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久安穆清朗小说章节目录 舒久安穆清朗免费阅读第4章

舒久安穆清朗小说章节目录 舒久安穆清朗免费阅读第4章

舒久安穆清朗是作者银桑桑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更何况这宫里还有一个对皇后之位虎视眈眈的舒玉璃,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舒久安看着此刻惊慌不已的舒久宁,满意的笑了笑,然后便奋力的撞向一旁侍卫手里拿着的刀。

《舒久安穆清朗》 第4章 抓住 免费试读

镇国大将军府,书房外

一个锦衣少年躲在不远处隐蔽的假山处,偷偷摸摸的打量着书房的位置,确定守卫都被支开后,便拿着偷来的钥匙快速的溜了进去。

大约半刻钟,他这才小心翼翼的从里面退出来,然后锁门离开,拿着东西满脸笑意的朝着后门的方向去,却没发现自己的身后多了几个尾巴。

舒久安从柱子后面走出来,看着他开心的背影,双手忍不住攥紧,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怒气。

叶心担忧的看着她,“小姐!”

舒久安深呼吸一口气,什么也没说便抬脚跟了上去。

锦衣少年快步来到后门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把东西交给一个蓝衣女子。

“东西在这儿,你一定要把李御医一家给救出来。”

蓝衣女子看着那令牌,眼里闪过狂喜,随后便露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出来。

“多谢舒公子大恩,小姐若是知道您为了她涉险,一定会十分感动的。”

她嘴上说着感谢,但眼底却带着轻蔑和嘲讽,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有这么一个傻子卖了自己的外祖父一家救她出牢狱,她的确是会很感动。”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转角处传来,像一根根冰冷的刺,猝不及防的就扎进了他们的心上,让他们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锦衣少年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他僵硬的转头看向转角处。

转角处走出一个身披暗红刺绣花罗毛领披风,带着面纱女子。

这女子虽然被遮得严严实实的,但是露出的眉眼极为好看。

更重要的是,她的眉眼与他有几分相似。

而此时,这女子的眼里带着他熟悉而害怕的神色,死一样的平静,仿佛没什么波动,但又像是压抑着什么,让他心慌得紧。

“长….长姐!”看清楚了来人后,他又惊又怕,连话都说不清楚。

蓝衣女子见状,把东西收好,然后转身就跑,锦衣少年愣了一下,也跟着跑了。

但他们才跑了两步,便被人堵着嘴押着回来。

舒久安走到他们的面前,死一样平静的目光一直落在舒久珵的身上。

少年心虚的闪躲着舒久安的目光,不敢和她对视,也不敢吭声,就像是个做了坏事被抓住的小孩。

舒久安看了一会儿便收回目光,看向了那蓝衣女子。

她认得这人,这人是李红伊的侍女,只是这人的主子多半不是李红伊。

舒久安示意叶心便上前搜那女子的身上,把方才舒久珵给她的令牌拿了回来。

那女子看着到手的东西就这么飞了,顿时便不甘的挣扎起来,想要挣脱束缚,去把东西抢回来。

见状,舒久珵也开始挣扎起来,挣扎间他吐掉嘴里塞着的抹布。

“长姐不要啊,你把令牌拿回去了,李御医一家就真的没救了,他们一家是无辜的,被牵连的,长姐,你不能见死不救,你把令牌还给…”

舒久安拿着令牌,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将他想要说的话都给吓了回去。

舒久安没搭理他,只是吩咐一旁的护卫,“把这侍女押回大将军府,无论用什么办法,把她背后真正的主子给我问出来。”

“是,小姐!”

在他们离开后,舒久安这才反问道:“无辜?药是出自李御医之手,他知道那药的作用,也清楚那药是要给谁用,可他还是胆大包天的去做了,何来无辜被骗?”

