。”

大夫点点头,是个孝顺孩子,收了银子带着沈如菊去取药。

沈如悦送走大夫后,看到几房人都坐在堂屋吃饭,却没人来喊她们,脸色微沉,抱起在腿边儿的五丫。

“饿吗?”

五丫啃着手指头,透明的口水顺着流下来,却摇摇头。

“我不去,去了奶奶又要骂人,我不饿。”

似是怕姐姐不信,沈如翠拍拍肚子,却控制不住地咽口水。

即便小妹妹不吃饭,家里还有原主母亲和四丫,沈如悦拍拍五丫,“没事,姐带你吃饭。”

沈如悦抱着五丫来到堂屋,一屋子满满当当都是人,一桌坐不下,五房人加上两老的,二三十口人,大人和长大的孩子们坐一桌,其余孩子们坐一桌。

沈老太一共生了一女五子,老大是女儿,下面五个全是儿子,一口气生五个儿子,在只喜欢男孩的农村也是很少见的,所以沈老太当年在沈家的腰板,随着一个儿子接一个儿子的出身,越挺越直。

沈老头是个沉默不多话的人,家里基本上沈老太说了算,沈如悦进来的时候,沈老太瞪了她一眼,反常地没说话。

赵氏气不过,今天跟着折腾一道,什么都没要到,三房居然还想吃饭,“如悦你干什么?”

“吃饭,怎么三房连口饭都没有吗?大伯娘这是替奶奶做主,还是替奶奶分家啊。”

赵氏被沈如悦怼了一下急了,婆婆最忌讳分家二字,要不沈家五个儿子都长这么大,早都该分家了。

“瞎说什么?臭丫头一点规矩都没有。”

“那要是不分家,为何吃饭大伯娘不叫我们,干活的时候我看你倒是没少指使我们,还是说大伯娘只想让我们干活,却不给我们吃饭,你这心可真狠!”

“闭嘴,饭都堵不上你们的嘴吗?吃饭!”

沈老太啪啪翘着瓷碗,不满地瞪了大儿媳一眼,赵氏联想到下午婆婆坐在自己里屋叫骂的时候,心里疑虑增大,难道是骂这个臭丫头。

“娘,您别生气,如悦你小小年纪,脾气倒不小,不叫你还不是看你请了大夫给你母亲看病?没想到三房还挺有钱,居然还请大夫,这年头谁家日子过得这么精细。”

赵氏没占上便宜,邹氏立刻顶上。

沈如悦默不作声,拿了两个小木凳,带着妹妹挤进去,正好挨着邹氏儿子,小男孩不愿意让位,嚎叫起来。

“这是我的位置,你两走!”

邹氏生有一子后,再无生育,唯一的儿子十分受宠,加上沈老太疼小儿子,爱屋及乌也心疼这唯一的小孙子,这孩子跟沈如菊一般大,却不像沈如菊矮小瘦弱,长得虽然不是现代标准高大壮硕,看着也挺结实的,可见平日里吃的不错。

沈如悦没搭理,强行放下凳子挤了进去,坐在小男孩身边儿,管这孩子乐不乐意。

桌子上一个大盆,里面装着野菜汤,还有一盆鲜萝卜条,还有一个盆不知道放的啥,不过沈如悦从每个孩子的手里看出,那个盆里应该是野菜团子。

“奶奶,我们的野菜团子呢?”

沈老太不耐烦道:“一人一个,都在盆里,没了就是吃完了,吃饭都不积极,能干个啥!”

“一人一个。”

沈如悦低声重复着这句话,然后伸手从大房、二房、五房的几个弟弟那把菜团子拿到自己面前。

尽管菜团子一股子生味,野菜粥也是稀得能照出人影,咸萝卜条隐隐透着一股发霉的味道,沈如悦绝对不会吃,但她就是要拿过来,她不吃也不便宜这些人。

因为这几个人总是欺负三房,多吃多占,抢沈如悦和两个妹妹的吃食,原主忍气吞声,但她可忍不了,就是自己扔了也不便宜这几房人。

“你干啥!”

五房邹氏唯一的宝贝儿子沈万荣立刻不乐意了,筷子一丢就要抢菜团子,沈如悦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男孩手背上,打掉他手中的菜团子。

沈万荣何时受过这样的气,立刻哇哇大哭,朝沈如悦扑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