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梵叶诗诗在线免费阅读 (陈梵叶诗诗)小说无弹窗广告

陈梵叶诗诗在线免费阅读 (陈梵叶诗诗)小说无弹窗广告

陈梵叶诗诗小说主角名为陈梵叶诗诗,是佚名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都市小说,正在网络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男女主叫陈梵叶诗诗,小说剧情看点十足,内容跌宕起伏,文笔行云流水,是一本很好看的热门小说。龙魂部队,在世人所不知的隐秘战线上抵御可怕强敌,而他……是龙魂的信仰,是十万强者心目中的神祇。

《陈梵叶诗诗》 第2章 杀神之怒 免费试读

一凶猛光头汉子飞踹陈梵。

其他人,除了叶诗诗,或冷笑或撇嘴,鄙夷陈梵。

陈梵出手如电掐住光头汉子脚踝。

“啊……”

光头汉子惨叫。

陈梵捏碎光头汉子脚踝,将其甩飞,轰的一声……膀大腰圆的光头汉子砸翻六座电动车,张嘴吐血。

原本趾高气扬的人莫不惊骇。

陈梵侧后方,一黑衣汉子最先回过神儿,断定陈梵是练家子,咬牙掏出蝴蝶刀捅陈梵肩背。

睥睨全场的陈梵头也不回,右手向后抓,不偏不倚抓住黑衣汉子持刀的手。

咔嚓!

骨头碎裂声,清晰可闻。

旁观者心尖狂颤,遍体生寒,然而接下来一幕,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陈梵捏碎黑衣汉子的手,夺下锋利蝴蝶刀,在另一个欺到他面前的黑衣汉子身上连捅三刀。

身中三刀这哥们儿后退两步,颓然倒地,抽搐几下,死了。

一刹那,一死一伤。

伤者近距离感受陈梵多么狠辣,惊恐后退。

“这……这……”

李锴惊得说不出话。

陈梵半眼不多瞧死者,好似杀的不是人,是猪狗,拎着滴血的蝴蝶刀,一步一步走向李锴,不紧不慢。

叶诗诗确定丈夫杀了人,双眼发黑,差点晕厥,对她而言,陈梵带给她的,不是惊喜,是惊吓。

“谁杀了他,我给谁五百万!”

李锴嘶吼。

五百万,毫无疑问是笔巨款,足以令普通人舍命去博。

十多个黑衣汉子不约而同冲向陈梵。

陈梵嘴角翘起,英俊面庞显得更为冷酷,扔出蝴蝶刀,蝴蝶刀真如蝴蝶一般,绕着前行的陈梵飞旋。

接近陈梵的黑衣汉子,无一例外被飞旋的蝴蝶刀割开喉咙,鲜血飞溅。

蝴蝶刀势尽时,陈梵仅以手指轻轻拨弄,就再次飞旋收割生命。

惨叫声此起彼伏,十多个黑衣汉子接连倒在草地上,宛若飞蛾扑火,连闪避或逃跑的机会都没。

李锴毛骨悚然,慌忙捡起原本属于叶诗诗的水果刀,挟持叶诗诗。

叶诗诗面对所向披靡的陈梵,泪流满面,心爱男人为她冲冠一怒背负这么多条人命,后果不堪设想。

她极度痛苦自责。

李锴贴身保镖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陈梵抬手轻弹蝴蝶刀,蝴蝶刀飞射,堪比离弦之箭。

噗!

蝴蝶刀洞穿逃跑者头颅,头颅爆开,无头尸身栽倒。

李锴吓尿,带着哭腔喊:“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

陈梵面无表情,一步迈出,跨越七八米,近乎瞬移,一下子杵在李锴眼前。

李锴来不及应对,持刀的手被陈梵抓住,剧痛钻心,无法继续挟持叶诗诗。

陈梵一手制住李锴,一手将叶诗诗拉入怀中。

叶诗诗扑进陈梵怀里,哽咽道:“是我不好……都怪我……都怪我……”

“别担心,我不会有事。”

陈梵温柔安抚叶诗诗。

叶诗诗则把陈梵的话当成纯粹的安慰,失声痛哭。

陈梵苦笑,即使说出他现在的身份,妻子多半不信,索性不说,瞧向李锴。

“你竟敢!你要是敢再动我一指头,你和你女人不得好死!”

李锴忍痛嚷嚷。

“李锴……”

陈梵皱眉呢喃。

三年前他蒙冤入狱,为他伸冤的养父养母遭遇车祸身亡,这背后的主谋、帮凶,共计三十二人,都在他的黑名单上,李锴便是主谋之一。

“我可以暂时不杀你。”

“怎么,怕了?”

李锴以为陈梵心生畏惧。

陈梵却冷笑,硬生生扭断李锴双臂,踢碎李锴两个膝盖。

李锴瘫在地上,凄厉哀嚎。

“再过一个月,就是我养父养母逝世三周年祭日,到了那天,我会用你和另外三十一个人的命,祭奠他们。”

陈梵道出暂时不杀李锴的原因,脱下囚服宽松上衣,给衣衫破损的妻子穿上。

叶诗诗呆呆凝视锋芒毕露的陈梵,时隔三年重逢,眼前这男人,似乎变成另一个人。

霸气,冷酷,心狠手辣。

这是三年前的陈梵所不具备的特质。

叶诗诗无法想象,丈夫在监狱中经历了什么,会变成这样,变成这样是好是坏,她也难下定论。

不过,有一点,她能确定,丈夫杀这么多人,还把李锴弄成残废,等于捅破天,她无暇多想,拉起丈夫的手,拔腿就跑。

陈梵无奈,随妻子狂奔。

叶诗诗拉着陈梵,一口气跑到停车场,坐进白色玛莎拉蒂跑车,手忙脚乱启动车子,载着陈梵,逃离凯乐高尔夫会所,以最快速度赶回家。

回到家的叶诗诗打开保险箱,将一叠叠欧币装进旅行包。

“诗诗……”

陈梵看着着急忙慌的叶诗诗,忍不住想讲述他三年来的经历与蜕变。

“老公,包里有二十万欧币,你拿着这些钱,赶紧走,去国外。”叶诗诗边说边把装满钱的旅行包塞给陈梵。

陈梵无语。

“对了,家里还有一些首饰。”叶诗诗话未说完急匆匆跑去卧室取首饰。

当叶诗诗再次出现在陈梵面前时,手里多了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盒子里装满黄金钻石翡翠饰品。

“这些东西,在国外应该能换几十万欧币。”叶诗诗又要把盒子塞给陈梵。

陈梵道:“我不会走。”

“我只想你活着。”

叶诗诗流着泪哀求陈梵,与此同时,十多名侦缉局便衣探员拔出配枪,悄然接近别墅前后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