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震关晓莉免费阅读第3章 陈震关晓莉大结局

陈震关晓莉免费阅读第3章 陈震关晓莉大结局

陈震关晓莉是著名作者晨曦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文中陈震关晓莉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是黄三毛来讨债了,快,你藏床底下去。”关晓莉神色慌张,急忙掀起了床板,是那种可以储物的床,空间足够***。

《都市奇门神医》 第3章 免费试读

虽然关晓莉不是他的原配,但她的所作所为,感动了陈震,前世妻子也很爱他,可更多的是建立在物质之上,或许是他锦衣玉食,反而感受不到妻子的爱意。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却先想到自己,没有谁该对谁卑微。

“我说过,不会再要你一分钱了,债务你不用操心,只要有没倒下,就不许你劳心费神。”陈震反手握住她的手认。

“你…”关晓莉惊讶的说不出话,这还是那个贪生怕死,无可救药的家伙吗?

“你好好休息,我去买点排骨,给你炖汤喝。”陈震拍了拍关晓莉的手背,温柔道。

他也没要关晓莉的钱,大不了去搬点重物,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不成?

本来想去跑跑外卖,但是没有交通工具,陈震想到跑闪送,坐地铁公交也要不了几块钱,一***均几十块钱。

三小时跑了两单,挣了九十块钱,陈震还挺满足的,准备去菜市场逛逛,发现前边堵车了。

“各位,不好意思,我爷爷晕倒了,请大家往这边走。”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一脸愁容喊道。

“噔噔噔。”这时,半空中一阵机翼转动声。

一架直升机,缓缓落在旁边的空地上,一位老者匆忙下机。

“谢神医,您终于来了!”女孩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随行的不仅有医护人员,还有警员,迅速拉起警戒线,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什么家庭啊,搞这么大动静!”

“晕倒的好像是葛老爷子。”

“啊?难道是葛东来老爷子!?”

“对,如今大好的安定太平,都是他们老一辈人当年用鲜血性命换来的。”

“葛家可是江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名门望族,多亏这些年葛老坐镇。”

谢知明没什么迟疑,俯身把脉,眉头紧锁:“寒毒入体,经络闭塞,必须马上引出寒毒。”

他当机立断,拿出了一个羊皮卷,上边刻着醒目的“谢”字,一排银针呈现出来。

“该不会是鼎鼎大名的医学泰斗谢知明吧?”

“谢知明?谁啊?”

“你还真是孤陋寡闻,谢知明,江城中医协会会长,医术造诣极其高明,京城不少大人物专程拜访,请他看病都得排着队。”

“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谢神医啊!看来葛老有救了。”

“放心吧,葛小姐,有我师傅在,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一名俊俏的年轻男子宽慰道。

这人是谢知明的徒弟郭金诚,他看葛心兰的眼神,藏不住的爱慕之意。

“好,辛苦你们了。”葛心兰舒了一口气,本来她带着爷爷出来逛逛,哪知道突然犯病。

“哈哈,心兰妹妹莫要见外,我师父和你爷爷本就多年交情,再加上咱俩情投意合,这算得了什么呢。”郭金诚挤眉弄眼道。

葛心兰瘪瘪嘴,默不作声。

虽然周围环境嘈杂,但谢知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几根银针,扎入了对应的穴道。

“七星续命针?”不知为何,陈震不懂针灸,却他稀里糊涂迸出了一个词,脑海浮现了相应的信息。

谢知明愣了愣,转过头瞅了一眼,没有搭话。

“哟呵,你小子有点眼力劲啊,不会是小说看多了吧,你知道七星续命针的由来吗?”郭金诚略显惊讶。

“出自华佗心经,上古奇术,应该已经失传了吧,果然有点东西。”陈震啧啧称奇,他虚无缥缈的一年,似乎掌握了一些医术,不对,准确说是传承!

只是不大确定,此刻他胸有成竹之态,就像一位声名远播的国手。

“有点东西?小子,你不会说话可以闭嘴,有幸见到七星虚名针,就是你这辈子最大的荣幸。”郭金诚很是不爽。

“谢老的针法固然精妙,不过此针需要引入天地之灵,他不具备这个能力,恐怕难以奏效。”陈震摇摇头。

“简直大言不惭,我师父没这能力,难道你有?赶紧滚,信不信我揍你。”郭金诚扬起拳头,气势汹汹骂道。

“小友,别以为猜对了针法,就能指手画脚,做人要懂得谦卑和尊重!”

谢知明冷哼一声,他说话算是客气了。

“笑死人,京城的大人物想找谢老看病,都得看他心情。”

“臭小子,别在这哗众取宠了,赶紧走吧。”

“嗯,我也没打算多管闲事,只是他的第三根针扎深了半毫,寒气不仅无法驱除,还会变本加厉,体内肆溢,病人撑不过今天哎。”陈震叹了口气,转身去了菜场。

“你这人有病吧,干嘛诅咒我爷爷!”葛心兰愤愤不平,瞪了他一眼,她不想吵到爷爷,所以没有跟陈震计较。

“深了半毫?”谢知明微微一怔,刚想仔细看下,葛老已经睁开了眼,苍白的老脸上,多了一抹异样的红润。

“师父,别搭理他,那小子就是信口胡诌。”郭金诚骂骂咧咧道,谢知明点点头。

“老友,多谢。”葛老坐起身来,满是感激。

“谢爷爷还好你及时赶到,不然…”葛心兰一脸如释重负,万一爷爷有三长两短,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心兰妹妹,你得感谢我,都亏了我及时通知师父。”郭金诚洋洋得意,拍了拍葛心兰的香肩。

后者有点抗拒,后退了两步,撅着嘴,“谢谢啦,有机会给你介绍对象。”

“葛老回去好好休养,尽量不要出门,我再给你开个方子,定期用药一周,保证你寿比南山不老松!”谢知明爽朗一笑。

“真是麻烦老友了。”葛老话音刚落,他身体一僵,脸色发青,随之一口黑血喷出。

“寒气攻心,血脉紊乱,情况非常危及,先送ICU!”谢知明仔细一查,顿时大惊失色,还真是那小子所说,第三针深入了半毫,针灸之法,讲究的是精细严谨,正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反而害了葛老爷子…

“刚才那个年轻人呢??”谢知明的从容淡定不复存在,他环顾了一圈,并未发现年轻人的身影。

路人都以为陈震是过节的老鼠,压根没人注意到他,纷纷摇头。

“师父,你找他干什么?是想教训他吗?”郭金诚有些不解。

“放屁,他是高人,现在只有那位高人能救葛老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