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一弦苏止溪小说阅读 白一弦苏止溪全文免费无广告

白一弦苏止溪小说阅读 白一弦苏止溪全文免费无广告

白一弦苏止溪是著名作者星梦的风雪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二十一世纪青年魂穿前知县公子,没有三千美娇娘,更没有十万雪花银。唯有杨柳岸,晓风残月,一曲离骚,道不尽的风流……

《白一弦苏止溪》 第11章 免费试读

“自然卖!”白一弦满口答应!说实话,他并不懂画,这东西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留在身边也是浪费,还不如卖出去,得到白花花的银子合算!

见白一弦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同意了卖出此画,年轻公子反倒有些不懂了!不过他到是真的极为喜爱此两幅画,因此便问道:“那便好,两幅我都要了,不知兄台要多少银两才肯割爱?”

“这……”白一弦也不懂,便问道:“刚才缘古斋那老头要你多少银子?”

那年轻公子说道:“纹银百两!”

百两?白一弦咂咂嘴!小暖这丫头在苏家为奴为婢,一个月还不到半两银子!

以这个时代的购买力,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若是小康一点的话,一年大约也就十两银子就很不错了!

一百两,相当于这个四口的小康之家十年的用度!

白一弦看了看那年轻公子一眼,这才发现,这年轻人样貌俊朗,身形挺拔,自有一股逼人的气度!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所穿的衣服,其用料也极其考究,尤其是悬挂于腰侧的玉佩,成色极好,看样子应该是富人家的子弟!

但到底得富成了什么样,才能用一百两银子去买两幅画?就比方说白一弦,他若是有一百两,甚至一千两,他都绝对不会画一百两去买什么画!

真是个败家子!

白一弦想了想,从小暖手里接过画,递给那年轻人,说道:“成交!”

那年轻公子一笑,并不接画!旁边早有一随从上来,从白一弦的手中接过了画,并递给了白一弦一张一百两银子的银票!

这小样的做派十足啊!

白一弦撇撇嘴,鄙视了对方如此装逼的做派一番,然后拿着一百两银票,翻来覆去的看。

他并不认识银票,之前也没见过,不过看样子应该是真的,想不到自己刚刚来到这古代不足一月,竟然就赚了一百两银子!

而自己什么都没出,只是用搜索引擎搜索了一下罢了!这可真是无本万利的生意!

白一弦现在倒是有些喜欢那缘古斋的老头了,如果多来这么几次,那自己可就发了!

随手将银票揣了起来,白一弦刚要走,那年轻公子却说道:“兄台留步!兄台如此年轻,对画之一道却如此精通,鄙人不才,恰好对画作也极为的喜爱!

不如在下请客,你我两人探讨一番如何?”

那跟在年轻公子身边的随从有些诧异,因为以他主子的身份和心性,极少主动开口邀请别人!

殊不知,自己的主子是对白一弦起了好奇之心!因为在他看来,白一弦的身上实在是有些悖论!

以掌柜的和那缘古斋的伙计对白一弦的态度来看,那掌柜的说白一弦不学无术应该是真的,而且他在五莲县的风评应该极差!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只是在搭眼之间,竟然看出了连他都无法分辨的画作的真伪!那缘古斋的老头更是浸淫在其中足足八年!

若当真不学无术,能做到这一点吗?可若是有才,又为何如此声名狼藉?所以,他对白一弦有些好奇!

请客?所谓不吃白不吃,有人请客自然是好事!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可不懂什么画,因此摆摆手说道:“不去!”

额!

那随从一呆!主子请客,居然有人不去……他脸色一怒,喝道:“大胆,你……”

话未说完,已被那年轻公子制止,又道:“为何?”

白一弦很干脆,说道:“谁有功夫跟你讨论什么劳什子的画?本人不懂什么画,刚才也是瞎蒙的。”

这回换成那年轻公子呆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白一弦这样的人!明明分辨出了画作,换成别人,就算是不懂,也会委婉自谦一番,绝对不会如此干脆的说自己不懂!

那年轻公子笑道:“即是如此,那我们就不谈画,如何?”

不谈画,那还可以!白一弦看看天色,说道:“普通地方我可不去昂!”

这人还真不客气,那年轻公子笑道:“这是自然,既然请客,自然要去最好的地方!醉仙居,如何?”

醉仙居乃是五莲县最好的酒楼,能去那里消费的,无一不是有钱有势的!当然,若是有才,也是可以进去的!

白一弦点点头,几人一同向着醉仙居走去!

通过交谈得知,这年轻公子,名为叶楚,家中是做生意的,此次出来,是打算去杭州游玩,途径五莲县,便稍稍逗留了一番!

“爷,前面好像出事了!”叶楚的随从眼尖,快步往前走了几步查看了一番之后回来禀报!

恩?白一弦等人远远看了眼,发现前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围了一圈人,隐隐约约传来争执的声音!

正好是在前往醉仙居的路上,所以几人便直接走了过去!这才发现是有两人因为几百文钱起了争执!

“这钱是我的,是我好不容易凑齐,用来给家中病妻买药的,你看,那贯钱上的绳子,还是我自己亲自搓出来的……”

说这话的乃是一个乡下汉子,身上补丁罗补丁,看样子应该是穷苦人家出身。由于贫苦,所以背微微有些弯曲,由于常年出苦力,风吹日晒,所以皮肤很是粗糙,模样也显得老!

此刻他正一脸焦急,看上去似快要急哭了!只是看到他这幅样子,围观众人心中的天平就已经倾向了他!

“胡说八道,这钱明明就是我的。这可是一贯钱,足足千文,就你这穷酸模样,能拿出这么多钱?

明明就是我刚才不慎将钱掉出,你见钱眼开,这才编造了故事,说钱是你的,想博取大家的同情心!”

说这话的人看上去就普通一些,三四十岁,体型瘦弱,还留着两撇小胡子,一身衣衫虽然略旧,但很是整洁,应该是属于既不是大富,但也不是贫困的那种人!

此刻他手中拿着一贯钱,正往自己的怀中揣去!

听到他的话,周围有些人不由点了点头!看上去,那乡下汉子确实不像是能拿出那么多钱的人!

旁边一个书生,应该看不起乡下穷苦人,认为自己比之他们不知高贵多少,此时说道:“俗话说的好,穷乡僻壤出刁民!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就你这样的人,一年到头,都不一定能赚够一贯钱,每日所得,大概也就只够勉强果腹,根本不可能攒下如此多的银钱,又如何能一下拿得出一千文钱?

按照这位兄台所说,他不慎将钱掉出,你定然没有见过如此多的银钱,见钱眼开之下,便一口咬定这贯钱是自己的!

还编造了一个可笑的故事,企图博取大家的同情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