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久安穆清朗小说在哪里看 舒久安穆清朗在线阅读第5章

舒久安穆清朗小说在哪里看 舒久安穆清朗在线阅读第5章

舒久安穆清朗是作者银桑桑经典小说中的主角,文中舒久安穆清朗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那么舒久安穆清朗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更何况这宫里还有一个对皇后之位虎视眈眈的舒玉璃,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舒久安看着此刻惊慌不已的舒久宁,满意的笑了笑,然后便奋力的撞向一旁侍卫手里拿着的刀。

《舒久安穆清朗》 第5章 棋子 免费试读

刑部大牢

舒久安裹着赵明威送来的墨狐大氅,跟在他的身后,一步步的走近这幽暗阴冷,带着血腥之气的大牢。

赵明威把舒久安带到到温暖干净的房间里,给她找了个凳子,“安妹妹,你先在这里坐着等一会儿,我让他们把李红伊给带来。”

这房间是狱卒平时休息的地方,到也算干净温暖,比牢里好得多,赵明威劝不动舒久安,就只能尽力的安排下去,让她舒服一点,以免加重病情。

舒久安裹紧了大氅,点点头,“好!”

没一会儿,一个狱卒便押着一个身穿白色囚衣,戴着手铐脚镣的美貌女子走了进来,将其推搡着跪下,便带上门出去。

赵明威在外面,给狱卒塞了分量很足的荷包,“今日曾祖母寿宴,拿去和兄弟们吃酒。”

狱卒颠了颠荷包,满意的笑道:“多谢赵三少爷,不过最多一刻钟,别让小的为难。”

说完,狱卒便离开了,而赵明威则守在外面。

屋里,舒久安正一言不发,上下打量着李红伊。

奇怪的是,她的眼里没有太多的愤怒,看着很平静,但却很反常。

李红伊五官精致,有一双妖艳妩媚,灵动活泼的眼睛,能把人的心给勾了过去,在现在这样狼狈的情况下,也丝毫不损其容貌,反而多了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打量完了之后,舒久安便在心里感叹,此时她刚及笄,容貌还为完全长开,便已是这样,也难怪上一世会成为男人喜欢,女人怨恨的祸水。

上一世,李御医一家被救出大牢后,隔天就被抓了回去,没过几日便被处斩了,但李红伊却凭着自己的美貌,勾得刑部一主事,让其用一毁了容的女囚换下自己,逃过一劫。

之后,更是凭着美貌与心计在各处搅动风云,为那人收集情报,是那人手中最好的一个棋子。

这样的一个棋子,要是就这样死了,着实可惜了些。

李红伊受不了舒久安这样一言不发的打量,忍不住开口了,“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被舒久安这样的目光盯着,让她有种被扒光扔在街上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自在,也觉得瘆的慌。

“我不过是戴了个面纱,怎么,你就不认识我了?”舒久安语气微冷,眼里闪过嘲讽。

以往出席各种宴会或是在街上碰见的时候,李红伊就总找机会在他们面前凑,都见过那么多次了,就算是陌生人也该认得。

可现在李红伊却认不出她来,足见以往李红伊是一心扑在舒久珵身上,其他人都顾不上,还真是很用心啊!

“舒….久安!”听着她的声音,李红伊心中大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自己让舒久珵做的事情暴露了?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你打得如意算盘落空了,他被我关起来了。”

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李红伊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灵动妩媚的眼里满是失望与对舒久珵的不满。

舒久珵怎么就这么没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舒久安将她的不满看在眼里,心里也涌出了些愤怒。

“我弟弟从未对不起你,待你很好,可你却一直心思不存,现在竟敢撺掇我弟弟去偷令牌,妄图拉大将军府下水,置他于不仁不义的地步,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事已至此,李红伊也懒得狡辩什么。

“谁让他又蠢有好骗,以前我想要荣华富贵,现在我只是想活命而已,这是人之常情,我有什么错,怪只怪他没用,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啪….”

