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一弦苏止溪免费小说 白一弦苏止溪完结版在线阅读

白一弦苏止溪免费小说 白一弦苏止溪完结版在线阅读

白一弦苏止溪是著名作者星梦的风雪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内容主要讲述二十一世纪青年魂穿前知县公子,没有三千美娇娘,更没有十万雪花银。唯有杨柳岸,晓风残月,一曲离骚,道不尽的风流……

《白一弦苏止溪》 第10章 免费试读

白一弦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这一跪,就只值百两银子?这样吧,我若是能分辨出来,我也不要你的银子!

不过,你以后见了我,都要行师生之礼,并称我为老师,如何?”

白一弦本来不愿咄咄逼人,只不过身为一个现代人,岂能被一个古人看不起并欺负了去?

那掌柜闻言,有些犹豫:以后见了这纨绔,要行师生之礼,还要尊称老师……这以后要让自己如何见人?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怕什么?这白一弦不学无术的名声也不是一天两天!他根本不可能懂得书画!

自己浸淫此两幅画中八年都无法分辨,他一个草包何德何能能分辨的出来?退一步来说,若是他当真看一眼就能分出自己八年都无法分辨的画作真伪,就算称他一声老师又如何?

那掌柜的想到此,便说道:“有何不敢?不过,我说的分辨出来,可不是你随便指着一幅画,说它是真的就是真的!你必须举出令人信服的证据!”

白一弦说道:“这是自然!”

那掌柜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大街上,当街下跪认错吧!”

白一弦被气笑了,说道“掌柜的,你未免也太自信了些!我还没有分辨,你就认为我输了?”

那掌柜的说道:“不然呢?你自己有几斤几两,你自己不清楚么?你自己摸着你自己的良心说说,你懂画吗?也敢大言不惭说自己能分辨出来!”

白一弦摇摇头,四处看了看,说道:“掌柜的,你这里,有没有透镜?”

掌柜的皱皱眉,说道:“并无!白大公子,我们现在是辨画,你要透镜做什么?难不成要将我的画烧了不成?”

那一边久未说话的年轻公子说道:“莫非用透镜可以分辨真假?”

白一弦说道:“不错!用透镜,能看的清晰一些!”

掌柜的哼道:“故弄玄虚!是明知自己会输,所以在拖延时间吧!”

那年轻公子说道:“即是如此,我差人去买一块也就是了!”说完随意一挥手,立即从店外走进来一人!

那年轻公子吩咐了一句,那人便领命而去了!

这一幕看的白一弦很是艳羡!原以为自己之前这半月过的就是纨绔的生活了,可跟这年轻公子一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自己完全没有这公子哥的那种气势!

那掌柜的此时说道:“这位客官,这白一弦完全就是故弄玄虚,你又何必给他这个脸?”

透镜也就是放大镜,在古代是用透明的水晶或者宝石磨成的,很是珍贵。因此一块透镜的价值不菲,但买回家的用处却很少!

在掌柜看来,根本没必要花费大价钱去买一块没什么用的透镜!

那年轻公子笑笑,也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在欣赏那两幅画作!

没多会儿,那随从便将透镜买了回来,白一弦接过透镜,先是随便找了个东西试了试效果!

随后递给了那年轻的公子哥,手指着两幅画的某处,说道:“差距就在这里,用透镜观看,一看便知!”

“哦?就这么简单?”那公子有些好奇的接过透镜,往白一弦手指的地方看去!

就连那掌柜心中都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去:难道这白一弦当真有办法能分辨出来?

那年轻公子分别在两幅画上观看之后,一脸的惊讶之色,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果然妙极!掌柜的,这次,你可是输了!”

那掌柜的闻言,心中一咯噔,急忙接过透镜,弯腰往那两幅画上,刚才白一弦的手指之处,也就是两幅画中山雀的眼睛上仔细看去!

没多会儿,掌柜的脸上就忽青忽白,又惊又喜又有些忧愁!惊喜的是多年的执念终于得解,忧愁的是,自己打赌,竟然输了!

白一弦说道:“掌柜的,这回如何?可是分辨出来了?”

掌柜的有些失魂落魄的直起身子,口中喃喃道:“竟是这么简单!”

这两幅画,由于山雀都在看着水中的小虫,所以两只山雀的倒影都映在了水中!

两幅画的山雀的眼睛,一幅有倒影,一幅没有!

这两幅画,山雀采的是远景,雀鸟本就小,眼睛自然更小,若是不用放大镜,当真极难看出。

白一弦刚开始自然也没看出来!不过他刚才用搜索引擎得知,温庸是个特别注重细节的画家!

除此之外,他作画的一些特点,比方说眼睛里的倒影等等,都被搜索引擎罗列了出来!

如若不然,白一弦也不可能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那掌柜的也不说话,只是匆匆离开,没过一小会儿,又返了回来,手里捧着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也是一幅画!这幅画,也同样是温庸的作品,一幅雀鸟图!

掌柜的拿着透镜,仔细的往每一只雀鸟的眼睛看去,果然,只只雀鸟,眼睛里全部都有倒影!

掌柜的一阵颓然,坐在了椅子上,全身似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亏得自己自以为爱画,懂画,竟然还不如一个纨绔!

自己这八年,是研究到狗身上去了吗?可笑自己刚才还嗤笑别人无法看出!

掌柜的放下透镜,长叹了一声,说道:“温大师不愧是温大师!是我输了!想我研究了八年,竟不如一个纨绔搭眼一看!”

那掌柜面色有些纠结,白一弦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身后的小暖一脸兴奋的模样,仿佛少爷赢了,她也与有荣焉!

而旁边的那年轻公子哥也不说话,只是饶有兴致的看了看白一弦!

那掌柜纠结良久,最终长叹了一声,便走到了白一弦的面前,深深一揖,说道:“达者为师,是我小看了老师!”

白一弦没想到这老头虽然脾气和嘴巴臭了点,但竟然打赌输了不赖账,如此干脆就履行了赌约,因此也不好揪着不放。

便说道:“既如此,那这两幅画,便是我的了!”

那掌柜的说道:“自然!”

白一弦哈哈一笑,说道:“小暖,替少爷把画拿上,我们走!”说完之后,又是一副骚包模样的打开折扇,一步三晃的走了出去!

小暖开心的上前拿着画,跟了出去!

那年轻公子急忙跟上,说道:“这位兄台,留步!”

白一弦转头看向那公子,说道:“还有何事?”

那年轻公子看了看小暖手中的画,说道:“我乃是来买画的,可如今我所看中的画却被兄台给赢走了。”

白一弦这才想起来,这年轻人确实极为喜爱这两幅春趣图,不过到了自己手里的东西,如何能吐出来!

便说道:“这是我凭本事得来的,你若想要,拿银子来换!”

那年轻公子喜道:“你肯卖?”他心中有些疑惑:真正爱画之人,得到喜欢的画作之后,是不会轻易卖出的!

这温庸大师的画作不算是稀有,但偏偏加上这幅赝品之后却又极为的珍贵!

他原以为白一弦能轻易分辨真假,定然是因为极为喜爱温庸大师的画,常年研究所致。因此定然不会轻易卖出,只会自己珍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