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千金心尖宠小说全文 (洛雨安司凌墨)无弹窗广告阅读

落魄千金心尖宠小说全文 (洛雨安司凌墨)无弹窗广告阅读

精选热书《落魄千金心尖宠》由知名作者火扇著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洛雨安司凌墨,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既然闯进来了,就别想逃!”

《落魄千金心尖宠》 第4章 免费试读

一边说着,他高大的身体就压了过来,吓得她大叫:“不要!”

——————–

“为什么不要?刚进门的时候,你可是主动地对我投怀送抱呢,现在这么又不同意了?”

他似乎一点也没有想要放弃。

“那是因为,刚才我以为你只是要一次……”她的脸涨红了,“可是现在你要的是我的下半辈子,所以需要等着了。”

“等着?等到什么时候?”

出乎她的意料,他居然真的停下了,但还是反问了一句。

“等到,我们新婚的夜晚。”

她的声音艰难地开口,同时心中涌出了一阵伤感。

同样的话,她也给另一个男人说过,是徐家伟,当时他虽然不乐意,但也是拗不过她。

没想到,这样的话,她会再说一次,这次,是对别的男人。

她一直以为,和她结婚的人,会是徐家伟。

司凌墨只觉得好笑:“你觉得,这会由得了你吗?当我司凌墨的女朋友,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老想着和我讲条件。”

刚才自己已经很是妥协了,现在她居然又莫名其妙的提出什么新婚之夜,真的把自己当成他在求她吗?

“这是最后一个条件。”她辩解着,小脸酡红,“我不是在要求你,而是……”

“而是什么?”

他一边说,手还在轻轻地触摸着她的脸蛋,这细腻的手感真的感觉很好。

“是在求你,给我留最后一点自尊。”

她的声音忽然软了下来,大眼里也全是泪水。

司凌墨一愣。

她的话倒是让他没想到,而且,刚才她的气势全没了,忽然像一个被收走了锋利爪子的小猫,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我今天其实没想碰你。”

司凌墨没想到自己居然真松口了,他告诉自己,原本也没想过在这里和她发生什么。

“谢谢你。”

她的声音低低的,整个人看起来可怜的很。

“行了,你可以走了。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要在这房间里畅谈人生吗?”

司凌墨不耐烦地对她挥挥手。

洛雨安如遇大赦,赶紧穿好衣服,急匆匆低离开,逃命一般。

直到已经逃出了门去,她仍然不敢回头,这个男人的眼神多锐利,想到刚才和他坐在一个房间里,她腿肚子都抽筋。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司凌墨的眼神也黯下来,若有所思。

洛雨安逃出了盛宴,直到出了酒店的大门,她仍然如同梦境般的不真实。

出了酒店大门后,她望着身后这富丽堂皇的建筑,刚才的场景又一幕幕在她的眼前浮现:她有点恍惚,真的在三个月后,自己要嫁给刚才那个男人了吗?

想到这里,她不知道心底是什么感觉。

未来真的要和一个一点也不了解的男人在一起吗?是的,这个男人多金,帅气,也许在外人看来,她根本是幸运的吧,家庭破产了,居然又有了这样一个男人接手自己。

可是她明白,一切不会那么简单的,可是,她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

一想到下辈子就要和他纠缠在一起,她的心脏都要疼起来了,可是为了自己的爸爸,她只能如此。

想起了医院里的父亲,她的心再次揪了起来,好在,那个司凌墨已经答应她了,尽快会把三十万给她。

想到这里,她这才感觉好受了些。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之后,看到是刘叔打来的,洛雨安刚刚放下的心不由自主低再次揪了起来,她现在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刘叔给自己打电话,只能和自己的父亲有关系。

难道,父亲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她赶紧忐忑不安地接起了电话,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刘叔,我爸爸怎么了?”

“雨安,你不用着急,老爷没有什么事情,我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刚才医生过来通知了,说明天一早,就给老爷做手术。”

刘叔的声音里是按捺不住的兴奋。

洛雨安愣住了,动手术?可是,虽然手术费已经有了,可是,她根本还没有拿到手啊。

“刘叔,这是怎么回事?”

“啊,小姐,你不知道吗?刚才已经有一个男人过来把钱交上了,难道不是你找的人吗?”

刘叔的声音,听起来比她还要惊讶。

洛雨安愣了愣,很显然,是司凌墨找人给交上的,除了他,不可能有别人。

原本对他的反感,她的心似乎产生了别的异样,这个男人虽然性格自大讨厌,显然说话是很算话的,他原本也不必这样快。

“刘叔,我知道是谁了,我马上就过去看爸爸。”

挂掉电话,她捏着手机,叹了口气,不再多想,去医院里看父亲。

来到医院后,洛雨安很敏感低觉察到了什么,果然,护士医生对她都忽然变得恭恭敬敬的,还主动告诉她,已经给他的父亲换了最好的病房,明天做手术的主任,也是这个医院医术最高的。

“对了,小姐,还有这个。”

一旁刘叔有点迟疑地拿来一张支票,洛雨安看着那上边的数字,果然,司凌墨的行动够迅速。

“这支票也是刚才那个人拿来的,还有,这居然是司凌墨派人给送过来的,小姐,你居然认识他?”

