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安暖沈渡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安暖沈渡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安暖沈渡是作者南瓜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患有超忆症的安暖,遇到了大魔王警方心理侧写师沈渡。她步步后退。“沈教授,能松手吗?”沈渡挑了一下眉毛。

《沈总的难哄小娇妻》 第3章 超忆症 免费试读

安沐懂事地拍了拍安乔的后背,她的声音软软的:“姐姐别哭,没关系的,就算姐姐考不过大姐,小沐还是最喜欢姐姐!”

安乔哽咽地不说话,抱着怀中的小人儿更紧了。

小小年纪的安沐一定也以为她只是在安慰她,但其实她没有骗人。

安乔的记忆很强大,过目不忘,甚至连她出生的那一刻被医生剪断脐带的感觉她都记得。

小时候她以为所有人都和她一样,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这是一种医学异象,叫做“超忆症”。

小学时,每次答案她都能得满分,因为所有学过听过看过的东西她都记得。

但周围的同学们都在讨论安乔作弊的事,说得有板有眼。

连亲姐姐安芸都作证说每次回家,她在做作业的时候安乔在看电视,她在复习的时候安乔在睡觉,所以安乔无疑是作弊了。

老师、同学,甚至是家里长辈没有人相信安乔没有作弊。

父母因此把安乔训过好几次,甚至大骂她是安家的耻辱。

安乔起初还争辩,但她的争辩换来的却是安振扬的两个耳光。

久而久之,安乔懒得争辩,也学会了如何不让自己锋芒毕露。

可好笑了,等她下一次答案全班倒数之后,父母只是嘀咕地埋怨几句,仿佛她就该是这样的智商和水平。

安乔叹了口气,等安沐睡下,她走到阳台给慕少誉打了个电话。

“你要的钱我筹到了,明天搬去你那行不行?”

慕少誉正在网游里玩得起劲,乍然听安乔说租金筹到了,便嗤笑问:“一晚上就筹到了,安乔,你不会卖身去了吧?”

慕少誉的嘴巴向来毒辣,尤其对着安乔。

安乔却不在意,又说:“行不行一句话。”

“嗯。”他算是答应了。

安乔松了口气。

慕少誉快毕业了,两家大人的意思是让他们住在一起先培养培养感情,等安乔上大学就订婚,毕业再结婚。

安乔私下跟慕少誉说要把安沐带过去,那一个冷血地说除非给租金,否则免谈。

两万一个月,狮子大开口。

安乔知道慕少誉只是在阻止她带安沐过去,但她偏就拿到了两万。

…………

第二天临放学,安乔还特意给慕少誉发了信息确认要搬过去的事。

那边隔了好久才回了八个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看来是不信安乔有钱了。

她收起手机心情很好,顺便买了杯安沐最喜欢的红豆牛奶。

快到家门口,安乔接到了温浅予的电话:“乔乔,我太好奇你下次能接到什么任务了怎么办?咱们再玩一次吧!”

安乔瞥一眼边上的安芸,低声说:“今天不行,再说,我要是被揭穿了就惨了。”

挂了电话,安芸凑过去,嘲讽道:“又是温家的姐姐呀?啧,你老跟这些学渣混在一起,以后可怎么办哟!”

安、温两家的爸爸是大学同学,所以两家的孩子从小就认识。

不过安芸和温浅予从小互看不惯。

安芸又说:“你要知道,她能进B大是因为她舅舅是副校长。再说了滨市可都是好学校,高考结束,你一个都考不上,可就得从这儿滚蛋了!要不,你摆正自己的态度,跟我好好认个错,跟那个小野种划清关系,我就帮你。”

安乔扯了扯嘴角,说:“不用了,我还是趁早滚蛋吧。”

“喂,安乔!”

安芸愤怒地追着她进去,“你给我站住!”

