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娆南宫祁小说叫什么名字 穆娆南宫祁全文免费阅读

穆娆南宫祁小说叫什么名字 穆娆南宫祁全文免费阅读

穆娆南宫祁是著名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的那男主穆娆南宫祁如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穆府穆娆人文氏办生日宴会,风流的祁王也参加,吸引众人目光与议论。在穆府后院,死于背叛战友之手重生为穆家傻子嫡女的穆娆,获得前身记忆,明白前身之苦,决意为其报仇。

《祁王殿下休想逃》 第13章 健身器材 免费试读

祁王没想到穆娆还有这等觉悟,两人一路沉默地回了祁王府,在门口分别了。

他回到书房,温勤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低头呈上说道:“王爷,这是穆苍生派人送来的。”此时的温勤与平日里的温勤截然不同,此时的他目光木然,从内由外的散发出一股臣服气息。

祁王拿过信封拆开一看,不过是穆苍生送过来讨好他的信罢了,信里还提到了穆娆,说穆娆可能不懂事,请他多包容一二,祁王嗤笑一声,从那天从穆家回来,他就奇怪,自己的情报穆苍生明明是非常爱那位原配的,可为何偏偏对这个最爱的人生下的唯一女儿却这般不耐烦,甚至厌恶,过于反常,或者穆苍生根本就是装的?他不爱原配?能装这么久,这个穆苍生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祁王敲着桌子漫不经心的思考着。

——

鸾腾阁

穆娆一回到鸾腾阁,就觉得祁王府太压抑了,祁王府的确比穆家强不少,但穆家有人气儿,而祁王府没有,祁王府有种很奇怪的气场,就像是祁王这个人,表面温柔无波,底下暗潮汹涌,令人不得不警惕,穆娆漫不经心地想着。

画眉跟着穆娆回来后,就换了云燕来伺候,她在穆家原本有个侍女叫清川的,当时被带到祁王府太急,来不及通知,况且也不知道是什么底细,干脆她也没提要清川过来,任由祁王府的侍女服侍。

但不得不说,她真的很不习惯这种服侍,还是自力更生来的爽快,可惜了她这身体,若是能再强点多好?穆娆边坐着让云燕给她卸妆,边想着,忽然灵光闪现,诶,对啊,她为何不自己做一套健身器材?以她前世的经验,把这具身体练好了不在话下!

对!就这样!

穆娆等云燕给自己卸完妆了,把她支了出去,让俩侍女就在门口守着,自己拿出纸笔来开始画,跑步机的结构她不太清楚,但***器械却很容易,还有哑铃,沙包之类的,这些东西做起来不费力,也简单。

她很快就画好了,问云燕要来许多坚固的木料,就开始做,不做不知道,以她现在的身体,想做木工活儿,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她才锯了一会儿就累的不行了。

云燕贴心拿着汗帕上来打听道:“穆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您只消吩咐一声,自会有木匠前来给您做,何须自己动手呢?”她一边说着一边仔细地替穆娆擦汗。

穆娆又何尝不想用木匠,只是她画的那个设计图实在拿不出手啊!她是怕人家看不懂,那多尴尬?

她摆了摆手说道:“不了,还是我自己来吧!”说完又要继续。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什么自己来?可是王府的下人亏待了穆小姐?”光听声音穆娆就知道是谁了,放下手中的锯子,转身行礼道:“见过王爷!”她微垂头颅,白腻的额头上汗津津的,在日光下颇为动人。

祁王走过去扶起她,温声说道:“不必拘礼,穆小姐这是在做什么?”他的目光染过穆娆身后那堆东西,心里很是疑惑,穆娆是要做什么东西,为何要亲自动手?

对别人敢不说,对祁王还能不说吗?于是穆娆老实回答道:“臣女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太过娇弱,须得加强锻炼,又不好天天满王府跑,便想着做些器械辅助,也不占什么地方。”穆娆倒是说了实话,鸾腾阁大到难以想象,整个王府里最大的院子是祁王的麒麟苑,听说名字还是皇上亲赐的,占地相当于一个小型公园,从院子口到院子最背后,至少要走十几分钟。

鸾腾阁则是除了麒麟苑以外第二大的院子,占地面积相当于一整个四合院,可想而知了,这点健身器材放在鸾腾阁里就是毛毛雨。

祁王听了她的话有些好奇,“器材?什么器材?本王可否看看?”他越过穆娆去看后面的东西,却只看到了一堆木料。

穆娆有点尴尬,赶紧上前阻拦道:“那个……王爷,器材还没做好,等做好了臣女第一时间请王爷过来观赏可好?”她凑到祁王面前,一脸讨好地笑。

“还没好?”祁王皱着眉看她,复而又笑吟吟地说道:“那可有图纸?图纸可否一观?毕竟本王总得知道做的是什么,才好方便穆小姐行事不是?”他看着穆娆,眼神是毫不掩饰的精明。

穆娆不想拿出来,但人在王府,身不由己,只能答应了,走进屋子里找到那几张图纸呈给祁王,一脸壮士断腕的壮烈模样。

祁王越发好奇了,什么图纸能让她这般心痛?穆娆身上的秘密太多了,不搞清楚他心里有些不安,可惜他打开图纸看了又看,都没看懂穆娆画的是什么,小心翼翼地问道:“穆小姐写的可是天庸文?”在北齐的周边,的确是有一个叫天庸的国家,这纸上写的倒跟天庸文很像。

嘎?

穆娆愣怔着看着祁王,才反应过来祁王应该是看不懂,误以为是天庸文了,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不是的王爷,这是我画的图纸,是一种器械!只是臣女不善画技,所以……”她羞愧得都快要把头埋起来了,她刚才为什么手贱要画图?直接做不香吗?

祁王看着手中的图纸,沉默了,这画的是器械?这些弯弯曲曲的线条?说不善画技真是抬举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无事,不善画技便不画了,否则要画师做什么呢?”他脸上露出春风般的笑容,丝毫看不出他刚才还把画认成了字。

穆娆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迅速夺过祁王手里的画纸说道:“没事王爷,臣女日后多练练就是了,那个王爷,臣女就不送了,您慢走!”她果断开始赶人,太丢人了,她这辈子就是个手残党,但凡跟手巧有关的东西跟她都不沾边。

祁王也理解她的尴尬,没计较她的无礼,顺从的走了,走之前说了一句,“穆小姐,如有需要,只管打发人去找木匠就是了,姑娘家手上有茧不好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