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隐秘情人于馨高梦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玫瑰的隐秘情人于馨高梦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玫瑰的隐秘情人男女主角为于馨高梦,是星迷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总裁豪门小说,已上架微小宝。全文讲述了曾经爱的男孩已经长大,她们再次相遇时,还是无法割舍曾经的爱!

《玫瑰的隐秘情人》 第四章 我们分手吧 免费试读

于馨上班的公司是自己家的,由高梦父亲一手创办,后来高梦跟于修明结婚,交到了于家手里,于馨出国前不在这里上班,现在属于空降,在一众总监里数她年纪最轻,又这个关系,回国这几个月过得并不顺利。到了午饭的点,于馨按着高梦给的地址找过去,是一家日料,有私密性很好的包厢,于馨报了程姓,服务员一脸抱歉,又报了自己的姓,服务员热情万分带着于馨到了最里头一个包厢。包厢门关着,服务员用日语温柔说了声“打扰了”,跪在一边把门推开,于馨看到里面的人,愣了愣。里面的男人戴墨镜棒球帽口罩,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而且,非常年轻。绝对不可能是程家那个四十岁的儿子。许梵没有想到,真的是于馨。前天程哲跟他说,家里安排来个相亲,让许梵替他去,就算是去拒绝,人家小姑娘看到许梵也比看到他这个老男人要来的开心。许梵是不愿意的,但程哲说对方小了十一岁,叫许梵一下子想到了于馨,于馨也比程哲小十一岁。到今天来,许梵只知道对方姓于,但世界这么大,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都有,要不是于馨站在门口,许梵怎么都不敢相信。许梵捏紧了手心微微出汗的双手。于馨跟服务员道了谢,进去坐到了许梵的对面,服务员立马问是不是现在点餐,于馨对日料一般般,不喜欢吃生食,刺生之类的都不吃,看了眼菜单,点了烤鱼天妇罗以及一份汤,一份冷面,点完问许梵,“程先生要什么?”。许梵不确定于馨认没认出他,于馨一直是这样冷淡的神情,借着有墨镜挡脸,许梵盯着于馨,说,“一样的。”于馨脸上眼神没有一丝波动,不是早认出他,就是根本对他不在意。许梵觉得是后者。于馨从来没在意过他,从来都是他巴着她。服务员确定了菜单,把移门拉上,许梵摘掉了头上的遮掩。许梵看着于馨,似笑非笑,“英国绅士知道你回国相亲么??”于馨倒了杯水,慢慢喝下,喝完一杯,又倒了一杯,看着许梵的眼睛,始终平静,“许梵,好久不见,祝贺你。”许梵的怒火蹭蹭蹭往上窜,眼底的怒气能把于馨烧了,但很快掩盖下来,维持着表面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只有许梵自己知道,看着于馨的那双眼睛,心像被抓娃娃机器里的那个爪子揪起吊在半空中似的,又疼又难受。很快,服务员又敲门,上菜,于馨开了自己那侧的移门,让服务员在门口把菜递进来,顺便也替许梵挡了一挡。许梵忽然特别生气,于馨一直很照顾他。许梵以为他是特别的,其实不是,这是于馨的教养。菜上齐后,包厢门又关上,许梵忽然出声。“我要回去跟程家说对你满意,特别满意,你怎么办?”许梵看着于馨,单边嘴角上扬,眼神狠厉,真有几分邪气,但因为长相俊朗,一点不显得凶狠,甚至,点招人心疼。于馨放下卷冷面的叉子,面色稍冷,看着许梵不耐烦反问,“然后呢?两家联姻?”许梵愣住,于馨低头继续吃面。于馨吃东西慢,吃相斯文好看,从来没有狼吞虎咽的时候,好像永远没有饿的时候,但许梵看得出来,于馨饿了,因为她饿了就没耐性。于馨饿不得,她肠胃不太好,血糖也低,许梵记得有一次于馨饿狠了,胃疼的浑身冷汗,打120都来不及。许梵真讨厌自己这么了解于馨,让他好不容易狠下的心变得无比脆弱。于馨不急不慢的吃,吃完跟许梵说,“好好吃饭,再见。”说完,拿着账单走了。许梵的心就像被丢到热油里煎一样,连着五脏六腑一块儿疼,但他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解救他的是于馨,而于馨走了,又一次抛下他走了。许梵哭都哭不出来。许梵在包厢坐到下午一点半,助理来催才动身。下午他有个广告要拍,梵林集团的一个产品,许梵慢腾腾把自己遮严实,慢悠悠挪过去。梵林集团,现任总裁是于修明,于馨的父亲。许梵不愿意去是怕碰见于馨,到了地方没看到于馨,心里说不上是轻松还是失落,总之不愉快,倒是碰见了另一个人。于铭笑容满面大步朝许梵走过来,“许哥,好久不见了。”许梵一愣,“你怎么在这儿?”于馨于铭是一起出国的,当初说是去两年,两人一起回来休假探亲什么的也是正常,但是于铭为什么会来公司?许梵的助理怕许梵不认识这位梵林的少爷,赶紧介绍。于铭“嘿”了声,打断助理,“我跟许哥还要你介绍,我们可是高中校友。”打发了助理,于铭跟许梵说,“我课程修完了啊,许哥你可别小看我,在你的教导下,我可是突飞猛进,虽然离你这种学霸有点距离,但绝不是当年那个学渣了。”许梵能信?要不是于家砸的钱多,许梵打死都不会愿意给于铭补课,说学渣都是对学渣的一种亵渎。这表情大大刺激了于铭,于铭帅气的脸庞闪过一丝尴尬,跟知道自己老底的人说话还真不好糊弄,压低了声音说,“我也不愿意啊,但我姐非说那点课程读两年是耽搁她大好青春,就…被逼着一年修完了呗。现在在公司实习,明年正式毕业。”许梵想起于馨出国的前一晚,于馨在收拾行李,许梵站在一边问于馨什么时候回来。于馨停下收拾,转过身走近许梵,眉目清冷,那双眼睛里却有一些温柔,于馨笑着捏了捏许梵的脸,说,“我尽快。”就这语气平淡到敷衍的三个字,许梵当做于馨对他的承诺,小心翼翼揣在怀里,像信仰一样坚定不移的信奉着。许梵等啊等,从中秋等到圣诞,等到除夕,等到情人节,等到春暖花开,等到夏阳炽烈,等到他妈妈跳楼身亡,等到的是于馨的一句我们分手吧。分手不到半年,于馨修完课程,回来了。下午的广告,许梵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他其实应该想到的,于馨今天穿的很正式,她以前工作日的时候,就是这么穿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