“芸芸!”李淑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用一种近乎警告的口吻叫着她。

安芸愣了下,这才发现家里沙发上有客人在,她立马换上了一副端庄淑女的态度,识趣地拉住了安乔的手走进了客厅。

安乔想要甩开,奈何她的力气很大。

安振扬笑着朝沙发上的人介绍:“沈总,这是我的两个女儿,安芸、安乔。芸芸、乔乔,这位是盛世集团的沈总。”

安芸明亮的眸子微微一撑。

他就是盛世集团的沈默?

外界关于沈默的传闻很多,最出名的自然是堂堂盛世集团总裁是个GAY的事。

但对于安芸来说,她更在意的,是沈默的父亲是B大校长这一层关系。

虽说现在B大算公立了,但这所百年名校最早就是沈家出资建立的,换而言之,B大其实是沈家的。

所以即便已经过了退休年龄,耳清目明的沈老校长依旧还是学校的一把手。

安芸忙礼貌一笑:“沈总,您好。”她说的时候,拉扯着安乔算提醒。

“沈……”安乔才想打招呼,正逢沙发上西装革履的男人抬起头来。

她整个人下意识地僵了僵,这……不就是昨晚酒吧里被她解了皮带的男人吗?

等等,她记得温浅予说这是他们学校的教授!

不会这么背吧?

他是顺着温浅予顺藤摸瓜找来的吗?

男人的目光沉冷,越过出尘美丽的安芸,带着几分探究看着安芸身边的少女。

素颜、丸子头,白色衬衫、格子裙,一副乖乖学生的模样,和昨晚酒吧里打扮成熟的那个人相去甚远。

“乔乔!”安芸狠狠捏了安乔的手一把,提醒她别愣着。

安乔回过神来,她的目光躲闪,生涩道:“沈总好……”

沈默的俊眉微蹙,却是启唇道:“安二小姐,我们……是不是昨晚见过?”

安振扬忙笑着说:“沈总看错了吧,昨晚我们乔乔在补习功课。”

“哦……”男人深邃的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光,他淡淡望着安乔,说,“原来安二小姐昨晚……在补习,容我问下,在哪补习?”

安乔还以为那件事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过去,怎么也没想到前一天在酒吧被自己解了皮带的陌生男人会突然出现在自家沙发上!

要是被家里人知道她就完了,更别提慕少誉那个暴跳如雷的性子,小沐以后更没好日子了!

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顺着温浅予找来的。

安乔紧张得掌心湿了一片,只要豁出去说:“在……一个朋友家里。”

沈默的眸华微闪:“是吗?我还以为你是在……”

“啊!”

眼看着沈默要说出来了,安乔上前一步就假装绊倒跌到了沈默的身上。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李昶原更是惊得整个人一僵,很快反应过来的他忙上前试图将安乔扶起来。

安乔小小的手狠狠抓住了沈默的手臂,在他耳边紧张地哀求:“别说,求您了!”

李昶原见拉不开安乔,他的冷汗都滴下来了:“二小姐,松手!”

沈默低头凝视着面前的少女,看似柔弱的她这一刻力气倒是大。

李昶原查到安乔的身份时,他就觉得很疑惑。

安家的女儿,高三学生,怎么会深夜去酒吧随便解陌生人的皮带?

此时此刻,安乔的眼底除了惊慌,更多的是害怕。

最重要的是,女孩带着冰凉的掌心透过他的衬衫贴着他的手臂,竟然没有让他觉得任何不舒服,他一点也不想逃离。

外面对他的流言蜚语,多少个夜晚,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也许真的不正常了。

直到遇见面前的少女……

“乔乔!”李淑慧看见粉白的牛奶从安乔手中的杯子流到了沈默的身上,忙上前试图把安乔拉开。

安乔这才想起这家店里的红豆牛奶是不封口的,她迟疑了下,干脆将软塑料做的杯子用力一握。

腹部一阵温湿,沈默蹙眉低头。

又来……

他见她两次,衣服就湿了两次!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