李御医是因为给后宫妃子提供一些不干净的药物,导致圣上龙体受损,这才会以谋害圣上的罪名被押入刑部大牢受审的,全家也受其牵连,无一幸免。

这事铁证如山,李御医也供认不讳,何来无辜?

“我…..”

面对舒久安的问题,舒久珵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毕竟舒久安说的事实。

“他犯得是谋害圣上的罪,落到如今这下场是罪有应得,你自己想死可以,但不要把大将军府和舒府都给拉下了水。”

“你要是真的把他们给救出来,这后果你承担不了,只能是两府给你背,你今年十三了,不是三岁小孩,可以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用承担,这世上不会有人永远护着你。”

以前舒久安就发现了李红伊的心思不纯,明里暗里的让舒久珵远离她,在李御医提供药物事发后,舒久安更是直接让舒久珵不要搀和。

可没想舒久珵听了李红伊的一番哭诉后,便天真的认为李御医一家是无辜的,然后为了救他们,听了李红伊的撺掇,来偷外祖父的令牌。

上一世,舒久珵成功了,把李御医一家从刑部大牢救了出来,但外祖父却被牵扯进去,在各方势力的运作下,难以抽身。

而外祖父为了保舒久珵,不牵连舒府,并未说出令牌是被舒久珵偷去的,一力承担了所有的罪责。

若非后来舒久安答应嫁给穆清朗,由穆清朗在其中安排,外祖父一家是难逃罪责。

可即便这事平息了,也依旧在圣上心里留下了疙瘩,引起圣上的猜忌。

从始至终,舒久珵这个罪魁祸首一点事都没有,也丝毫不觉得愧疚和自己做错了。

一想起上一世的情况,舒久安是真恨不得抽死舒久珵,但没想到更气人的还在后面。

舒久珵心里知道舒久安说的有道理,但他还是忍不住争辩。

“外祖父有权有势,深受百姓爱戴,圣上不可能因为这一点小事就责罚外祖父的….”

“啪…..”

他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听着他说的这话,舒久安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他是怎么说出这番话来的!

从古至今凡是牵扯上了谋害圣上的罪名,有都没好下场,他但凡懂点事,就不会这么不知天高地厚,不长脑子的话来。

舒久安气得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直接吩咐道:“把他的嘴堵上,带到三表哥的房里关起来,寿宴结束前不得让他离开半步,他要是敢跑,就打断他的腿。”

舒久珵被舒久安这一巴掌给打懵了,没反应过来,也没怎么挣扎就被带走了。

而舒久安则因为动怒,猛地咳嗽出来,喉头里也涌出一股腥甜。

叶心和春琴一边扶着她,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舒久安把喉头的腥天死死的压了下去,缓了一会儿后,便说道:“我没事了,走,去刑部大牢!”

叶心犹豫道:“小姐,咱们回去吧,刑部大牢阴冷的很,对您的身体不好,过几天再去也不是不可以。”

舒久安想也没想就拒绝,“不行,先把事情解决了,三表哥好不容易把其中关卡打通,可不能白费了。”

她得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外曾祖母寿宴上的这个时候,去大牢里见一见李红伊,去办一些重要的事情。

叶心和春琴见劝不动,也只能是无奈的叹气。

另一边,穆清朗从暗卫的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经过,顿时,他的脸便沉了下去,眼里闪过一些怒气。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舒久珵简直是蠢得无可救药。

这大将军府和舒府的人都死绝了吗,竟然让舒久安一个病人去操心。

穆清朗压着心里的怒气,对暗卫吩咐:“把他们今日去大牢的事情安排好,处理干净,别让旁人知道。。”

舒久安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去大牢总归不是件好事,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定是会拿来做文章,更何况在这个当头去见李御医一家,本就危险,被牵连上,很难洗脱。

“是!”

暗卫离开后不久,穆清朗的脸色也恢复了平静,但神色凛然,浑身气势为减,依旧让人畏惧。

他抬眸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然后便往前院的方向前去。

他得和大将军还有舒大人聊一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