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倾雪段慕白是啥小说 宁倾雪段慕白免费阅读无广告

宁倾雪段慕白是啥小说 宁倾雪段慕白免费阅读无广告

宁倾雪段慕白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十里洋场烟花地。北城最大的歌舞厅此刻灯火通明。宁倾雪一身艳丽的歌女裙,站在台上唱着歌,只往台下轻轻一瞥,就在一众宾客里看见身着黑色风衣的段慕白。

《宁倾雪段慕白》 第2章 风月无情 免费试读

段慕白不再言语,沉默地看着宁倾雪,目光晦暗不明。

在这一一刻,宁倾雪恍惚回到了从前,他温柔说爱自己的时候。可下一秒,一个声音将宁倾雪拉回了现实。

段慕白扭头视线停顿在某处,然后眼神慢慢柔软。

宁倾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见莫柔站在门口,噙着笑意温柔地望着他们。

段慕白头也不回的向莫柔走去。

“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大,你身子骨不好还胡闹。

他略带责怪的语气里满是关心。

宁倾雪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待旁人,眼眶不由自主再次湿润。

站在风中,凌乱的头丝遮挡住了宁倾雪的视线,可她还是清楚地瞧见段慕白紧握着莫柔的手,

从自己面前离开。

望着两人登对的背影,她迎着冷风不知站了许…..

歌舞厅,声色犬马。

宁倾雪却浑疆地坐在角落,痴痴地望着窗外整整一日。

她记得段慕白的说过多次,让自己等他,他很快就会赎自己回家。

这一等,就是五年。

如今她方才明白,一个“等”字是人最大的谎言。

直到秦九爷叫宁倾雪说要登场了,她才回过神

宁倾雪踏上舞台。

歌舞厅一如往常的人声鼎沸,灯火摇曳。

她的目光扫遍台下的人群,最后停在段慕白之前一直坐的地方,却不见他人影。

宁倾雪眼底最后一丝希冀破灭了,只剩自嘲。

他都要结婚了。

想到这儿,她喉头阵哽咽,破了音。

下场之后,宁倾雪被秦九爷拦下,“啪!”得一声,一道耳光猝不及防落在她的脸上。

宁倾雪耳朵顿时一阵轰鸣,看着秦九爷指着自己骂,却听不清他再说什么。

“对不起。”她第一次道歉。

秦九爷一时愣住,宁倾雪一直是歌舞厅的台柱子,众人眼中的高岭之花,以前就是自己骂她,她也会回怼。何时变成了这般隐忍的性子?

宁倾雪望着停住话脚的秦九爷,紧盯着他的眼睛,哑着声音问:“他还会来吗?”

沉默萦绕着周围,宁倾雪的心也越来越苦涩。

她早就知道,段慕白不会再来,只是她心里委屈压不下去。

秦九爷闻言,不屑回:“你们只是戏子,哪有人会对戏子动真情?

他的话,如当头棒喝。

宁倾雪再说不出一句话,她想起还未做歌女前,教授她唱戏的师父也说过同样的话一-‘我们只是戏子,戏子是没有心的。

宁倾雪眼尾发红,她一步步走回房。

她坐在梳妆镜前,手轻抚着段慕白曾送自己的镶钻发夹,缓缓戴上,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眼中满是苦涩。师父,戏子有心该如何?

一夜未眠。

显日晚上

宁倾雪正在梳妆准备上台,忽然就听舞女说段慕白来了。

宁倾雪连衣服都顾不上换,立马跑了出去。

她穿过长廊,奔向前厅。

站在门口,就看到段慕白和一群穿着西装的上流公子坐在一一起,正在交谈着什么。察觉到她的到来,他们止住了话头,朝着宁倾雪看来。

宁倾雪-身歌女装,站在此处,迎着他们的目光,才意识到自已此刻不该出现在这儿。可她的脚如同千斤重,怎么也移不开。

她怕现在一走,以后就见不到段慕白了。

“我过去一下。”

段慕白声音响起。

宁倾雪眼里瞬间有了一束光亮。

她任由着段慕白拉着自己离开,一双眸子盯着男人宽厚的背,目光缱绻。

长廊角落处。

段慕白松开宁倾雪后,眉间紧皱。

宁倾雪见状,慌张地道歉,伸出手拽住段慕白的衣角:“对不起,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可下-秒,她眼睁睁看着他的衣角从自已指尖流窜出去,手中一片空落。

“早知你这么烦人,一开始我看不会点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