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薄爷掌上妻完结版姜夕薄寒沉免费阅读

重生之薄爷掌上妻完结版姜夕薄寒沉免费阅读

男女主角是姜夕薄寒沉的名称为《重生之薄爷掌上妻》,这本书是作者姜小夕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前世,被至亲至爱的人算计,家破人亡,不得好死。磐涅重生,她手撕白莲脚踩渣,一路打脸逆袭,所向无敌。说她是又蠢又丑的千金小姐?姜夕摇身一变:“不好意思,美瞎各位的眼了!”夺妹妹男人的绿茶?姜夕勾唇冷笑:“我不要的渣男,谁爱捡谁捡!”声名狼藉的精神病?蛇蝎心肠的女魔头?面对众人诋毁——神秘大佬强势宣布:“我老婆专治各种不服!不服……弄死!”姜夕:……等等,谁是你老婆?

《重生之薄爷掌上妻》 第2章 杀人灭口? 免费试读

姜夕看了眼时间,意识到牛L和记者很快会出现。

来不及找衣服,裹着床单逃出了房间。

她一路跌跌撞撞往前跑,刚到电梯门口,便看到两个长相帅气的男人,正在接受姜雪儿保镖的指示。

是上一世的两个人!

姜夕目光冷了冷,转身往楼梯口跑去。

可谁知一堆记者早已潜伏在那儿,时间一到便会冲到房间拍照、抓奸。

前后她都走不了,要不跳楼?

姜夕往往下一看,至少三十层,顿时吓得双腿发软。

跳下去,必死无疑!

该死的姜雪儿,故意选这么个地方!

听着电梯口传来的脚步声,姜夕拼命保持冷静,扫了一眼走廊,视线最终落在走廊尽头。

这层楼,只有两个套房,分别在两端尽头。

来不及了,赌一把!

姜夕跑到另一间套房门口,试探性的拧了拧把手。

幸运的是,房门没锁。

可在女孩儿露出笑容之时,房门突然从里打开,惯性之下娇小的身子失去重心,狠狠摔了进去。

四肢着地,面朝下,姜夕觉得浑身骨头都快碎了!

她忍着剧痛慢慢抬起头,目光所及便是一片刺眼的红,鼻腔里迅速被浓浓的血腥味充斥。

生人入侵,一旁站立的保镖立刻将她提起来,以一个屈辱的姿势让她半跪在地上。

这一动,姜夕彻底看清发生了什么。

只见大厅中央的沙发上,一位身姿修长,面容冷峻的男人正慵懒的靠着扶手,肌肤泛着病态的白。

他领口半开,胸前白色衬衫染了大片的红,猩红的眸正锋利如刀的盯着她,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生冷气息。

他好像受伤了!

被男人这么盯着,再看到周围凶神恶煞的黑衣保镖,姜夕打了个冷颤,察觉到了危险。

她似乎来错地方,招惹到不该惹的人!

冷静,不能乱!

见她不说话,为首的金发保镖掏出枪抵上她的太阳穴,冷声质问:“说,同伙在哪儿?还有多少?”

什么同伙?

伤了那男人的同伙?

姜夕脸色大变,僵硬着身体急忙解释:“我只是走错房间,不是什么同伙。若是不信,你们可以去……”

她本想说调监控,可才想起来,上一世姜雪儿提前将监控弄坏,才让她有口难辩的被所有人误会。

突然有种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感觉!

看她吞吞吐吐的样子,保镖更觉得她可疑。

“丑八怪,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敢胡说一个字,我就要了你的小命!”

丑八怪!

她丑,是因为姜雪儿嫉妒她的美,说她适合这样的打扮和妆容,还给她配了“专门”的化妆师。

她深信不疑,顶着一张自以为美若天仙的丑脸,作天作地,直到把自己作死!

感觉到保镖扣动扳机,姜夕身体抖了抖,额头冒出冷汗。

她还没复仇,不能死!

重生不到十分钟就死翘翘,老天爷也不会和她开这种玩笑的。

“真的是误会,如果我是同伙,怎么可能自投罗网?”

“我身上什么都没有,不可能是杀手!”

“你们放了我吧,我保证什么都没看到……”

有理有据,找不到一丝破绽!

保镖上下打量她一眼,扎眼的爆炸头,辣眼的妆容,诡异的穿着,不像是杀手……倒像是个女疯子!

保镖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自己的主子:“薄爷,怎么处理?”

处理?

不会真的想杀人灭口吧?

被唤作薄爷睨着阴鸷的眸,薄凉的嘴唇轻抿成一条线,将眼前伪装冷噤的女人看个透彻。

姜夕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差点当场去世!他不说话,是在想怎么不留痕迹的杀了她?

意识到危险,姜夕里拉扬声开口:“我学过医,会包扎和处理伤口!”

保镖愣了一下,惊喜的看向薄寒沉:“爷!要不然……”

暗杀薄爷的那帮人还没走,叫医生会打乱计划。

话音落,姜夕便如小鸡一般被拎到薄寒沉脚边,保镖冰冷的枪口依旧抵着她:“别给我耍滑头!”

姜夕小鸡啄米般点头,将身上床单裹紧,伸手颤颤巍巍的去解男人染血的衬衫。

竟然是枪伤!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子弹取不出来,我先帮你简单包扎,可能会有些疼。”

事先声明,不然可能会被当做杀手的一枪崩了!

十五岁之前她都生活在孤儿院,孤儿院孩子多,难免磕磕碰碰照管不到,所以每个孩子都学了一些简单的急救知识。

听见她的声音,男人阴郁的黑眸有了一丝反应,微微抬眸施舍了她一个眼神。

辣眼的爆炸头下,是一张丑得像调色盘的脸,身上的香水味浓得让人作呕。

只是一秒,便冷漠挪开。

看见男人嫌弃自己的表情,姜夕悄悄翻了个白眼,将酒精洒了上去。

伤口顿时火辣辣的疼,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皱了几分,垂在一旁的指腹猛地收紧,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姜夕怔住,这么能抗?

还是人吗?!

晃神之际,她的手不小心戳到伤口,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深邃的黑眸滑过浓浓杀气:“想死?”

姜夕被他眼底的冷意吓到,压着恐惧,佯装镇定:“抱歉抱歉!”

男人嫌弃的甩开她的手,平复着呼吸,紧绷的身体上下起伏。

姜夕揉了揉差点被捏断的手腕,心底暗骂一声:求人还这么狠,疼死你!

十几分钟后,血终于止住,姜夕不露声色的松了口气。

她该庆幸在姜家奢靡颓败,做千金小姐的这几年,没忘掉这本事。

无视手上沾染着的血,姜夕咬紧牙关,低声询问:“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抬眸瞬间,刚好与男人四目相对。

男人深不见底的黑眸,冷冰冰的盯着她的脸。

准确的说,是盯着她的眼睛……

杂乱的爆炸头挡住大半边脸,隐约露出一双画着死亡芭比粉,却格外清澈干净的双眸。

男人眼神深邃莫测,似乎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时间静止一般,让人呼吸困难。

就在这时,保镖忽然推开门。

“薄爷,人抓到了!”

姜夕惊喜,抓到凶手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