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千金心尖宠小说洛雨安司凌墨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落魄千金心尖宠小说洛雨安司凌墨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精品好书《落魄千金心尖宠》是来自火扇最新创作的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洛雨安司凌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爱与恨交织纠缠着,是豪门,更是商战,他们在恨的力量中各自成长,在爱的力量下各自强大,恨让人疯狂,爱让人发狂!!他是商界的王,俯瞰一切,冷酷残忍。她不小心撞进了他的世界,他危险的气息将她笼罩:“既然闯进来了,就别想逃!”作者说:其实这是宠文!!

《落魄千金心尖宠》 第9章:不要多管闲事 免费试读

司凌墨一怔,看到洛雨安的大眼里都有泪花闪出了,手的力气不由得放松了很多。洛雨安终于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气,把他推到了一边。“这是对你刚才多话的惩罚。”他的声音沉沉的,“看你以后还会无法无天吗?”“司凌墨,你说话不算话,说好的,要三个月……”“三个月这么了?难道我还真不能碰你了?还有,不要给我提那个什么劳什子契约,你要是你再惹烦了我,我就提前让你与我开始真正的夫妻生活。”司凌墨打断了她的话,而且话里带着很明显威胁,洛雨安听到他的“真正”两个字,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是气还是羞愤,她的脸一下子火辣辣的。她深吸一口气,更远地躲到了一边,心底暗暗发誓。司凌墨,鬼以后才懒得管你的闲事!父母说让他早点过去,司凌墨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他思考片刻,决定还是马上过去。“你赶紧换好衣服,收拾一下,我们等会就过去。”他对洛雨安下了命令。洛雨安点点头,顺从地走进了房间,很快换好了衣服,又把那一头乌黑的秀发理了理,这才走出门来。司凌墨微微地抬头,看着洛雨安娇俏的模样,虽然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心底还是有几分赞叹的,无论如何,洛雨安,至少打扮后的她,还是能够担当起“秀色可餐”这个称呼的。“既然如此,我们走吧?”洛雨安试探低询问道。听到洛雨安悦耳的询问声,他忽然有点失神。从一开始,他就明白,自己虽然不是心血来潮,但是确实没有把洛雨安太当一回事。只是恰巧而已。他需要一个女人去应付父母,她需要钱去救命。而当时的她,似乎条件完全符合父母的条件,而且看起来,这个人也不是那么的惹人厌烦。因此就是她了。对她,他一开始是轻视的,一个被前男友抛弃的女人,要说能有什么魅力,那真是笑掉人大牙吧,充其量,是个木头美人而已。可是现在,他却觉得,他似乎看不透她了。“你和我想的不一样。”他轻轻吐出这句话。洛雨安在他的目光下无处躲闪,心底也隐隐有些后悔。也许,刚才见到林晓晓的时候,自己不该那么多话的,她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以前的她,是名门大小姐,从来都是性格柔顺的,对谁就算是不满脸上也是充满笑容,因为所谓的教养。其实,从没人知道她真实的性格,甚至连交往那么久的徐家伟都认为,她是没脾气的,所以他也认为,她像是白开水一样平淡。可是现在,她的家已经破产,但是似乎也有了额外的好处,不用再遵循那些繁文缛节了。难道司凌墨现在觉得自己受骗了吗?也是,现在她的表现,和自己的以前真的很不搭。“我们还不走吗?”洛雨安开始有点紧张了,刚才那一幕的场景,让她真的怕忽然又再重演。“雨安。”司凌墨的眸子眯了眯,主动叫她的名字,“以后,不要自作主张,我和林晓晓,早就是过去式了,也不可能有任何的联系。更何况,你刚才在商场的时候,不是用力把她推到一边以至于让她撞了下吗?显然,你也很讨厌她,还真的想我们和好?”洛雨安一下子听出了不对劲:“我刚才没有想着推倒她,是因为……”“是因为她自作自受。”司凌墨言简意赅,“也好,她自大惯了,也该让她知道,并不是四海之内皆她妈,每个人都要让着她的。”洛雨安愣住了,他的话,是在赞赏她在服装店里做的好吗?至少,不是责怪她!洛雨安疑惑看他:“可是,她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如果不是她甩……和你分了手,你们现在仍然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如果他是被甩的那一方,不应该是她放不下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像是到了个个儿呢?她的话音刚落,司凌墨的脸上就现出了一丝的玩味。“是林晓晓和我分了手,也许,有些事情,在对方做出决定的那一颗,一切都已经改变了。”“你是说,你不爱她了?