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念惜凌慕寒最新章节免费 方念惜凌慕寒第4章在线阅读

方念惜凌慕寒最新章节免费 方念惜凌慕寒第4章在线阅读

方念惜凌慕寒是著名作者柿饼子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柿饼子的代表做。那么方念惜凌慕寒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新帝上位,改朝换代,封后大典,普天同庆,这些都是大喜之事,可是对于方念惜来说却是一场灾难。皇帝是她从小便爱慕的男人,她牺牲了一切只为扶植对方上位。皇后是父亲从小养在家里的养女,她一直将对方当做亲姐妹来看待。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只当她是一颗随时可以被丢弃的棋子,一道圣旨,她被送进了地狱。重生归来,她发誓要报仇雪恨!未料,复仇路上惹上了那位天师大人……

《权倾天下之重生嫡女娇又飒》 第4章 免费试读

这花宴上的席位皆是按照官家小姐的尊卑排列,方家在朝中势力并不小,但前方并没有给她留出空位,想来也是有人暗中故意刁难。

“尤妹妹,快来这儿坐。”

尽管众人无视,方念惜仍然面色淡然,只能把目光放在尾末的座位上,她倒不是很在乎这些虚位,抬步走去,却听见一旁有人招手亲热的呼喊的,只是叫的不是她,而是她身后的尤秀媚。

尤秀媚犹疑的看了一眼方念惜,见方念惜向宴尾走去,她心中不屑,不再犹豫,向那呼唤的人走去。

方念惜自己名声不好,被官家小姐排挤,她可不能一起受到别人的白眼。

方念惜刚坐下,耳边传来压低的讨论声。

“刚才那方才小姐又欺负你了是吗?”

“真可怜,也别放在心上,他方家小姐飞扬跋扈,不遵礼数,又不是少见了。”

“说的倒是,这悦城之中,谁还乐意与她交好,岂不是损了自己的面子。”

四方射来的目光有意无意的从她身上滑过,方念惜却面色淡然,提起桌上的茶,倒了一杯香茗。

上辈子她还在众人的这番态度中惶恐不安,自以为叶怀臣是拯救自己的救世主,后面才反应过来,她受到众人排挤,这背后少不了叶怀尘和尤秀媚出力吧。

只是上一世她曲意逢迎众人,反被泼茶奚落,罗裙尽湿的事情,这辈子是不会再做了。

众人分明还在谈笑风生,只是其中味道不明。面前有一片阴影投来,方念惜抬头,却见是皇家传闻极受盛宠七公主,叶怀尘的亲妹叶晴天。

尽管上辈子她与这位七公主交集不大,她心中明了,这个女人绝不会是来与她交好的。

“方小姐近日可好?悦城中可是风言风语,说方小姐为情所困,投湖自尽。”叶晴天面上一派担忧,似乎是要刻意照顾被排挤的方念惜,话语中可一点都不客气。

提起这件事情,方念惜丝毫不慌张。上一次花宴多热闹多喜庆,她没体会到,众人鄙夷嘲讽的目光,她可是看了个够。

不知何人在这花宴上搬弄此事,且正好是在她被撺掇了告白之后,让她迎着叶怀尘冷冽的目光,和众人看好戏的神情,颜面尽损,还连累方家名誉受损,说是方家养女不善,教导出如此厚颜无耻,不尊礼数之女。

流言之盛,让方家惹的皇上颇有微词,方老爷被罚俸反醒,却瞒下悦城风风雨雨的流言,没告诉她,若非她对被禁足心有怨言,偷偷溜出府去找二皇子,也不会得知此事。

从那之后,她便再无翻身。一位悦城丰神俊朗,尊贵无比的二皇子,一位名誉尽毁,不知廉耻的闺阁小姐,哪儿有可比性。要的,就是让方家对二皇子的提亲感恩戴德,卑微到尘埃之中。

方念惜放下茶杯,还未搭话,此时,一行人从宴会正门而入,那些原本落在方念惜身上的讥讽目光,顿时化作一团团炙热朝着门口方向投射而去。

不用想,肯定是叶怀尘一行人了。

只有叶怀尘,在悦城能够引起这般震动,不得不说,方念惜心盲眼不瞎,叶怀尘的确有当祸水的资本。

一张明朗的俊脸,温和如清风的笑意,似对谁都那般平易近人。

一席白衣如翩翩少年,浑身气质极佳,举手投足间妗贵无比,让无数少女倾心。

悦城里,除去那个神秘得极少出现在世人面前的天师凌慕寒之外,最俊朗的就是叶怀尘了。

见方念惜面色不动,没有看向门口,叶晴天心中讥笑,装什么装呢?面上却温情款款地继续道:“念惜妹妹,你也真是的,就算再怎么喜欢哥哥也不该为了他***啊,身体之肤,受之父母。”

她话音落下,周围议论声顿时响了起来。

“这件事居然是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了,闹得满城风雨,方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二皇子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被她喜欢上,据说已经威胁方家老夫人去圣上面前请旨,旨意估计很快就下来了。”

众人议论纷纷的话,落入方念惜的耳里,心里气愤,但脸上仍然面无表情:“叶小姐是亲眼所见吗,这般言之确凿?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尤小姐当时就在我旁边,我是不是***她不是很清楚?”

说着,她眯着眼睛看向尤秀媚,“是吧,尤小姐,当时可只有你我二人,你可要还我一个清白才好。”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尤秀媚,尤秀媚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她没想到方念惜居然会这样说。

她心中怨念,这不是直接捅了一刀自己吗?

方念惜都说了当时在场的只有她们两人,如果她此时回答方念惜是为了叶怀尘跳湖***的,岂不是说明就是她在背后捅刀子?

如果她回答不是***的,那这段时间来的铺垫就全部白费了,而且还会得罪了叶晴天和叶怀尘。

此时的尤秀媚到底年幼,心思还不够深,此时也慌了,慌乱之中居然看向叶怀尘,想要求助。

察觉到她的目光,叶怀尘眸底一沉,不悦地追问:“为何不敢说?还是说,这件事根本就是你污蔑方小姐,故意散播出去的?”

方念惜眼珠子一转,故作气愤:“二皇子,人说话要凭借证据,秀媚可是我的好朋友,怎么可能会污蔑我呢?”

她一番话,看似帮尤秀媚说话,其实是将她的退路都堵死了。

尤秀媚只能苍白地笑了笑:“我当时只说念惜姐姐坠湖了,并未对外说什么原因,谁知这件事会传得这么离谱,我也是今日才听见。”

十天的铺垫,白费了!

方念惜眸底闪过一丝嘲讽,转而看向叶晴天:“叶小姐听见了吗?谁还没有个脚滑的时候呢,你却不分青红皂白给我扣了这么不孝的帽子,居心何在?”

她眸底骤然一冷,质问得掷地有声,让熟悉方念惜的人都一楞。

本来这年纪的方念惜还没什么气场,可是现在的方念惜重生而来,前一世她可是经历过杀伐战场,身上自带一股狠厉。

她的话,引起了跟随着叶怀尘一同而来的其中一个带着白面具男人的注意。

赞 (0)