李红伊话还没说完,就被扇了一巴掌,瞬间,她***的小脸就红了一片。

舒久珵是天真得有些蠢,但他是抱着一颗赤诚之心对待旁人,从未有过什么坏心思,待李红伊更好。

可李红伊从头到尾都是抱着目的接近他,然后算计他,完了还觉得他蠢。

听着这么一番话,舒久安肺都要气炸了。

挨了一巴掌的李红伊也很愤怒,但还没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舒久安说,“你当真以为,他偷到了令牌就可以救得了你全家?”

舒久安站起来,压抑着满腔的怒气,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简直妄想,你父亲犯的是谋害圣上的死罪,谁都救不了你们,你不过是旁人用来算计大将军府的一枚棋子,顶多是能多活几日,发挥最后的作用而已 。”

李红伊愣了,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在门外守着的赵明威听到这里,也愣了一下,随后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这事情好像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舒久安冷冷的问道:“你不很精于算计嘛,怎么连这一点都没想明白呢,偷令牌的事情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大将军的令牌确实是可以让很多人行方便,也能命令不少人。

但是李御医犯的是死罪,圣上可是下了死命令要处死的,谁敢在这个当头去触霉头。

若非有人在其中运作,就算是有那令牌,他们也不可能从牢中逃脱。

李红伊听了舒久安的话,很快便想起来,偷令牌这主意的确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

当时她收到他们一家要被关进大牢的消息时,她着急得不行,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是她的侍女建议她去找舒久珵。

言语间提到了舒久珵是大将军的外孙,而大将军是如何有权有势,只要大将军出手,他们一家应该有救等。

她是听到了这些,这才想到偷令牌这个 主意,毕竟大将军是不可能帮他们,只有舒久珵拿着大将军的信物才能帮的了他们,

李红伊又仔细的去想自己那侍女,这一想便发现了疑点,那侍女并不是李府的家生子,也不是到牙侩卖来的,而是她在去路上救回来的。

想到这里,李红伊便死死的盯着舒久安,愤怒的问道:“是谁,是谁在算计我,我父亲谋害圣上一事,是不是也是被算计的?”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父亲是罪有应得。”

舒久安知道是谁算计李红伊,但是她不会说。

李红伊不信她的话,一想到自己一家落到这个地步,可能和大将军府有关,便一脸愤怒的扑向舒久安。

毕竟,方才舒久安说了自己是一枚算计大将军府的棋子,那自己的父亲也可能是成了别人算计大将军府的棋子。

但因戴着手铐脚镣,行动不便,只是扑到了舒久安的脚步,而手铐脚镣因动作过大,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要是一点儿也不知晓,今日来这里就不会同我说这些,而是来兴师问罪的才对。”

见状,舒久安往后退了两步,“我今日来的确是来兴师问罪的,你算计我弟弟,险些将大将军府和舒府牵扯进来,我自然是不可能会放过你。”

闻言,李红伊从地上爬起来,冷笑道:“我左右不过一个死,你要怎么不放过我?”

舒久安勾了勾嘴,压低声音说:“死太简单了,这世上多得是让人生不如死的办法,如今离你们被处斩还有一段时间,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舒久安的声音很轻,也没说什么残忍的办法,但却让李红伊的脸刷的一下白了,血色尽褪。

这里是刑部大牢,各种刑罚都有,她在牢里的这些日子,每日都能听得见其他囚犯凄厉的惨叫声,那声音光是听一听就让她觉得头皮发麻。

李红伊没什么底气的反驳道:“你不会的,你不是这样的人,舒久珵说过,你是个善良的人….”

舒久安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让她的心一下子落入谷底,浑身冷得厉害。

开始的时候,她还有那么一点信心,但是现在完全没了。

当下,她便跪下来哀求道:“舒久安,舒姐姐,我错了,看在舒久珵的面子上,你放过我吧,我都要死了….”

她怎么就忘了,兔子急了还咬人。

看着哀求自己的李红伊,舒久安暗道:现在的李红伊还未曾经历那么多苦难,未曾修炼出一副无所畏惧的心,还是被庇护者长大的小姑娘,才会这么轻松的就被吓到了。

舒久安上前一步,弯下腰在她耳边说道:“我可以放过你,也可以给你一条生路,让你有机会去寻找真相,但….”

李红伊这枚棋子,她要收为己用,可不能落到那人的手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