刘叔虽然是个管家,但是他也听过司凌墨的名字,谁不知道司氏集团?他没想到,小姐居然还和这个男人认识,现在还能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很久之前偶然认识的。”

洛雨安含糊地应付过去,她不想让刘叔知道两人之间的交易,也根本说不出口。

“那就太好了,幸亏你和这个司凌墨有些交情,否则,老爷的手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做呢,小姐,这司凌墨还真不错,能够帮助你,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还挺好的。”

洛雨安有点尴尬低笑了笑,两人之间的关系?

如果可以,她巴不得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好吗?可是怎么可能,从今天起,她的命运已经紧紧地和他联系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她大眼里一片迷茫,心底涌起了满满的苦涩。

刘叔没有感觉到她的不对劲,两人一起来到病房。

洛雨安的父亲洛本同刚刚睡着,洛雨安坐在旁边,看着消瘦的父亲,鼻子一酸。

好在,一切会好起来的。并下定决心,暂时不会让父亲知道这件事情。

是的,这是她和司凌墨两人的约定,她深吸了一口气,其实,一切也并没有那么可怕不是吗?

也许是这大少爷的心血来潮呢?说不定过一阵会改变主意,再说了,即使真的结婚,至少,她会衣食无忧,父亲的下半生也有了着落。

没有爱,那有什么关系呢,人不能贪图的太多,既然已经无法改变,她还是想着怎么走的比较顺当才好。

翌日。

父亲的手术很成功,当医生的这句话说出口时,洛雨安的心一下松了下来,这算是这些天来最好的一个消息了。

从此以后,家道败落,但是好在,父亲身体健康不是吗?

洛本同手术后一直昏睡,洛雨安细心地照看着她,一直守在他的身边,直到傍晚,在刘叔的催促下,她才终于离开了医院,让刘叔接班照顾父亲。

她疲惫低走出医院,准备去休息一下,第二天好再次过来接班。

自从破产后,家里的别墅也被收了上去,她在市区租了一个小房子,成了她现在的安身之处,以后,除非父亲东山再起,否则她和父亲再也回不到原来的家了吧。

刚刚出了医院门口,她还没来得及过马路,一辆豪车就停在了路边。

她愣了愣神,只不过一天而已,她当然不会认不出这辆豪华的跑车,昨天她还意图碰瓷的这辆车。

车窗摇了下来,果然,那张不可一世的脸庞,不是司凌墨又是谁?

这次是他自己开车,他薄唇轻启:“上来。”

口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而洛雨安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可是她深吸了一口气,却只能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是的,两人之间的关系,根本已经是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她得学着适应。

她脸上任命的表情,让司凌墨觉得十分的有趣:“还不错,你随遇而安的心境我很赞赏。”

“否则呢?”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对我的表现不满意吗?难道你觉得,我得拼命反抗才能显示出你的非凡的手段?”

顺从他他也不满意吗?

司凌墨唇角扯了扯:这小嘴还真够伶牙俐齿的,他倒是没有想到她还是有脾气的,看来,所谓的大家闺秀,也不是个个性格像木偶一样。

“我倒是奇怪,你的那个前男友,为什么不要你?而是恋上了别的女人?”

他已经全部查出来,她的前男友虽然劈腿了,倒不是因为她家破产,他劈腿的那个小女人,出身贫寒,而且相貌就那样,容貌每个人是见仁见智,至少他觉得,比不上眼前这个。

听到他提到徐家伟,洛雨安的心一阵刺痛。

其实两人分手有一段时间了,她也早已经接受了徐家伟爱上别的女人的事实,可是她这么也忘不了他的那句话:“雨安,你真的太乏味了。”

难道,三年的感情,这就是他对自己的评价?

甚至现在这个男人都认为,他劈腿的女人看起来不如她。

这是不是说明,她真的是一个很无趣的人?

他眸子一眯:“是不是觉得很挫败?他爱上别的女人,然后甩掉了你。”

“嗯,他觉得我太乏味,我想,那种平常家里出来的人,会让他更加觉得有***吧。“

她很坦白地说出口。

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话语一转:“你带我去哪里?”

“去我家。”

她愣了一下,但是也没有多问,自从答应了他结婚的条件,似乎跟着他,无论去哪里,都是理所应当的吧。

司凌墨倒是觉得出乎意料:“你不意外?或者说,不紧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