难道,你的感情可以这么收放自如吗?”洛雨安话语里有点揶揄,怪不得都说男人是喜新厌旧的动物呢。“对啊,你没发现吗?我现在的心思,已经全部放在了你这里了。我需要你。”他半真半假,凑近了她,把她胸前的一缕秀发攥在手中。洛雨安忽然觉得心跳漏了一拍。这个男人,即便说着明显的假话,也居然能做出这番让女人心跳的动作来。而且,看他那副云淡风轻、理所当然的模样洛雨安就头皮发麻,忍不住晒笑一声:“想和司先生您结婚的女人一定多如过江之鲫,何需要我啊!”“可偏偏是你呢?”他低头瞟了她一眼,手没有松开。“我们赶紧走吧,要不然会晚的。”她赶紧挣脱了他,缩着脖子,心虚呐呐着,朝门外逃去。司凌墨嘴角含笑:她刚才的模样,紧张的很。不过,也真的可爱的很。去司凌墨父母家的路上。洛雨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直歪着头看外面的风景,白皙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底是七上八下的。这去见对方父母,还是第一次呢,她虽然和徐家伟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可是都没有走到去见家长的这一幕。没想到,和司凌墨猜认识才多久,这就要去见他的父母了,虽然她也知道,只是一场名义上的婚姻,但是,确实也让她紧张。司凌墨一边开车,一边观察这她的神情,张口刚想说什么,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手放在方向盘上,一手拿起了手机,瞟了一眼上面的电话号码。那号码让他愣了愣神。是林晓晓打过来的。想起今天在商场的那一幕,他的眉头皱的紧紧的,想也没想,就挂掉了电话。拖泥带水从来不是他的作风,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他不想和林晓晓有一点的牵连。可是刚刚挂掉电话,林晓晓就再次打了过来,司凌墨不接电话,她就一刻不停地继续,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势。司凌墨烦不胜烦,想着是不是要把她拖入黑名单完事。在一旁的洛雨安,因为他的动静过大,不由得好奇地转过脸来,无意中就瞟到了他手机上来电人的名字。“你就接了吧,这样一直不停地打,我觉得,她可能有什么事情找你。就算没事,她也得亲自听你说了两人不可能了,才会死心吧。”洛雨安试探地开口。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洛雨安一下子噤声,是啊,他说了,不让她管这个闲事,自己怎么就不长教训呢?她赶紧低正襟危坐,真是的,谁愿意管他呢,她只不过是提个建议而已。司凌墨沉吟片刻,忽然又改变了注意:其实,洛雨安说的倒是有道理。因此他居然接受了她的建议,当林晓晓再次打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接了吧,如果让林晓晓死心,似乎必须亲自告诉她才行。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他接起了电话。刚刚把电话放在耳边,司凌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急急的女声:“是司先生吗?”他愣了一下,不是林晓晓的声音。那边继续:“司先生,我是林晓晓的助理,现在晓晓在医院呢,她的头今天被撞了一下,回去后就觉得很难受,现在就到医院来了,现在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她一直在昏睡。”司凌墨愣了一下,被撞了一下?就是因为今天在服装店的时候,她想要给洛雨安一巴掌,然后弄出那个大乌龙吗?当时看着她确实撞的挺狼狈的,但是居然夸张到去医院的地步?“在哪个医院?”他沉吟片刻,决定还是过去看看,毕竟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和自己也是有关系的。林晓晓的经纪人说了地址后,司凌墨就挂掉了电话,把车转了方向。洛雨安有点奇怪,他这忽然改变方向,不准备去他父母家了吗?“林晓晓和你说什么了?”凭着直觉,她也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和自己有关系。“我们今天没办法去我父母家了,只能我告诉他们再改个时间了。”他轻轻吐出这句话,觉得头有点疼。肯定得再给父母好好解释,他们不会认为自己又是在糊弄他们吧?“没关系没关系的,你是有事情吗?那你赶紧去忙吧。”听到司凌墨的话,洛雨安赶紧开口,心底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是真的没准备好去见他的父母啊。“林晓晓在医院里。”他的话很简短,但是洛雨安已经把这话当成了他的解释,她有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你是说,你得现在去看望她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