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亦桓莫挽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裴亦桓莫挽免费阅读

裴亦桓莫挽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裴亦桓莫挽免费阅读

裴亦桓莫挽是著名作者蓝果而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下面看精彩试读!裴亦桓残暴无情,人见人怕。一场意外,莫挽嫁进裴家。“连裴老二都敢嫁,肯定活不过第二天。”“等着看,她绝对会被扫地出门,死无全尸。”“……”两年过去了,不见动静。众人猜测,莫挽肯定死了,被埋在裴家。裴家,却翻了天。“二爷,二少奶奶看上一座海岛。”“买,用她的名字命名。”“二爷,少奶奶要带着少爷和小姐逃跑。”“把所有财产转到她名下。”“啊?”“告诉她,把我也带上。”

《裴爷,夫人又凶又萌》 第6章 免费试读

这个念头才从脑海中浮现出来,她就迅速摇头!

不不不,怎么能再一次自甘堕落!

可,又一想到病床上的爸爸……

莫挽咬住下唇,指甲狠狠地扣进大腿。

不能自甘堕落。

难道,要眼睁睁看着爸爸死在医院?

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薄福的人,疼爱她的人少之又少,除了奶奶,就是爸爸。

生死与尊严的较量。

她到底要怎样抉择?

寒风显得愈发剧烈,就连道路两旁的树枝都跟着摇晃起来。

看来,是要变天了!

路上的行人都加快脚步,只有莫挽孤独的坐在椅子上。

承受着肆虐的寒风,脸颊跟着变的渐渐麻木…..

“轰隆——”

一道闪电蓦然从夜空中划过,将半边天照的犹如白昼。

紧接着,豆大的雨滴从夜空中砸落下来。

雨下的猛而大。

莫挽身上,脸上,全部都是水。

水流顺着她的衣服向下流淌。

上一次将自己卖掉时,就下着雨,这一次她又打算将自己卖掉时,又开始下雨,这算什么?

老天的怜悯吗?

莫挽眼睛一红,苦涩的笑出声。

选择?

她从来没有过选择的余地。

对于她来说,选择从来都是一种奢侈….

喘着粗气,她抹过脸上的雨水,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声音轻颤:“喂,是郭姐吗?我是夏依依…….”

……

她站在绯色酒吧门口踟躇不前,异常狼狈。

大雨淋湿了衣裙,玲珑的曲线却若隐若现,有种别样的性感。

咬了咬牙,莫挽义无反顾走进去。

很多男人目光在她身上流转,就像是饥肠辘辘的饿狼看着猎物一般,贪婪,野性,暧昧。

她浑身不自在,同时心中也多了一抹惶恐和害怕。

酒池中,年轻男女挤在一起热舞,身子紧紧贴在一起。

她身子紧绷,贴着墙角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郭姐已经在办公室等她了。

突然,一阵嘹亮的哭声传过来。

她诧异皱眉,顺着声音看过去。 

只见,人来人往的舞池中,一个小男孩趴在地上哭。

而周围的男男女女,依然在激烈的晃动着自己的身躯,没有人理会小男孩。

无意中,更有些人踩在小男孩身上,她哭的更厉害了。

莫挽忙跑过去,推开周围还在舞动的人。

将小男孩抱在怀中,柔声安慰:“小弟弟乖,别哭了,没事了….”

小男孩终于停止哭泣。

长而翘的睫毛上还沾染着亮晶晶的眼泪,楚楚可怜。

她心中又是一疼,连忙将小男孩抱进怀中:“小弟弟,哪里疼?”

小男孩将划破的手指伸在了她眼前,声音稚嫩绵软:“美女姐姐,这里痛…”

心都被他叫的酥了,蹭了蹭他的小脸。

莫挽将他还在流血的小手直接含进口中,直到止住血:“小弟弟,还痛吗?”

眼睛晶亮的看着她,小男孩秀气的眉一皱,一字一句:“我不叫小弟弟,我叫裴亦霜。”

被他的一本正经给逗笑了。

她笑眯眯揉着他的发丝:“人小鬼大,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和谁一起来的啊?”

“我和爹地一起来的,爹地正在谈生意呢。”

又是一笑,莫挽抱住他小小的身子:“那你还记不记得爹地在哪里?姐姐送你过去,好不好?”

小男孩也不过四五岁的模样。

长的粉琢玉雕,身上穿着燕尾服西装,异常绅士和可爱,让她不由打心底喜欢。

这么小,竟然还知道谈生意,真是爱死他了!

“美女姐姐,我爹地已经来了哦。”

顺着小男孩所指的方向,一个年纪约有五六十岁的男人正向着这边走过来。

他身材挺拔,头上的发丝已经有些白,但气场依然十足。

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从脸庞上还是一眼能看出年轻时是多么的俊逸。

男人已经有五十多岁,可小男孩看起来也就四五岁,分明看着像是爷孙,难道是年老得子?

还在胡思乱想时,男人已经走过来抱起了小男孩。

小男孩嘀嘀咕咕不知在他耳旁说些什么。

男人应着他,眼中尽是宠爱。

看到莫挽,他点头道谢:“谢谢小姐方才救了犬子。”

“没什么,只是顺手而已…..”

话音落,她又尴尬的续道:“您以后尽量别带他来,孩子还太小,有些不适合,您忙,我还有些事就先离开了。”

只是,她不知道,方才将小男孩抱起的那一幕已经尽数落入了男人眼中。

男人点头,眼中却闪过了一抹精光,转眼即瞬。

小男孩依依不舍的看着下夏依依渐渐远去的背影,嗓音柔柔的:“爹地,可不可以让这个美女姐姐给我当妈咪?”

“霜儿很喜欢她?”

“嗯!”小男孩重重的点头:“美女姐姐会把我抱在怀中,会把我手上流出来的血吃掉!”

闻言,男人失笑出声,沉声对着身后的人道:“陈易,去查一下那位小姐的资料。”

穿着西装的随从恭敬地应了一声。

然后,消失在酒吧。

“爹地,爹地,是不是以后就可以给美女姐姐叫美女妈咪了?”小男孩兴撒娇。

“等可以叫妈咪的时候,爹地会告诉你,现在想吃什么?”

另外一边。

深深地吸了口气,莫挽咬牙,推开办公室的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