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韩君颜晚樱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主角韩君颜晚樱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韩君颜晚樱是著名作者醉梦子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咱们接着往下看“不好意思啊,狗没拴好,把你女儿咬死了。”韩光摸着脑袋,脸上还带着笑容。“这有啥,反正我想要的是儿子,大不了再生一个呗。”徐荣像是身外之人,尽显冷漠无情,“你们把尸体处理一下吧。”

《韩君颜晚樱》 第2章 化身修罗,屠尽地狱恶鬼 免费试读

这段视频,韩君反反复复看了十几遍。

最后,他回过头,看向秦艽。

“君哥,我这就派人让他们全都消失。”秦艽给出肯定的答复。

“呵呵!!”韩君摇了摇头,把轮椅调整了方向:“我,还没有这么善良。”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长得人模狗样的男医生带着一名护士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用以注射的针管。

这人,正是韩宁的‘主治医师’。

“哎,你们是谁,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咔!

秦艽一脚蹬在他的膝盖上,医生当即跪在了韩君的面前。

“你的衣服,真白。”

话音刚落,韩君的手就掐住了医生的喉咙,堵住了他未开口的废话。

“看看这张布满恐惧和滑稽的脸,真是可笑!”

韩君稍微使力,空气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滴答….滴答…..”

红色液体不断滴落。

在生命受到威胁时,

有人会尖叫,

有人会求饶。

但,亲眼目睹韩君捏碎医生喉咙的画面,

女护士魂飞魄散,呆若木鸡。

“她对韩宁动过手。”

秦艽的一句话,直接决定了护士的命运。

普通的错,犯了可以改,

可某些错,犯不得,否则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回是秦艽出手,轻而易举的收拾掉了。

“下次这种脏东西,交给我来处理就行。”秦艽从兜里掏出手帕,温柔的替他擦拭手中的污渍。

“你觉得她,还有活下去必要么?”韩君指的是韩宁。

“站在客观的角度上,成为她这样,死了比活着好。”

“是啊,人间炼狱,没什么好待的了。”

韩君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韩宁的脸颊,思绪飘远。

“二哥,别写作业了,我们出去玩捉迷藏呀。”

“二哥,我不想走路,你背我嘛。”

“二哥,你快过来看,大哥又被老爸打了,哈哈~”

“二哥,我不想长大,更不想嫁人,听说结婚后女方要去丈夫家生活,你说,我们两没有血缘关系,如果咱们结婚的话,是不是一家人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呢……”

童年的记忆在脑海中不断的回放。

当初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残酷。

“傻妹妹,这个世界哪有永远,你去另一个世界找找看,剩下的事情,交给二哥吧。”韩君缓缓的伸出了手。

“君哥,我来…..”

“我可以。”

终于,韩君还是掐断了韩宁的最后一口气。

去天堂吧,那才是你该待的地方。

我韩君,将化身修罗,屠尽地狱恶鬼。

为你,为大哥,为父亲,讨回公道!!!

“医院这边如何处理?”秦艽冷然启唇,作出询问。

“给我移平。”韩君声音不大,却透露着一股难以言表的凶戾。

“凡是有过恶行的医护人员,无论是谁,全部断掉手脚,毁其双目。”

死容易,活下去难,韩君要让这些人余生活在黑暗和痛苦之中。

连憎恨的对象是谁都不知道,

就算知道,也无可奈何,

这群罪恶的蝼蚁,真够可悲的。

韩正威和韩斌尸骨无存,韩宁被烈火焚成灰烬。

韩君想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再爬上最高的山峰,将她的骨灰洒向天空,与家人团聚。

眼下,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血债血偿!

落日熔金,

暮云合璧,

天边的残云似在血水里浸泡过,

那么的鲜艳,凄红。

帝霸KTV,曹家投资产业之一,由曹红梅的弟弟曹大鹏和两位友人共同打理。

此刻,曹大鹏正在包厢和杜金,祁阳两位合作伙伴喝酒唱歌。

玩的正嗨的时候,房门被人强行推开。

“你踏马走错房间……韩君?”曹大鹏认出了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他们虽不熟稔,却也彼此见过面。

曹大鹏也只比韩君大四岁,由于纵欲过度,不过三十岁的他看起来格外的衰老丑陋,满脸横肉,一身油腻,销神流志。

与气宇轩昂,棱角分明,清新俊逸的韩君想比,有着云泥之别。

“哟,这么多年没你的消息,差点把你给忘了。”曹大鹏打了个恶臭的酒嗝,斜眼瞅着他:“听说你去参军了,咋啦,现在要改行加入残联?”

“很好,你们三个都在。”韩君的眼神犹如一把锋不可当的利刃,抵住了曹大鹏三人的咽喉。

“大鹏,这个残废是谁啊?”杜金和祁阳刚正玩的开心就被打断,一脸的不爽。

“他呀,韩家不知道从哪捡来的一个野种,这样说,你不会生气吧?”曹大鹏把头伸着,哈哈大笑。

旋即,他的目光落在了站在韩君身后的秦艽身上,满脸带笑,摸着下巴:“不错嘛,从哪整来的她,不过你小子这个样子可以嘛,吃得消吗?”

又是一阵放浪的大笑。

“韩宁,有得罪过你么?”韩君抓住了秦艽的手,暂时克制住了她的躁动。

“你特地来这里,就是为了问这个?”曹大鹏砸吧着嘴,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话说起来,那家伙虽然脑子有问题,但是其他地方绝对没问题啊,哈哈哈。”

“是啊,真可惜,要不是阳子把她脸划成丑八怪。”杜金开口附和,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这不能怪我,那人是疯子,不给她点颜色,当我是软柿子。”祁阳没有一丝的羞耻之心,反而言语中有几分洋洋得意,像是在炫耀他的行为。

砰!

枪声,乍然响起。

祁阳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表情凝固。

他呆愣的瞪着眼睛,难以置信。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杜金和曹大鹏也如此一般。

“啊啊啊…..”

“这滋味,是不是妙不可言呢?”韩君收回枪支,随手揣入秦艽的腰间。

尖嚎四起,小姐们抱着脑袋,诚惶诚恐。

“谁再发出声音,谁死。”秦艽取出一个黑金色的刀柄,手腕一抖,刀柄留口处延伸出一把长约三十公分的短刀,刃口泛着阴寒的银光。

这是血红小组人手一把的近身武器,斩金截玉,削铁无声。

顿时,场面安静了下来。

韩君松开了手,秦艽的怒火喷薄而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